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3

雖然優雅唇型吐出的是不雅的話,但手指頭還是乖乖的在鍵盤上打了:『最深的愛是放棄』 蕭雪森將耳機拔掉扔在桌上,用力搓著他那兩條白皙的手臂, 雖然他體溫已經很低了但還是忍不住打了個顫。 最,最,最受不了的就是文藝片...... 如果要他選,他最喜歡的就是恐怖片。 可是在這方面他沒有什麼選擇權,片商丟什麼給他,他就得翻譯什麼。 最近人們的品味都變低了嗎?盡是拍些沒有建設性的文藝片! 愛來愛去,哭來哭去,浪漫來浪漫去...... 活了幾百年的蕭雪森,有著非常務實的個性。 他從來不講愛,『愛睏』和『做愛』除外。 他從來不掉眼淚,打哈欠除外。 他從來就和浪漫絕緣,關於這點他的同居人夏雨農有充份深刻的體驗。 一開始夏雨農會用很噁心的聲調稱呼他『親愛的~』, 不過在被他海扁幾次之後,他現在已經很少這麼叫他了。 有一陣子夏雨農喜歡在外出時牽著他的手, 不過在被他用力捏了幾次之後,他現在也很少牽他了。 有一年情人節夏雨農吵著要一起去吃大餐, 他掏了一枚銅板要他自己去買便當吃然後繼續忙他的翻譯工作, 從此再沒聽見『情人節』三個字從夏雨農口中出現。 說起來彷彿他對夏雨農很壞,可其實又沒那麼壞。 當年夏雨農餓著肚子淋得一身雨來找他時,他二話不說就收留了他, 不要他負擔一毛房租,只要他負責煮菜和打掃,連買菜的菜錢都是蕭雪森出的。 他知道夏雨農想要當廚師,所以每個月硬是從那有限的收入中撥了一筆錢給他拿去補習, 讓他去考檢定。 不過到底夏雨農做出來的菜好不好吃他其實吃不出來,他是吸血鬼,只知道哪種血好喝哪種血難喝, 人類的飲食吃在他嘴裡其實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 但他看得出來夏雨農是很用心很用心的在做那些料理,所以他打從心裡覺得那些菜是很好吃的。 他從來就沒有對夏雨農隱瞞過他吸血鬼的身分,而除了抱怨他的體溫低以外, 夏雨農也不怎麼介意。 蕭雪森從來不講愛。 但他活了這麼百年來只有夏雨農的笑容會讓他百看不厭, 活了這麼百年來只有在夏雨農那雙漂亮眼睛的注視下他會有心悸的感覺, 活了這麼百年來也只有這傢伙的身體會讓他有衝動。 和夏雨農做愛的時候,他分不清楚那甜得叫人暈眩的味道是夏雨農皮膚下血管內熱騰騰的鮮血味道, 還是做愛這行為本身所造成的心理作用。 如果可以,他想要買個小島,蓋間小屋,離開這污濁的城市,離開這吸血鬼和人類鬥來鬥去的無聊遊戲, 和夏雨農一起過完餘生,這是蕭雪森的夢想,他的希望。 所以他現在非常努力的工作存錢,雖然離他的夢想還很遠很遠。 他抬頭看了看時鐘,快七點了。那傢伙也快回到家了。 想到夏雨農穿著圍裙在廚房內忙碌的樣子,蕭雪森那張向來就冷冰冰的精緻臉蛋上 露出了他從來不在夏雨農面前展現過的微笑。 夢想很遙遠,但現實生活過得還挺順心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