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4

夏雨農提著他的菜,坐了幾站的地鐵走了一些的路,最後停在一間公寓樓下, 在那密密麻麻複雜的電鈴鈕群中找了半天才找到他要找的號碼。 『誰?』應門的是個蒼老的男聲。 「你好,請問那個033......不對,030......呃,你等等。」連忙從口袋掏出那張 寫著當事人姓名的紙片。 「是003先生,請問他在嗎?」 碼的,什麼名字這樣難記......夏雨農在心中罵道。 這年頭取名字是很多元化的,你可以用漢字,可以用羅馬拼音文字, 甚至是象形文字...... 夏雨農記得他高中時班上有個同學姓陳,名字是一個像網球拍又像烏龜的圖案, 問他怎麼稱呼他本人也說不上來。 至於夏雨農這名字,並不是他本來的名字。 從前他叫夏○●,他的同居人蕭雪森認為念起來很不順口,看起來很不順眼, 就自作主張幫他取了夏雨農這麼個詩情畫意雞皮疙瘩的名字。 『我就是003,你哪位?』 「我叫夏雨農,有人托我轉交東西給你。」 『什麼東西?』 「扳手。」夏雨農很誠實地說。 夏雨農不像他某些同行喜歡搞神秘,匿名,蒙面,穿緊身衣...... 幹麻啊,幹這行的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下流事情, 就算把名字告訴對方又如何?只是他從來也沒碰過有機會把他名字講出去的個案。 就算是讓對方看到了自己的樣子又怎樣? 只是他也從來沒碰過有機會看到自己第二次的個案。 003先生雖然滿心的困惑,但是他還是下樓了。 003先生,狠角色,心狠嘴辣,吸血不眨眼,男女老少通吸。 在吸血鬼族群中,雖然稱不上是什麼一流高手,但三流的身手就足夠他在地方上稱老大了。 資歷:第13區吸血鬼鄉民團名譽團長 第13區吸血鬼聯社總幹事 003先生從陽台往下望,下頭那個白白淨淨背著破背包手中提著塑膠袋 身上看起來沒有任何致命武器的年輕小夥子,並不足以造成他的畏懼, 甚至他想著也許乾脆就把這小子當晚餐吸了也不錯,所以他下樓了。 「晚安,033......不對,030......呃......」再把那張紙片掏出來看了一眼: 「晚安,003先生。」夏雨農帶著微笑打招呼。 夏雨農是個愛笑的人,雖然總是笑嘻嘻的表情稍嫌不夠端莊, 但他的笑容有種莫名奇妙的魅力,會讓人不自覺放鬆心情,降低警戒, 然後嘴角也會不自覺地跟著扯出微笑。 就算名字被他不誠懇地亂念也不會想要跟他計較。 「你好。」003先生也微笑地看著他。 微笑的年輕人,他的血液聞起來比一般人還要香,難得的上等貨。 003先生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他那樣子看起來很淫。 夏雨農微微笑,沒有很介意。他從小就知道自己的血對吸血鬼而言超級香, 所以在他遇到蕭雪森之前的童年歲月都是在躲藏逃匿的驚恐不安下度過的。 而雪森和他相處這麼多年卻從未索他半滴血,就憑著這偉大的情操, 夏雨農決定不計較蕭雪森的沒情調。 「003先生,雖然扳手實在不太禮貌......」夏雨農將手中的那袋菜暫時放在一旁停放著的摩托車上, 卸下背包開始翻找,翻半天沒撈到他的扳手,反而將背包裡頭的食譜落了一地。 有種人除了他的專長領域之外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笨手笨腳的,夏雨農就是這種人。 他一直堅信他的專長就是烹飪,天知道他拿菜刀切菜頭的速度沒他切對手腦袋速度的千分之一快。 「雖然扳手不太禮貌,我沒得選,你也沒得選。」 把食譜塞回背包背回肩上,夏雨農晃晃手中的扳手,帶著歉意的微笑說道。 夏雨農的專長在於,用最少的動作和最快的速度在他的當事人身上弄出難以復原的傷口。 003先生臉朝下趴在柏油路上,太陽穴插著半截的扳手,另外半截在腦袋裡頭。 他不是沒有試圖反擊。 當他的利爪揮向夏雨農的胸口時,站在他面前的夏雨農腳尖在地上一蹬, 連敏捷的003先生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在空中翻轉一圈閃過了他的爪子, 然後在他雙腳還沒踏回地面之前順手將手中的扳手插入003先生腦袋。 003先生想不通,明明是從上往下落,為什麼扳手會從詭異的側面方向招呼來? 他也想不通,那把沒稜沒角的鈍扳手,又是如何那樣深深的插入腦袋卻沒打碎他整個頭蓋骨 也沒讓他腦漿亂噴的? 他頭很暈,想不了那麼多就栽趴到地板上,距離他看到夏雨農帶著歉意微笑晃晃扳手, 前後不超過五秒鐘。 只是這樣還是不會死的。 夏雨農握住003先生頭殼外那半截扳手,轉轉兩下抽出來,003先生的腦袋先是離地幾公分又撞回地板, 發出西瓜爛掉拍起來的聲音,然後暗紅色的血和粉紅色的漿從那個洞汩汩流出。 這樣也不會死的。 他舉起扳手,扳手的側緣對準003先生的脖子,用力敲下去。 003先生的頸子連皮帶脂肪還有頸骨一併被敲爛黏在地板上,頭和身體分家,血開始用噴的。 吸血鬼不會因為斷了頭就會死,但會因為血流得太快太多無法復原而死。 夏雨農將扳手丟入一旁水溝中,仔細檢查確定全身上下沒有沾到一丁點吸血鬼的湯湯水水, 才放心的轉身離開。 他很誠實,但還沒有誠實到讓自己的同居人知道他的工作是專門殺吸血鬼的。 「啊,我的菜......」 走沒幾步,又回頭來拿他忘記拿的那袋菜。 夏雨農並不是好戰份子也不愛血腥,並非為了理念還是什麼使命而戰鬥, 一開始只是想要自保,漸漸的他把它當作可以糊口的工作。 有天他突然發現自己很有錢其實不需要賺那麼多錢時, 他向他隸屬的公司遞辭呈,結果付出了一大筆離職違約金, 身上的存款也所剩無幾。 當時他想起了小時候住在他家隔壁,那個總是保護著瘦小的他不被其他吸血鬼傷害, 那個在他餓肚子的時候會塞麵包給他,在他哭泣的時候會牽著他的手帶他去散步, 那個又高又帥到不行卻始終板著一張冷臉從來就沒笑容的大哥哥。 他一直都知道蕭雪森住在這個城市的哪個角落,只是他一直沒有去找過他, 只因為小時候一句賭氣話,再見面時,已經是相隔十二年之後的事情。 「吸血鬼全是壞的!」 「喔。」 「你也是。你是因為想喝我的血,才在我身旁保護我的吧? 就像帶著水壺那樣,哪天口渴了,隨手拿起來就能喝。」 「......喔。」 其實他是想聽到他否定,結果隔天他就消失了。 說出那樣幼稚的指控,夏雨農沒臉去找蕭雪森說道歉,就這樣龜了12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