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9

等了半天,銀幕上的交談窗都沒動靜,夏雨農無聊的點到其他視窗,才發現所有的線上活動都斷線。 「靠!」 這才忽然想起好幾天前蕭雪森交代他去電信局補繳過期的網路費,至於那錢現在還躺在他的包包內層。 要是晚點蕭雪森要傳翻譯稿給公司時發現沒網路可以用,肯定會暴走。 夏雨農連忙關了電腦,隨便在四角褲外頭套上一件牛仔褲,抓起椅子上的包包就衝出門。 「我打工去。」 「喔。」 坐在沙發上看著影片的蕭雪森沒抬頭,隨口應了一聲。 直到聽見一樓公寓大門關上的聲音,他立刻抓了遙控器關掉電視,隨便在四角褲外頭套上一件休閒褲,抓起鑰匙出門。 要是沒在夏雨農打工回來之前把事情辦完趕回來,難保他不會在那問東問西的。 「到底是幾號啊......」 穿著短褲和拖鞋的莫斯科沒有眼淚胸前背著一個嬰兒,手中還牽著一個幼兒,站在公車站牌前,一臉困惑。 死夏雨農!沒禮貌!講到一半就離線!人家正要開始講重點的! 雖然在心中咒罵著,可是莫斯科沒有眼淚還是急急忙忙帶著他老媽 臨時丟給他的兩隻拖油瓶出門坐公車。 蕭雪森是S級妖怪,夏雨農是S級的道長,莫斯科沒有眼淚不敢想像這兩個傢伙要是動真格的打起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只是,搭公車真的好難喔...... 莫斯科沒有眼淚這個人是那種若是公車真能夠跨國的開,他是肯定有機會發生在莫斯科站下車然後欲哭無淚的交通白痴。 最後,莫斯科沒有眼淚再三確認公車路線圖後搭上了一班他認為應該是正確的公車,而公車卻往和三號公園完全相反的方向駛去。 「老闆,我要買一把刀。」 顧店的老阿伯抬起頭,一張皺巴巴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像是夢遊那樣,緩慢的站起身,緩慢的走向陰暗的店內,無聲無息。 然後又緩慢的走出來,將手中的物品遞給那年輕人。 一支又長又鋒利的西瓜刀。 「......」夏雨農接過那把西瓜刀,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好好摸~好好握~好舒適喔~~ 夏雨農閉著眼睛側著臉貼在冰冷的刀面上磨來磨去,一臉難以自己的陶醉樣。 不知道多久沒有拿到這麼像樣的刀子了...... 「喂,付錢啊。」一旁的老阿伯冷冷地說道。 「喔......」 這才結束了夏雨農的忘我。 三號公園的廢棄圖書館,蕭雪森對這個地方再熟悉也不過。 他還記得從前從前這圖書館剛落成的時候,他閑著沒事時還會來這借個一兩本小說回去打發無聊。 不過讓他對這個地方更有印象,是在認識了夏雨農之後。 那時這圖書館已經荒廢了,原因可能是圖書館附近都是低收入戶集中的社區,溫飽都有問題了,哪有時間上圖書館看書? 廢棄陰暗的圖書館,成了貧民小朋友玩躲貓貓和探險的聖地。 也成了夏雨農小時候躲吸血鬼的常去之地,蕭雪森數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是在那佈滿蜘蛛網的櫃格中找到縮成一小球睡著的夏雨農。 一根菸一段往事,坐在圖書館大廳階梯手把上的蕭雪森捻熄了手中的菸, 吸血鬼的視力不是挺好,但聽覺一流。 他聽到赴約者的腳步聲。 當他完成這件事之後,他會有很多很多的錢, 帶著夏雨農離開這個萬惡之城,前往他們的陽光小島。 永遠,永遠不會讓他再過辛苦的日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