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11

「我回來了......」 「嗯。」 蕭雪森和平常一樣坐在沙發上看著他的影片,從背面看起來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冷淡的回應也和平常差不多...... 「今天晚上吃水餃......」 回來之前還特地去買了一件黑的T取代他那件沾滿灰塵和血跡的白T, 整個背火辣辣的到底是什麼情勢看不到也沒空處理,更沒心思逛菜市場買菜了,匆匆忙忙地買了冷凍水餃就趕回家。 希望蕭雪森不會記得他出門前穿什麼T。 到現在為止,夏雨農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蕭雪森的手錶會在那。 推測1:蕭雪森不小心把手錶塞到夏雨農口袋,打鬥時候不小心掉出來。 推測2:蕭雪森這幾天閒著沒事跑去廢棄圖書館散步,不小心把手錶掉了。 推測3:那根本不是蕭雪森的手錶,只是剛好長得像的手錶,一切都是巧合。 然而上面的推測都輕而易舉就能被破解...... 破解1:蕭雪森是個做事情謹慎的人,沒可能把手錶塞在他口袋。 破解2:蕭雪森是個很實際的人,沒事不可能到廢棄圖書館散步。 破解3:蕭雪森那隻手錶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產物,上頭奇怪的刻紋當今現世恐怕找不到雙胞胎。 摸著現在正躺在褲子口袋裡的那隻錶,夏雨農很不情願但不得不做出最後的推測: 蕭雪森根本就是和他打鬥的那隻吸血鬼...... 怎麼可能? 這個連多走段路去倒垃圾都懶得,最遠的活動範圍不超過巷子口的便利商店,整天就愛泡沙發,除了做那件事情已外完全不想花力氣在其他瑣事上的居家型老爺子,怎麼可能是那個強得嚇嚇叫的吸血鬼啊!? 難道他這二十幾年來是睜眼瞎子,看走眼了? 夏雨農悶悶地走到廚房煮開水,越想是越多問號。 碼的,與其在這猜來猜去,怎麼不直接去確認! 他把手在抹布上擦乾走出廚房,走到坐在沙發上的蕭雪森背後。 「董事長,工作辛苦了,幫你馬殺雞......」說著開始捏起蕭雪森的肩膀。 如果他真的是那麼強的吸血鬼,肩膀上的傷肯定早就癒合了, 夏雨農很清楚這點,所以邊按摩他的頭一邊鬼鬼祟祟的往前探, 只是蕭雪森那兩隻手剛好插在身上穿著運動外套的口袋裡, 怎麼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你幹麻?」蕭雪森突然轉過頭,嚇得夏雨農連忙縮頭。 「看......看......」 「看什麼?」 「你的柔荑......」被蕭雪森冷冷的一瞪,夏雨農聲音細得跟蚊子沒兩樣。 「你不是在煮水餃?」 「水還沒滾......」 夏雨農僵硬地微笑,試圖掩飾他的緊張,直到蕭雪森頭又轉回去看他的影片,他才暗自鬆了口氣,拿開沙發上的椅墊往蕭雪森身旁坐下,眼角還不停地偷瞄著他的口袋。 「在演什麼?」 影片裡頭男女主角正用聽起來像機關槍連發的語言講話。 蕭雪森把手從口袋伸出來抓起桌上的遙控器按暫停,另一手拿起桌上的咖啡喝著。 兩手都還在......夏雨農又放心了一點點。 只是......長年掛在那白皙手腕上的手錶卻不在,察覺到這點的夏雨農又緊繃了起來。 「一對夫妻,都是殺手,互相隱瞞身份。直到有天出任務的時候碰上了,身分曝光,攻擊對方......」 夏雨農越聽是越心驚,屁股好像坐在滾水上。 「結局是......?」 「不知道,還沒看到結局。」 「呃,夫妻咩,總是床頭吵床尾合,結局應該是和好如初......」 「誰說的?如果我是編劇,結局會寫:付房租的那個把白吃白喝的那個踢出家門。」 蕭雪森望著他的表情像是要吃人那樣恐怖......夏雨農下意識往沙發邊邊靠過去,把抱枕往兩個人中間擺。 「夏雨農。」蕭雪森用低沉的慢慢的聲音說。 「有!」夏雨農努力壓抑著差點沒尖叫出來的衝動。 「你的水滾了。」 「喳!」 連忙逃離現場躲進廚房。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每丟一把水餃到滾水裡頭就在心中問一次。 如果真的是,那他不會真的想把我趕出去吧......因為我竟然砍了他的手...... 可是不知者不罪啊......要是他知道那是他,他連根毛都不敢拔了哪可能砍他的手啊? 就算他有八千種理由,也沒個理由能夠讓他願意砍自己喜歡的人的手。 水餃浮浮沉沉,就像他的情緒一樣七上八下的。 「你今天比較晚回來。」蕭雪森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廚房門口靠在門邊。 夏雨農手中握著撈杓,裡頭盛著一團給他不小心煮到皮肉分離、疑似是水餃的東西,不知道要裝盤子好,還是裝垃圾筒好。 肯定是他。 因為蕭雪森從來、從來從來就沒有靠近這廚房過。 「打工......比較忙。」 「還是五金行送貨的打工?」 「是......」那也不算說謊吧...... 「今天送了什麼?」 「......忘了。」 「是這個嗎?」蕭雪森的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 「......」 眼熟,的確是他的西瓜刀......而那把刀子現在正朝著他扔過來。 夏雨農想都沒想反射般地舉起撈杓一翻,用不銹鋼的杓背貼黏著西瓜刀面一帶一轉,刀子往原來的方向飛回去,而杓子中疑似水餃的那團還穩穩的在上頭連滴湯都沒潑出來。 蕭雪森頭一側,西瓜刀從他耳朵旁飛過去,飛過沙發上頭,最後『啪』一聲砍在電視上。 「電視......」電視在冒煙...... 「電視什麼電視?你不是一天到晚嫌它太小想要換掉?」 「可是......」可是你不是說要存錢,沒錢換...... 「可是什麼可是?你既然是當道長的應該很有錢,乾脆換一台一百吋的算了。」 蕭雪森越說越火大,從圖書館到回家到現在一直忍著的怒氣再也忍不住爆發。 「我......對不起。」 「你什麼不好幹,竟然去幹那行?」蕭雪森的口吻簡直就像是痛斥女兒跑去援交的老爸那樣痛心疾首。 他的怒氣並不是因為夏雨農砍他劈他,他是因為自己那麼努力保護著的人卻如此不愛惜自己的生命而發怒。 怕他受傷,怕他餓怕他吃不飽發育不良,怕他天氣冷穿不暖, 怕他被吸血鬼咬甚至用上了在吸血族中足以讓他被處死一百次的禁術, 他蕭雪森哪個世紀花過這麼多心思在一個人身上? 而他竟然跑去當道長,幹那種隨時都有可能喪命的鳥工作! 「想賺錢......」這也是實話。 「你吃不飽?穿不暖?你他碼的要那麼多錢幹麻?」 「......我有我想買的東西。」 「......」 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他,有多少秘密? 蕭雪森突然覺得自己生氣很沒有意義也很無聊。 是他自己老把夏雨農當作需要保護的小鬼看待, 卻從沒想過其實夏雨農根本就不需要他那麼過度的操心。 他很強,那樣的身手蕭雪森其實明白,他不會死於任何一場戰鬥。 只是有點悶。 沒錯,他承認他就是討厭被蒙在鼓裡,就是因為自己保護的對象不需要他了,就是因為這些無聊又小家子氣卻難免的情緒所以發脾氣。 超沒勁的...... 「算了,隨便你。」蕭雪森丟下話轉身就走。 「等下,你去哪?」夏雨農緊張的抓住他的手。 本來還凶巴巴的蕭雪森突然那麼乾脆就說算了,讓夏雨農慌了。 「我很煩,別惹我。」 「......」夏雨農愣愣地看著蕭雪森。自幼死纏爛打,死拖活磨,卻還是頭一遭被蕭雪森嫌煩。 「還有,手錶還我。」 「......我不要。」又想丟下我......夏雨農緊緊捏著口袋裡的手錶,說什麼也不還。 「隨便你。」 「不准走!」夏雨農粗魯地將蕭雪森扯回來推進廚房。 「......」 蕭雪森實在沒心情和夏雨農吵下去,越吵越煩,他現在需要安安靜靜一陣子讓他好好想想兩個人的關係。 同樣粗魯地伸手將擋在門口的夏雨農推開,往臥室走去。 「蕭雪森!」 「......」吵死了,關上房門。 「蕭雪森!你開門!不開門信不信我把門踹爛!」 「......」那就踹吧,到時候修門錢自己付。蕭雪森爬上床躺著,拿起床邊桌上的耳機戴上。 聽了大半天的音樂,卻沒看到門被踹飛,蕭雪森拿下耳機,果然安靜。 安靜得像是方才還在門外大吼大叫的那傢伙人間蒸發了那樣。 想了想,還是爬下床,打開房門。 夏雨農已經不在門外,蕭雪森聽到客廳開門的聲音。 「......」 夏雨農從外頭走進來,手中扛著一個超大的紙箱,紙箱大到他左喬右喬半天才把那紙箱弄進客廳,然後氣喘呼呼的把紙箱放到地上,用袖子擦著汗,臉蛋紅通通的。 「你幹麻?」 「賠你一台電視。」 「......」真神,真有效率,這麼晚了哪去買這麼台電視的...... 走到爛掉的電視前,單腳頂著銀幕雙手握著刀柄用力一拔將西瓜刀拔起來扔到一旁垃圾桶,然後將電視上外接的一堆電線一樣一樣扯掉。 「我沒要你賠。」 「......」夏雨農不說話,只是低頭繼續忙他的。 搞了半天,新的電視裝終於好了,他將搖控器裝上電池,遞給蕭雪森。 「拿去,老花眼就是要看大電視。」夏雨農笑嘻嘻地說道。 「......」 「我去研究說明書......」話剛說完才轉身就被蕭雪森一把扯住拉到面前緊緊抱住。 「都幾歲了哭個屁啊......」 「......」不說還好,這一說本來還努力忍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就湧出來。 ***********下面是廢話**************** 其實我本來是想要寫夏小弟盛怒之下罵蕭雪森「小學生」的, 可是又覺得他沒那麼勇敢...... 這回持續我還是繼續愛著夏小弟~~~~~ 雖然目前為止大哥哥好像比較受歡迎......-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