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12

「......」多年來相處的默契,蕭雪森知道這傢伙現在正演著岳飛的戲碼。 只是他覺得不好笑,一點都笑不出來。 看著夏雨農那傷痕累累的背,看著自己套著保鮮膜的手上殷紅色的血, 蕭雪森完全笑不出來。 「毛巾。」 每拔出一根木屑夏雨農那不算寬闊的肩膀就縮瑟一下,遞毛巾給他的那隻手指關節握得泛白。 夏雨農從小就是個超級怕痛的人。 曾經有發生過因為怕打針所以把感冒的自己鎖在房間內,結果小感冒拖成肺炎最後還是蕭雪森從窗戶爬進去將他送醫院才撿回一條小命的事件。 去年夏天時,也發生過因為怕被油噴到會痛,所以大熱天炒菜還穿著外套戴著口罩結果中暑的蠢事件。 所以天知道蕭雪森當初是花了多大的精神才讓夏雨農心甘情願脫褲子讓他上的...... 明明就很痛,還在那耍什麼寶? 明明就很怕痛,竟然還去幹道長這種工作! 用毛巾將血跡擦掉後扔回一邊的洗臉盆,盆內的水被血染成了粉紅色的,看得蕭雪森心情非常差,手上塗藥裹紗布的力道也跟著重了三分。 「唉呦我的娘~~~~~~」偽岳飛發出了豬正在被宰般的慘叫。 「把水倒掉,拿冰塊來。」 蕭雪森將手上的保鮮膜撕掉,指尖碰到膜外頭的血跡, 只是一滴滴,一陣灼燒般的強烈痛覺便從指尖傳到掌心,傳到心。 「娘,你的冰塊。」 夏雨農提著一袋冰塊站在他面前,方才還疼得蒼白冒汗的臉上又掛著那樣無所謂的笑容。 「......」碼的,為什麼他要為這個臭小子感到心疼? 「雪森,你臉很臭。」 「......」 「我講岳飛的笑話給你聽好不好?有一天小學生上課打瞌睡,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老師問,是誰在岳飛的背上刻精忠報國的?小學生說不知道。老師很生氣的說,是岳母。小學生很困惑的說,是誰的岳母......」 「......」 看著蕭雪森冷森森的藍眼珠子和抿成一條線的唇,夏雨農也不敢再玩笑下去。 「還給你......」從口袋掏出那隻手錶遞給蕭雪森。 蕭雪森接過手錶隨手往旁邊的桌子一放,伸手握住夏雨農的手, 檢視他那兩條又黑又紅又青又紫又腫的手臂。 「明天一早你去巷子口中醫生那放血。」用毛巾包了冰塊,輕輕的敷在夏雨農手臂上。 「死也不要去。」 「那我現在就幫你放。」面露凶光。 「......不要,我去就是了......」要給他放,還有命在嗎...... 「什麼時候開始的?」沉默了一陣子,蕭雪森突然說道。 「啊?」 「我說你,什麼時候開始幹這行的?」 「10歲那年。」 在你離開我的那年。 你不在了,我還是得努力活下去。 只要活著,也許哪一天,突然就有勇氣爬出龜殼。 只要活著,也許哪一天,你會原諒我所說過的蠢話。 只要活著,也許哪一天,我們還能夠在一起。 學著殺戮,學著不被殺戮,強迫自己克服恐懼,強迫自己長大。 和蕭雪森在一起的日子對夏雨農來說是天堂, 從天堂掉下來的感覺真的很可怕,不過夏雨農很少去回想, 畢竟他們終究還是在一起了。 只是這一次又能在一起多久? 蕭雪森不是普通的吸血鬼小老百姓,在交手之後,夏雨農心中多少也有底。 其實早就應該要猜到的,哪個吸血鬼小老百姓,總能夠『溝通溝通』就讓其他吸血鬼不吃他的? 本來呢,夏雨農還打定主意等到他生命快到盡頭, 他會親手結束掉蕭雪森,以免他自己一個活著孤單。 他寧可痛下殺手,也不願意蕭雪森在往後的千萬年有他人陪伴,或沒人陪伴。 看來這個計畫得重新擬定了,蕭雪森不見得強過他,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結束的角色。 而且....... 夏雨農反手輕輕撫著蕭雪森的手腕,上頭雖然沒有任何傷痕但夏雨農卻很難受。 時候到了,真的能夠痛下殺手,殺掉自己喜歡的人嗎? 「在想什麼?」 夏雨農不三八不搞笑不花痴不耍寶不笑時候的神情,為什麼總給他一種說不出的悲傷感覺? 「想你,還有我,還有我們的將來。」 「......」蕭雪森沒說什麼,拿起一旁桌子上的那隻錶,戴到夏雨農的手腕上。 「......你什麼意思?」 「沒有意思。」 「嘿,你就直說這等同婚戒要和我訂終身咩!悶騷,我知道你很愛我,我不會笑你啦~」夏雨農賊笑道。 「還來。」蕭雪森為自己的舉動後悔到想撞牆...... 「不要!」閃掉蕭雪森奪錶的手,夏雨農像隻貓般輕輕一躍穩穩踏在電風扇上頭。 開誠佈公後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不必辛苦的隱藏身手, 以後家庭糾紛發生時,八百招起碼有四百招可以用上。 於是,一支手錶,兩大高手,三更半夜, 在小小的公寓內上演著精采的追打戰。 從小小的客廳追打到小小的房間, 再從小小的房間追打到小小的床上。 從有穿衣服追打到衣不蔽體,最後還是難免裸裎相對...... 「雪森,你其實很愛我吧?」劇烈的動作牽動到背上的肌肉,汗水和著血些微滲出繃帶。 「你以為我沒事愛找插?」蕭雪森沒好氣道。 他得一邊隨著夏雨農的進攻喘息著,還得分神應付這傢伙無聊的問題,讓他很不爽。 儘管如此,他還是緊緊擁著覆在他身上的夏雨農,就算手掌被滲出繃帶的血給灼痛了也無妨。 那樣的疼痛,還有那邊的疼痛,夏雨農所給予他的疼痛就如同夏雨農給予他的一切快樂,他都不想放掉。 「雪森你老實說我上輩子是不是你老婆所以你這麼愛我?還有上上輩子和上上上輩子...... 啊,我知道了,我們應該認識七輩子了吧?」 「什麼意思?」 「七世姻緣啊。」 「沒錯,連這輩子加起來八輩子。」 「咦?真的?我隨便說說的......」 「倒了八輩子的楣。」 「......」 ***********下面是廢話***************** 不用緊張 蕭哥哥往後還是會攻回來的。 分別在即,就給夏小弟一點甜頭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