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14

長桌子的一頭坐著城堡的主人,一頭像葡萄酒般金紅色的長髮整齊的束在頸子後頭,身上穿著類似SS軍服樣式的深色筆挺衣裝,修長的手指握著鑲著翡翠的銀製刀叉,優雅得切著盤子內多汁的牛排。 長桌子的另一頭坐著應邀的客人的打扮和主人的盛重截然不同,白襯衫牛仔褲腳上居家拖鞋一雙,深藍色的眼珠子冷冷地望著對桌的人,精雕細琢的臉蛋上寫著法克法克法克。 「親愛的小雪,這些都是我特別請來的世界名廚用珍貴稀有的食材精心製作的餐點, 別的地方可是吃不到的,你不賞光吃幾口?」 鴛鴦端起面前的玻璃酒杯,裡頭裝著紅豔豔看起來像酒又像血的液體, 玫瑰色的唇靠近輕啜了一口,風情萬種地露出一點點濕潤的舌尖舔舔唇, 長長的眼睛深深地凝望著蕭雪森。 不過鴛鴦的嫵媚電不到蕭雪森,他現在只想拿起桌上的刀叉往鴛鴦那張 似笑非笑的三八臉扔過去。 「你不愛西式餐點的話,那我換中式的好了。」 話說完立刻拍拍手,幾個僕人迅速地進進出出,一下子桌子上的擺設,餐點,餐具,全變成了中式的滿漢全席。 連那個三八身上都換上了一套藍紫色的中式錦緞長衫,布料質地細膩不說,上頭暗色金銀繡線繡出的繁複鴛鴦圖案,一看就是不得了的手工藝品。 而坐在對桌的那位還是襯衫牛仔褲居家拖鞋,一臉法克法克法克。 明明是吃不出酸甜苦辣的吸血鬼,搞這些無聊的派頭有什麼意義? 「你吃印度菜時穿什麼?」 「美美的沙麗。」 「你吃野味時穿什麼?」 「性感獸皮樹葉小衣。」 「......」 「你想看嗎?」 「完全不想。」 「喔,你想穿?」鴛鴦擊掌,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為什麼我得坐在這陪這個死三八吃飯?蕭雪森站起身。 「我要回去了。」 「哎呀別這樣,屁股都還沒坐熱耶!」 鴛鴦趕緊站起身走到蕭雪森旁,慇勤地把他按回座位上。 「你老子我屁股坐一萬年都不會熱。」 「我明白,尊臀需要"做"才會熱。小雪,不如讓我來代勞......」 鴛鴦優雅地微笑,揮開不知道哪裡拿出來的摺扇上面還畫著水墨鴛鴦, 輕輕地搖了兩下。 「你如果想當吸血鬼太監的話就試試看。」 容貌出眾的兩位美青年,吸血鬼界高高在上的兩位大長老, 隔著餐桌進行著沒有格調的對話。 「小雪,我這城堡,是建在海中的礁岩上。」 「我知道。」 「小雪,我那直升機司機,三個月工作一天。」 「所以?」 「剛剛好就是今天。」 「打電話叫他開回來。」 「沒電話線。」 「用網路。」 「沒網路線。」 「煙火。」 「先生,你哪個世紀的人啊?」 「......你信不信我宰了你。」蕭雪森藍色的眼珠子顏色突然變得很深,殺氣十足。 「信。」鴛鴦高舉雙手做出投降姿勢,慢吞吞地說: 「只不過要是三個月後司機來沒看到我就不會降落直接回航了, 到時只好請蕭大長老你在這住一輩子。」 「......」蕭雪森知道鴛鴦所言不假。 方才搭直升機前來時,他有注意到窗外看下去那波濤洶湧一望無際的大海,估計不管他蕭雪森本事再怎麼高,游到爛掉也不可能游回陸地的。 「別這樣嘛......就當作是度假啊,才三個月。」 「......」 三個月,對吸血鬼來說的確是一晃眼就過去了,只是,心中掛記的那傢伙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吧? 雖然說他離開的時候特別留了張紙條在床頭櫃上,可是沒有當面交待總是不安心...... 「擔心你的小道長啊?唉呦小雪,我說你那個小道長強得跟什麼似的,有什麼好擔心的......」 蕭雪森冷冷地望著鴛鴦,不發一語。 像鴛鴦這樣富可敵國擁有一批比聯邦調查局更犀利的探員團的有錢三八, 還有什麼情報得不到? 「我們來談正經事吧。」鴛鴦拉開蕭雪森一旁的椅子一屁股坐下。 「講。」 「吸血鬼界的死海卷,你知道吧。」 「知道。」 吸血鬼一族的歷史是斷頭的歷史,八百年前一場人類和吸血鬼的大戰, 幾乎讓吸血鬼滅族,所有的中上層吸血鬼全都被殺光,連吸血鬼的王至今生死不明,現在的吸血鬼,是靠著存活下來的下層吸血鬼,辛苦找尋優秀的新血加入,才一點一點慢慢壯大起來的。 沒有人知道那場戰爭是怎麼發生的,沒有人知道在那場戰爭之前吸血鬼的歷史是如何,人類寫的歷史全都是歌功頌德的不可靠,而知道真相的人類都早就不在世界上,知道的吸血鬼也都死光了,存活下來的那些下層吸血鬼,多半是那些住在鄉下連大字都不認識幾個的零星散戶,而今日吸血鬼的高層們,在那個年代搞不好都還沒出生。 唯一的線索是一本被稱作"死海"的古卷,吸血鬼們相信那是過去吸血鬼史官留下的紀錄,只是在強大的咒術封鎖下,全書一片空白,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沒辦法讓它顯現隻字片語。 「已經解出來一部份了,不過目前還是機密。」 「講重點。」對鴛鴦來說,吸血鬼界哪有什麼機密可言。 「重點是,吸血鬼的王還在這個世界上,而且極有可能在高層吸血鬼中, 他可能是用了什麼法術把自己封印住了,解封印的方法還翻譯中。」 鴛鴦支著下巴,瞇起眼睛把臉湊近蕭雪森,青綠色的眼睛閃著愉悅的光澤說道: 「族長、其他的老傢伙、還有我,我們都知道自己變成吸血鬼之前有什麼樣的過去,除了你。」 「然後?」 「所以老傢伙們巴不得宰了你,所以把你賣給道長公會了。至於我......」 「你想挾天子令諸侯。」 「小雪,你怎麼那麼聰明?」 「第一,我不是那個什麼王。第二,如果真的有那個什麼王,你挾得住才有鬼。」 「我以禮相待,阿諛奉承諂媚,必要的時候獻上我美麗曼妙的肉體也可以~」 「死白痴,哪隻豬會吃你那套。」 「你不會,不過嘿嘿......」鴛鴦舉起纖纖玉指在蕭雪森身上戳兩下,甜甜地笑道: 「你裡面那個不見得不會,這個賭注很值得我賭。」 「你這死三八就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硬是要我來這陪你三個月?」 「有我鴛鴦在,怎麼會無聊?人生處處有樂子......唉呦!」 話還沒講完,蕭雪森突然抓起桌子上那支鑲著綠寶石沉甸甸的銀叉子往鴛鴦的左眼一插一拔,一顆漂亮的眼球就被他插下來。 「你幹麻啊!」捂著左臉上冒著血的窟窿,鴛鴦花容失色大叫道。 「找樂子啊。」蕭雪森握著滴著血的叉子,不痛不癢地說道。 被挾持,被威脅,被迫離開夏雨農,被迫看這三八的變裝秀還要聽他無聊的屁話,積了一整天的鳥氣終於有點舒解舒解。 「還我啦......」愛美到甚至連變成吸血鬼都要挑自己膚質最好身材最好的年紀的鴛鴦,哪能忍受自己變成獨眼的醜八怪? 「借我玩,三個月後我再考慮要不要還你。」隨手拿起桌上一個高級的小瓷器罐子,打開就把眼球往裡面塞。 「啊靠!那罐是辣椒醬!會醃壞掉啦!」 「不然拿去馬桶沖掉好了。」 「nonono~你醃你醃,借你玩就借你玩......」 『逼──逼──』 開水燒開的笛音尖銳地傳遍了整棟公寓,吵到樓下有住戶甚至將頭探出窗子朝著上方罵髒話,而燒開水的人卻渾然不覺,坐在小陽台上的鐵凳子上,黑白分明的眼睛不像平常那樣清澈有精神,沒精打采地靠著鐵欄杆呆望著樓下。 站在隔壁陽台的女人,蹲下在陽台上的盆栽裡頭找了一顆大小適中的鵝卵石,朝著隔壁發呆的年輕人扔過去。 「唉呦!」 小石子在空中劃了一道拋物線打在年輕人的腦袋,然後彈落陽台地板上, 加入了散佈在地板上那二三十顆小石頭的行列中。 「你的水滾了。」 「喔......」年輕人拉開凳子站起來,走回室內。 水壺的汽笛聲停住了,沒多久就看他端著一碗泡麵走回陽台。 「你幹麻每天都吃泡麵?」 「家裡泡麵很多。」 「怎麼不出去買其他的?」 「我在等人。」 「從陽台飛下去的那個臉白白的帥哥嗎?」 「對,妳見過他?」夏雨農抬起頭望著那個天天丟石頭提醒他開水滾了的鄰居。 「我看到他和從直昇機上飛下來的帥哥一起離開了。」 女人回憶著一個月前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天,被男人拋棄的她,穿著紅衣服走到陽台,準備跳樓自殺看看能不能變成厲鬼去報復那負心漢時,看見了隔壁陽台的鐵欄杆上站著天仙般的帥哥,結果她沒跳,帥哥卻美美的跳下去,美美的解決了一堆壞人。 本來以為這樣精采的場面已經夠過癮的了,沒想到後面更刺激,接著飛來了一台直升機,一個穿得像視覺系的帥哥從飛機上跳下來,總之最後兩個人一同搭上直昇機離開,留下一地板還在呻吟的壞人,以及跳樓不成卻免費看了一場養眼的帥哥秀的她。 世界上漂亮的男人真不少,而且還會飛天遁地呢! 想到那長相沒人家百分之一姿色,身材擁腫跳起來最遠不能離開地面30公分的負心漢,越想越覺得自己為他死實在太不值得了,所以她當場就打消了尋死的念頭。 接下來的一個月,就是眼前這個清秀的大眼睛帥哥, 整天坐在陽台望著樓下,好像那陽台是什麼望夫台似的, 晴天雨天打雷天刮風天,沒一天缺席。 呆呆的神情有種惹人疼的可愛,被雨水濺溼的清秀臉蛋矛盾的融合了稚氣和性感,可是那黑色眼珠子裡深沉的無助卻給人一種強烈的絕望感。 「從直升機飛下來的?」 「直升機上有畫鴛鴦。」 「喔......」 原本還抱著能打聽到一絲線索的小小希望一聽到『鴛鴦』兩個字就破滅。 狡兔三窟,狡鴛鴦說不定有三百窟,他的住所遍及世界各地, 聽說連薩哈拉沙漠中都有他的地宮...... 偏偏當年他那個師父,不知道跟那頭鴛鴦結下了什麼樑子, 對於宰鴛鴦這件事執著得很,每個徒弟從入師門以後, 都被強烈灌輸著宰鴛鴦這個終極信念。 夏雨農是沒有很認真的幫師父履行這個信念啦, 因為他總覺得師父每次提到鴛鴦時那個憎恨的表情, 不像是什麼不共戴天的仇反倒像是被負心男人辜負的怨懟...... 總之當年靠著道長公會遍佈全球的情報網都不見得能順利找到鴛鴦了, 現在離開師父離開道長公會當個平凡個體戶的他,又怎麼可能找到? 「你不去找他?」 「找不到。」 「那,打手機給他?」 「沒手機。」 「登報吧。」 「......」突然想到報紙上常常看到的尋人啟事: 警告逃妻,你不聲不響離開,拋家棄子,至今已一個多月,音訊全無, 若再不速速歸來,將循法律途徑,與你斷絕夫妻關係。 雪森要真的看到這種啟事,不氣得撕報紙才怪。 夏雨農越想越好笑,只是平日愛笑的嘴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因為想到他,想到離開了一個月的蕭雪森, 夏雨農沒有想笑的心情。 「要登很大很大,最好登在頭版。不過,如果他不在國內,登報也是看不到的。」 很大很大,登在頭版,全世界都知道...... 「那簡單,去幹一件會震驚到全世界的事情就好了。」 莫斯科沒有眼淚:你!你還活著? 下雨囉:FUCK! 莫斯科沒有眼淚:那......蕭大哥死了? 蕭大哥?莫斯科這個臭小鬼怎麼會認識雪森,而且誰准他叫蕭大哥的了!? 看了就刺眼!夏雨農不爽地罵聲幹,踹了下電腦桌。 莫斯科沒有眼淚:喂!你不會又斷線了吧?蕭大哥真的死了? 下雨囉:你現在給我滾出來,我懶得打字。 莫斯科沒有眼淚:人家現在要去打工啦。 下雨囉:你在哪打工? 莫斯科沒有眼淚:XX路口的那個便利商店。 下雨囉:FUCK! 夏雨農穿上外套,提了把雨傘衝出門,往兩條巷子外的那家便利超商去。 「你是莫斯科沒有眼淚?怎麼這麼老!」 踏進便利商店,夏雨農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用雨傘指著站在櫃檯前的微禿歐姬桑。 這個老傢伙,幹麻每次線上都用那種裝可愛的方式對話? 而且竟然好意思叫他那年輕貌美的雪森『大哥哥』?有沒有搞錯啊...... 「客人,我是店長......」 「你是夏雨農!?怎麼這麼年輕?」正在把餅乾禮盒上架的莫斯科沒有眼淚一聽到聲音立刻從櫃子後邊探出頭,尖叫道。 夏雨農可是他們道長界的高手,可是他還在喝奶的年紀就出道的前輩,怎麼說都至少會是和他老爸同一個世代的人吧?可眼前這個娃娃臉帥哥哥,怎麼看都不超過25歲的樣子啊! 「你給我說清楚,怎麼會認識雪森的?」 正事擺旁邊,先把家務事搞定再說。 「蕭大哥......是人家的愛人......」莫小弟撫著雙頰,一臉嬌羞的模樣,只是話還沒說完,夏雨農手上的雨傘就從他頭頂打下來,幸好莫小弟反應得快趕緊順手抄了一盒蛋捲擋下來,發出好大的一聲。 雖然是擋下來了,但莫小弟兩條手臂頓時麻痛到快舉不起來, 而那盒倒楣的蛋捲鐵製的外盒被雨傘打凹了一道深深的溝。 「抗議!道長公會守則有規定道長只能殺吸血鬼不能殺人!」莫小弟吼道。 「我鳥他,我不是公會的人。」 「你幹麻火氣那麼大!?」 「蕭雪森是我的人,你最好給我交代清楚。」夏雨農凶巴巴的口氣,十足像個黑道老大。 「啥!?」莫小弟按住額頭,一臉蒼白,無力倒地,軟趴趴的躺在那。 為什麼每次我莫斯科沒有眼淚的『真愛』,都是已經死會了的啊...... 老天你有沒有良心啊!神的恩典在哪裡? 「起來,別裝死。」 「好啦.....蕭大哥是常來買菸的客人。我喜歡蕭大哥,蕭大哥又不喜歡人家......咦?那你們不就......夫妻相殺,好悲壯喔!!」 「你還好意思說,都是你害的!」一傘又搥下去,可憐的蛋捲鐵盒又因為被拿來當盾牌凹了一道,剛好跟先前那道呈一個十字。 「你自己不聽完就斷線的!」說到這莫斯科沒有眼淚就委屈,天知道他那天帶著兩個小鬼搭了無數班的公車迷路到隔天才順利回家...... 「好,這件事情我不追究,我要接案子。」 一聽到接案子,本來萎靡不振的莫斯科沒有眼淚突然精神大好。 夏雨農自從搬去和蕭雪森同居之後就退出了道長公會,不是公會的人往往很難接到案子,而在網路上打線上遊戲認識的莫小弟,身為道長公會的成員卻好逸惡勞,業績普通。 兩個人一個掛名,一個實際操刀,九一分帳,合作愉快。 雖然莫小弟只抽一成,但夏雨農每次接的案子價碼都不低,而且除了上次那次烏龍事件之外,他的失敗率掛零,莫斯科不用工作光是仲介的錢就賺足了能夠支付他那地下樂團所有開銷還有剩很多的銀子。 有錢賺的事情人人都愛,莫小弟立刻跑回櫃台翻出他的背包拿出筆記型電腦,開機連上了一個特殊的網頁,輸入密碼帳號,透過電腦上的特殊儀器認證過指紋和眼角膜後登入。 「人客,哪個看上眼,馬上帶出場!」莫小弟笑瞇瞇地指著畫面上的名冊表單。 「不用看了,直接開鑽石級的榜。」 「你......不會又想要搞夫妻相殺吧......」 「你想死啊。」要他再拿著武器對著蕭雪森,辦不到。 「那你想接誰?」 「他。」夏雨農指著銀幕上的表格最上方,後頭價碼很多0數不清楚的那位。 「陳圓圓!?要死了有沒有搞錯啊!?吸血鬼族長耶!列在那只是列好看的也從來沒人敢接吧!」 「我管他圓圓還扁扁,照砍。」 坐在快速道路間一支路燈桿上,兩隻長腿不安分地在那踢來踢去, 看著腳下來來往往的車流,無聊的打了個哈欠。 怎麼那麼久啊......等了將近五個小時了耶, 去吃個喜酒有需要那麼久嗎? 就在他耐心快要用光之際,遠遠的終於看到那一大串氣派又搶眼的車隊。 夏雨農站起身,手上握著拿著家裡廚房帶出來的菜刀, 看著數十台的前導車一輛一輛高速行駛過,接著是偵防車、隨扈車...... 不需要去賭其中哪一台是族長的座車,夏雨農彷彿生來就是要幹這行的, 憑著直覺,他知道哪台車中的吸血鬼有著最強的氣,而那台車就是他的目標。 看準了其中一台車,夏雨農翻身躍下路燈不偏不倚地跳蹲上車頂,左手握住菜刀用力朝堅硬的車頂一砍嵌住刀子,以免高速行駛的車子將他甩出去,側身閃過兩旁隨扈車朝他射來的子彈,單腳勾住嵌在車頂的菜刀,整個身體頭下腳上往車前方的擋風玻璃垂下去。 這種高級的玻璃可以防彈防爆,鐵鎚斧頭都砍不壞,夏雨農才沒那麼笨浪費自己的力氣在玻璃上面,那也不是夏雨農的目的。 對著黑玻璃內看不見的司機微微一笑,夏雨農突然從口袋掏出一罐油性噴漆朝著玻璃亂噴一通,然後在座車開始左右搖擺最後緊急煞車之際,又是一個旋身往路旁護欄跳去,只是從行駛中的飛車甩出來的衝力太大,連粗桿的護欄都勾不住整個人往後摔去。 「碼的......」 摔坐在道路外石坡下的夏雨農看著血從外套和牛仔褲管滲出來,雖然只是皮肉傷但已經足以讓怕痛的他牙齒咬得緊緊的。 車隊被他那麼一搞有的緊急煞車停下來,有幾台來不及停下來撞上了前方的車,快速道路上亂七八糟塞成一片,車隊根本無法繼續前進。 這才是夏雨農的目的。 與其要在戒備森嚴機關重重的建築物內襲擊吸血鬼族長, 還不如把他困在這露天無遮蔽的道路上再出手還比較有勝算。 只是真正的麻煩還在後頭。 剛剛靠近那台車子時,夏雨農感覺到了兩股很強的吸血鬼的氣。 所以除了陳圓圓,估計應該還有另一個大長老在車上,很麻煩。 除此之外......那些隨扈雖然不是他的對手, 但全部加一加在搭配上那些槍槍炮炮...... 跟一支小型軍隊也沒兩樣了,很麻煩。 夏雨農慢吞吞地從地上站起,抽出插在背後那把跟莫小弟借的長刀,雖然這刀子沒有師父的那把好,但終究是比五金行那些西瓜刀開山刀用得順手。 蕭雪森,如果這次我沒掛掉,你看了新聞以後最好快快回來, 因為我要是不死肯定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下面是廢話************ 看得出來我是真的真的很愛小雨農的。 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