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15

一旁的鴛鴦優閒地喝著下午茶,左邊眼睛上蓋著的黑底銀邊眼罩 據他說是特別命他專屬的服裝設計師設計出來的50款眼罩中其中一款, 作工精美,造型時尚,搭配鴛鴦那張豔麗的臉蛋, 反而添增一股妖嬈的媚態。 「其實我鴛鴦就算少隻眼睛還是美。」鴛鴦自戀地說道。 「少兩隻眼睛更美喔。」 蕭雪森放下腿,寶石般的藍眼睛望他看過來,白皙的纖纖玉指向他伸過來,鴛鴦趕忙將身子往後一縮,手中茶盤茶杯差點端不穩,整個人還差點摔出椅子。 結果那雙手只是伸往放在鴛鴦面前桌子上的電視遙控器。 「你好討厭喔,幹麻這樣嚇人家?」 完全不在意自己方才的失態,鴛鴦放下茶具,軟綿綿像是沒骨頭似地, 嗔笑著往蕭雪森貼過來,然後被後者一腿踹開。 「離我遠一點。」 「嗚嗚......你拋棄我......」 蕭雪森懶得理那個坐在地毯上一臉可憐兮兮淚眼汪汪的鴛鴦, 早就習慣了夏雨農那演戲狂熱的蕭雪森,對這種人免疫。 抓著遙控器轉來轉去,全世界幾千幾萬個頻道也不知道要看哪台。 擁有私人衛星卻沒有對外聯絡的工具,蕭雪森打從一開始就沒相信過, 不過和那隻低格調的鴛鴦辯論是沒意義也不會有任何效果的, 所以蕭雪森也沒打算浪費時間在那上頭。 最後停在某新聞台,銀幕上過度血腥的畫面引起了蕭雪森的注意。 殘缺屍塊散落堆積在路面上,一些肉塊漿汁噴灑在停泊的車子上, 大量的血液將原本應該是灰色的路面染成了刺目的紅色,舉目所見都是紅色的,就連在電視機前面都彷彿能聞到現場的腥味。 整個現場鬧哄哄亂糟糟的,聽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從那緊張到有點結巴的記者口中聽出個結論: 吸血鬼族長陳圓圓和同車的大長老馬蓋先一同被暗殺身亡, 連同一大批的隨扈全軍覆沒都成了陪葬,而兇手到底是誰, 因為看到的人都死光了,所以沒人知道。 畫面切換到陳圓圓被打扁的頭,頭部以下不知道被切碎成幾百段散落在一旁,大長老馬蓋先像是被刨刀刨過的絲瓜,現場人員是在那一條一條切割整齊的皮肉長片的其中一片,找到馬蓋仙那代表性的小鬍子,再加上掉落在一旁的名牌眼鏡,勉強才將他辨識出來。 吸血鬼族長被殺,不管在吸血鬼界還是人類世界,都是不得了的大事。 蕭雪森一連轉了好多台都在報導這則事件,雖然吸血鬼族長死不死他不怎麼關心,但心中隱約卻生出莫名奇妙的不好預感。 通常他這不好預感都和他家那小子有關。 果不其然,沒多久相關新聞出現了新的發展,找到了幾名生還者。 被記者瘋狂包圍著的幾名生還者,身為隨扈的高大身形縮成一團抖個不停,不是眼神空洞表情呆滯,就是面露微笑神情恍惚,不管記者問什麼都是一問三不知,明顯驚嚇過度精神失常的樣子。 這幾名生還者,卻有個相同點,就是每個人都像被催眠變成錄音機那樣, 不停喃喃自語重複著一個句子: 「蕭雪森,快回家。」 「喔喔......好浪漫......」鴛鴦用嫉妒羨慕的眼神看著一語不發的蕭雪森。 而蕭雪森的臉上是鴛鴦幾百年來從來就沒有見過的驚愕表情。 「我也好想要有這樣的戀人喔......」 「......」 驚愕的表情一點一點被冷冽表情取代,蕭雪森緩緩地轉頭望向鴛鴦, 一字一字地說: 「這也是你計畫中的事情?」 話說得很慢,音量不大不小語調不高不低,但鴛鴦卻充分感受到這句話背後的殺氣騰騰。 「誤會!我哪有那麼神!」 鴛鴦連忙瞥清,然後站起身退離到五公尺外,以免當場就要追隨族長去也。 不過在確定了自己站在安全範圍後,本來急切的表情突然一轉, 懶懶媚媚的笑容又浮上他優雅漂亮的嘴角: 「話說回來,我家小春教出來的徒兒,哪個不是跟他一樣的偏執狂啊......」 「春秋?」 「呦呵呵,你們家農農不會連這個也沒跟你講吧?」 鴛鴦輕輕拍手掌,一個小僕恭恭敬敬地從門外端著一個上面鋪著絲絨的碟子走到蕭雪森面前,上頭放著一張護貝過的照片。 「你家農農,真的是強者喔。」 照片中的人因為是側面對著鏡頭的,看不清楚五官,黑色的髮絲沾著雨水貼在蒼白的臉蛋上,腳邊堆著幾團被大卸八塊的肥胖屍身,衣服上沾滿不知道是死者還是他自己的鮮血,削瘦的身形像是耗盡所有力氣那樣很勉強地站立在血泊中,垂在身旁的手裡握著一把白色的長刀。 照片有些模糊,但蕭雪森幾乎是馬上就認出照片中的人是夏雨農, 他腳下的屍塊是幾年前被暗殺的大長老。 夏雨農手上那把白色長刀,蕭雪森也很清楚它的來歷,那是離暖的刀子, 而離暖死後,春秋接收了它。 視那把白色長刀為死去弟弟留在世界上唯一遺物的春秋,竟然會把這麼重要珍貴的東西交給夏雨農用,想必身為師父的他對這徒弟有多看重。 這些事情蕭雪森卻全不知道,他不知道夏雨農過去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不知道他就是那個殺掉大長老的傳奇人物,甚至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走上這條路。 就如同他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夏雨農可以僅僅為了把他找回家而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不知道夏雨農竟是如此瘋狂的人。 活了那麼久,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以為自己沒有看不透的事, 結果對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人,竟是完全的不了解。 「小春的功夫有一半是本人傳授的,這麼說來我也算他的師父噢!所以你家的農農應該叫我師祖,所以小雪你既然是農農的另一半也應該跟著叫......」 「......」結果連這隻死鴛鴦都知道得比他還多吧? 正在鬱悶的蕭雪森聽到鴛鴦在那喋喋不休心情更壞,站起身走向門外。 「小雪你要去哪?」鴛鴦趕緊跟上去。 「我要回去。」 「可是直升機......」 「我鳥你媽的直升機。」 繞過長廊彎道,蕭雪森走向走廊盡頭那豪華的盥洗室, 打開廁所的門,打開馬桶蓋,打開手中瓷罐的蓋子, 在鴛鴦的尖叫聲中將裡頭那團紅紅糊糊的東西全倒入馬桶中。 「我投降!我投降!我馬上就給你叫飛機來!」 緊緊抓著蕭雪森按在馬桶沖水手把上的手指, 向來華麗嬌豔的鴛鴦露出了難得的咬牙切齒表情。 一步,兩步,三步...... 每踩一步就滑一下,然後留下一灘紅紅的液體, 樓梯的扶手上也沾滿了他的血手印,整個公寓樓梯間給他搞得血跡斑斑。 管他去,反正那房東那麼討厭又愛錢又摳又癡肥, 給他一點點勞動工作對他身體健康有幫助。 夏雨農拖著疲累疼痛的身子,很辛苦地一步一步爬上樓梯, 第一次在心中嫌棄起他和蕭雪森那位在六樓高的窩。 等他爬到六樓差點沒直接倒在地上一趴不起,靠著僅存的一點點力氣和意志力走到門邊,掏了鑰匙卻發現插不進去鑰匙孔。 「更。」死房東!惡房東!不過五天沒繳房租就來換門鎖! 夏雨農後退三步,拔出背上那把沾滿血的刀,用力砍掉門鎖, 然後踢開大門,拖著蹣跚的腳步走進去。 眼皮好重,身上的傷口也疼得受不了,真想就這麼走回臥房往床上一倒好好睡一覺,不過這一身有血有屍塊有腦漿的要沾上蕭雪森的床,恐怕等他回來會被他一腳踹到地上然後本來沒死也一命嗚呼。 除了不願意弄髒雪森的床之外,夏雨農更擔心自己劇毒的血會傷到雪森。 恍恍惚惚地走向浴室,把刀子放在馬桶上,爬進狹窄的浴缸內開了水龍頭,冷冰冰的水打在身上的傷口感覺更疼,不過半彌留的腦袋也因此清醒了一些。 等半天沒有熱水,不會是瓦斯用完了吧...... 人要是走衰運,想種胡瓜都會生出菜瓜。 懶得再從浴缸爬出來去叫瓦斯,就這樣坐在那任憑蓮蓬頭沖出的冷水打在身上,衣服上和身上沾染那些不屬於他自己的血一點一點淡去,隨著水流入了浴缸排水孔中。 痛死了...... 真的是太大意了。 自負又自信到幾乎自大的夏雨農確實有他自大的本錢, 吸血鬼族長不是他的對手,就算再加上一兩個長老和一堆雜碎蘿蔔, 他也沒有放在眼裡。 殺戮進行得如他估計中的一樣順利,他是夏雨農,殺吸血鬼是他的專長, 不過接子彈可不是他的專長了...... 那麼漫天蓋地的槍擊,就算他再怎麼靈敏矯健,畢竟他是人類不是吸血鬼,脆弱的血肉之軀只消吃上一顆小小子彈就夠他受的了。 夏雨農緩緩睜開眼睛望著腹部不停湧出來的血,不管水怎麼沖好像越來越濃怎麼也淡不去,嘆了口氣,有點自嘲地笑了。 結果自己沒敗在吸血鬼手上,而卻是敗在人類自己發明的武器上。 「......」 千里迢迢回到住家樓下,還沒上樓就聞到夏雨農那香香濃濃的血味瀰漫在整條巷子裡,踏進公寓,便見幾個吸血鬼倒在地上扯著喉嚨抽搐著,有幾隻比較弱的甚至已經肚破腸流直挺挺地躺在那動也不動。 這些傢伙肯定是被樓梯間那一灘一灘血的香味所誘來的, 貪吃沒好下場,夏雨農的血哪是這些低等吸血鬼能夠承受得了的? 蕭雪森沒心思去理會那些用求救眼神望著他還在垂死邊緣掙扎的吸血鬼, 光是看到樓梯上那些血,他腦袋慌亂得幾乎快不能思考了。 那麼多的血,到底是受了多重的傷? 心裡想著要飛快上樓去,可是腳步卻是不聽使喚地沉重。 如果上樓去見到了夏雨農的屍體該怎麼辦...... 一種難以言喻的心碎感充斥在胸口,痛到蕭雪森停下腳步來握著樓梯扶手蹲下身子,抓著胸口的指尖微微顫抖著。 那樣的疼痛太熟悉,彷彿他已經經歷過了那樣, 可如果真的經歷過了,那樣的痛又怎麼可能會忘記? 「我會好好守著自己的命,陪你久一點。」 這是夏雨農說過的話嗎?或者是他遺忘掉的過去中,有誰也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那是夏雨農的聲音,是夏雨農說過的話。 蕭雪森鬆開緊緊握住的指尖站直了身子,繼續往六樓走上去。 從小到大,夏雨農說過的話,承諾過的事情,很少會食言。 所以他沒有那麼容易就死掉的。 客廳門被破壞,上面貼著沒繳房租之類的字條,蕭雪森用膝蓋也猜得出來是什麼情形。 之前就交代他記得月底要去繳房租他也答應了,結果食言。 電熱水器傳來挖瓦斯點不著的答答聲,想必是瓦斯用光了。 之前就交代他瓦斯快用完要打電話叫人送他也答應了,結果食言。 推開水聲不斷的浴室門,當他看見縮著倒臥在浴缸裡濕淋淋卻動也不動的夏雨農時,蕭雪森有一瞬間真的差點以為夏雨農又食言了。 走到浴缸旁關上水龍頭,蕭雪森看著臉色蒼白眼睛閉得緊緊的夏雨農, 就算已經聞到那屬於活人的新鮮血味還是忍不住皺眉頭。 也不管夏雨農腹部汩汩流出的血液沾在自己身上那腐蝕肌肉般的劇痛, 蕭雪森將夏雨農從浴缸裡抱出來,朝著臥室走去。 *******下面是廢話********* 新登場角色關係交代: 春秋→小農農的師父,拿黑刀子的 離暖→春秋的弟弟,拿白刀子的,掛掉了 鴛鴦→看著春秋跟離暖兄弟長大的光源氏(?) 陳圓圓→吸血鬼族長,掛掉了 馬蓋仙→吸血鬼大長老,掛掉了 房東→......就房東咩!(翻桌) 所以吸血鬼的五個大長老,小農幹掉了兩隻, 剩下鴛鴦和雪森和還沒登場的神秘人物。 小農還是持續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