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賤貓筆記

你們知道世界上最聰明的貓是哪一條? 加菲貓?靠,那個肥仔有林杯百分之一的聰明就好了。 kityy貓?喵哈哈哈~~會做出這種回答的人類比我還笨。 可魯?幹......貓狗都不分,閃啦! 算了,盡是給我一堆阿撒布魯的答案,有回答跟沒回答也差不多,不如林杯直接告訴你們吧。 世界上最聰明的貓,當然是大名鼎鼎,神貓見首不見尾,就是本貓我─魏小晉啦! 嗯?你們說林杯很屌?還好吧,雖然我也會唱周杰倫的歌,但是你們要知道,身為貓最悲傷的事情就是屌太小,雖然跟隔壁的阿花(公),公園的小咪(公)比起來,林杯算是雄壯威武了,但是每次看到我家那兩個主人的屌,我就想屌也屌不起來,喵嗚嗚嗚...... 回到正題,前幾天有個叫月啥的女人托夢給我,說什麼出版社的會刊要徵稿她寫不出來,懇請林杯出貓相救。切……寫不出來就不要寫喵,虧她好歹也是寫了幾年字的人吧,還來打貓的主意!不過看她又是鼻涕又是眼淚的可憐樣,林杯就算是做做善事,多積陰德,下輩子看能不能投胎當個屌大一點的生物,像是鯨魚什麼的。總之林杯就慷慨地捐出幾篇珍貴無比的生活筆記給她拿去交差……沒錯,不要懷疑,貓當然是會寫筆記的,寫在哪?當然是寫在貓砂盆子裡頭啊,要不然你看我們一天到晚在那抓抓耙耙的,還真以為我們貓族都愛玩砂?少幼稚了,我們又不像你們人類兒童。嗯?看不見筆記在哪?那是當然的,因為你們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些貓大便跟貓尿結塊,自然看不見其中的玄機,這就叫做障眼法!哈!哈!哈……嘔!嘔!嘔……拍謝,太激動了,不小心吐了毛球。 在看筆記之前,我想你們應該要對我家那兩口子有基本的認識。白白的那一隻,我都叫他魏魏(喵喵),當然啦,在他面前我會叫他魏魏主人(喵喵喵喵),裝可愛裝乖,極盡撒嬌之能。他可是林杯的餅乾父母,沒有他,就沒有貓餅乾可以吃,也沒人幫林杯把屎把尿挖貓砂啦!另一個,說來林杯就歸巴豆(滿肚子)的火!那個討厭鬼常常不看時間地點就纏著我魏魏主人交配,害林杯餓到。要不然就是趁著魏魏不在家偷偷在林杯高貴美麗的身上貼奇怪的貼紙,然後在旁邊哈哈大笑。人笨手腳也笨,三不五時就不小心踩到林杯的貓碗弄得一地餅乾,那也就算了,還有一次他跟魏魏吵架的時候,竟然拿林杯的貓碗來摔著洩憤……最不可原諒的是,這個惡劣傢伙竟然和本貓同名字!可恨,真可恨! 反正,我想你們應該對我家那兩隻不陌生,畢竟那個月啥的女人也說了不少,還出了一本叫什麼醬的書專門寫我家這兩隻,不過和本貓的筆記相較之下,那本什麼醬的算什麼?林杯的筆記可是第一手的報導,熱騰騰,活生生,血淋淋,堪稱曠世鉅作,要不是林杯的肉墊不好按電話鈕,我早就連絡架空出版社的老闆,看他要不要給林杯的筆記刷個五千本,哼,哼。 ◎賤貓筆記之一 滯銷的柳丁 一切的開始,都是因為柳丁。 那天魏魏還沒下班,那個笨阿晉因為腳受傷所以沒去工作,整天就窩在沙發上手裡拿著遙控器在那轉來轉去,吵得林杯不能好好睡午覺。不過說到他的腳傷,林杯實在不能不表揚一下,據他的說法,好像是某天下班正在等魏魏去接他的時候,在路邊看到幾個惡小鬼拿著石頭對著一隻小貓在丟著玩,行跡惡劣,天地不容,人人得誅之,所以他老大心中不爽就踢過去,結果小鬼是踢到了,在落腳的時候卻不小心踩到了地上不知道哪個沒公德心的人亂丟的柳丁皮,導致他重心不穩滑了一下,雖然沒有現場表演人吃屎,但回到家裡以後扭到的腳就腫得像米估(麵龜)一樣,只好請假在家看電視。看在他爲我貓族慷慨捐腳的份上,我原諒他在貓睡覺時還大聲看電視的不懂事,且破例窩在他的大腿上睡,讓他享受林杯高貴的身軀所帶來的溫暖。 一下子看日本台,一下子看電影台,一下子看幼幼台,還有大愛台……根據長久來的相處林杯很清楚這個人類其實是個沒有多少耐心的傢伙,只要遙控器在他手上,每個頻道停留的時間不會超過五秒,導致魏魏主人常常抱怨: 「根本還沒看到在播什麼你就轉走!?」 然後笨阿晉每次都這樣回: 「林杯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那是什麼咖稱(屁股)節目了。」 總之就是整個下午他就在那轉來轉去,隨著不停變換的吵鬧聲音,林杯的睡意也漸濃……突然,笨阿晉本來半躺著的身體坐直了,差點沒把林杯摔到地上去! 靠,林杯很不耐煩地扭過頭,看看到底是什麼有趣節目吸引到他了,原來是新聞台……怪了,這個從來不看新聞,連319槍擊事件總統到底是被慶記(子彈)打到肚皮還是頭皮都沒概念的草包,竟然會把目光停留在新聞台五秒鐘以上!? 『讓全國同胞一起吃柳丁、救農民……』 新聞的內容大致上就是柳丁太便宜,柳丁農民很可憐,呼籲全國人民要多吃柳丁。我本貓是不太喜歡柑橘類的產品啦,那種刺激的味道聞了就想皺眉,雖然林杯沒有眉毛。不過笨阿晉在看了這個新聞以後,不知道發了什麼瘋突然想要行俠仗義,立刻拿起電話打給還在上班的魏魏,以下是他們的對話內容,因為林杯的聽力很強,所以電話那頭的聲音也全都收啦: 「喂,你下班順便買柳丁回來吧。」 「柳丁?」 「嘿啦,不要買錯買到乾罵(橘子)。」 「知道了……要買多少?」 「很多,很多,越多越好。」 「……知道了。你腳還痛不痛?」 「一點點。」 「那你別走來走去才會好得快,最好是都別走動。」 「總要去棒劉棒賽(拉屎拉尿)吧!」 「……我下班順便幫你買”包大人”紙尿褲吧。」 「幹!包你的大頭啦!」 「好了,不跟你聊了,我還有事情要忙。」 「快滾。」 這兩個人類的對話總是沒有什麼建設性,習慣就好。 總之,魏魏下班時,真的就帶了一大麻袋的柳丁回來。有多大袋……實在難以用貓的言語來形容。 「靠!你怎麼買這麼多!?」笨阿晉看到那超級大袋的柳丁,驚愕得嘴巴張大大的好像可 以塞一顆柳丁進去的樣子很笨很可笑。 「因為你說要很多很多很多,越多越好。」魏魏一邊把柳丁們搬到飯廳的角落一邊說,注意看會發現他臉上有理所當然的表情。 「……」於是笨阿晉被堵得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用人類的說法,這就叫做溺愛過頭吧?我家的魏魏主人雖然聰明冷靜,可是每次碰到跟那個笨阿晉有關的事情就會變得跟笨阿晉一樣笨。 從那天晚上接連著的每一天,全家淪陷在一股濃濃的柳丁味道中。這時候就能發現我家的魏魏有多能幹,這麼單調的黃綠色球,經過他在廚房裡面搞搞弄弄就能變出各式各樣的菜端到餐桌上,柳丁排骨、香橙野菜、橙汁秋刀魚、柳丁貴花盅、柳丁雞腿、柳丁沙拉……吃完飯後還有甜點,柳丁麻糬、柳丁優格、柳丁果凍、柳丁……這些名詞林杯也是從沒聽過的,而是他每端出一盤新菜那個笨阿晉就會問,所以我才知道原來柳丁也可以搞出這麼多名堂,不像那個笨阿晉,唯一會的一招就是用刀子把柳丁切成四片。 不過因為那袋柳丁實在太多了,儘管魏魏已經很努力了,左鄰右舍親朋好友也都各送了一袋,但是最後還是得面臨柳丁吃不完然後開始爛掉的局面。 「全部丟掉吧。」魏魏把壞掉的一兩顆挑出來,沒壞掉的還有很多很多。 「偷賊(討債),還有那麼多。」 「每天吃吃不膩嗎?」 「買了就是要吃完,下輩子才不會當乞丐。」 「……我快吃膩了。」 「那林杯吃就好。」笨阿晉賭氣地說道。 「好。」魏魏回答得也很乾脆。 「好你個拔辣,有難同當你有沒有聽過啊?」笨阿晉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氣呼呼地指著魏魏。 「聽過。大難來時各自飛你聽過沒有?」魏魏不慌不忙地拿起水果刀的刀鞘套回刀子上去。 「沒聽過。林杯不管,吃就是了!」 「……」 反正每次只要笨阿晉說出「林杯不管」這句話,魏魏再怎麼伶牙俐齒都鬥不過他。只能任著他用刀子一顆剖四片、一顆剖四片……剖了一桌子滿滿的柳丁。 「來比賽吃柳丁。」 果然是笨蛋,只有笨蛋才想得出這種笨蛋遊戲,林杯在一旁冷喵兩聲。 「不要鬧了。」 還好,這次魏魏沒有跟著笨。 「那就算了。」 很奇怪,笨阿晉竟然沒有繼續起鬨,低著頭就自顧自地吃著柳丁。 「……欸。」 結果,還是魏魏投降,拉開餐桌旁的椅子坐下,陪著笨阿晉吃。 一瞬間我看到笨阿晉低著的臉上閃過得意的笑容……以退為進,不簡單!看來,笨阿晉還不笨,竟然懂得用這招,到底誰比較笨,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哩! 當天晚上,笨阿晉疑似吃到壞掉的柳丁,一個晚上跑了好幾次的廁所。而魏魏也因為吃太多柳丁,結果整個晚上都在胃痛。 這對我來說也不算是壞事啦,兩個人一個肛門痛,一個胃痛,只好安安分分地睡覺,這一夜很寧靜,不必聽到「嘖嘖嘖啪啪啪嗯嗯嗯啊啊啊」各種交配的吵雜聲。 「你不想吃柳丁就丟了吧。」 入睡前,笨阿晉妥協了。 「我很喜歡喝柳丁汁。」 胃痛的魏魏,講起話來有氣無力的,但是聽得出來他還是想安慰笨阿晉。 「嗯,快睡吧,晚安。」 「晚安。」 隔天一大早,就看到那個笨阿晉站在廚房徒手擠柳丁汁,擠得雙手冷冷冰冰的也就算了,還用那雙充滿柳丁味道的手摸林杯的頭……噁!吃早餐的時候,魏魏看到笨阿晉的手紅紅的,沒說什麼,只是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雙手中搓一蹉。接過那杯柳丁汁的時候,也沒說什麼,只是一滴不剩全部喝光了,可我知道他起床後還吃了一包胃藥,笨阿晉卻沒發現。 當天晚上,我家廚房就出現了一台很豪華的榨柳丁汁機,佔據了廚房很大的一塊空間…… 幾天後,笨阿晉又在電視上看到花椰菜滯銷,菜賤傷農的新聞…… 「喂,你下班順便買菜輝(花椰菜)回來吧。」 「菜輝?」 「嘿啦。」 「知道了……要買多少?」 「很多,很多,越多越好。」 「……知道了。」 林杯的結論是,這兩個人都是笨蛋。 ◎賤貓筆記之二 算命先生的話 自從笨阿晉那個超級大食客搬到我們家住以後,這兩口子簡直是魚離不開水,人面獅身離不開金字塔。頂多五天吧……可能是魏魏出差,可能是笨阿晉回老家,這兩個人分開的時間少至一兩天,但再多也總不會超過五天。 我推測可能是在這之前他們分開的時間太多也太長了,所以現在一點也不想再分開了吧。 林杯是貓,貓就算只有一隻頂多覺得無聊也不會感到孤單,可是人類實在是很麻煩的動物,喜歡有人陪著吃飯,喜歡有人陪著講話,特別是相愛的兩個人類,只要能夠在一起,就算是打打罵罵也很享受的樣子,一旦分開了,就算吃著鮑魚燕窩,也是一臉甲賽(吃屎)的表情。 很久很久以前,笨阿晉第一次到我們家住了幾個月,因為他掉到那個鬼洞腳受傷了,所以整天只能躺在床上。那種又痛又悶又無聊的處境林杯很了改(了解),因為林杯也曾經是那個坑洞的受害者。所以儘管他一天到晚囉哩叭嗦一直找林杯說話實在很吵,不過他腳受傷那麼可憐又沒人陪他講話的樣子實在逼哀(悲哀),魏魏主人真的是夠狠,整整好幾個月他真的半句話都沒跟他講過!要是要林杯好幾個月都不喵一聲,林杯肯定會內傷。 不過有時候魏魏會在笨阿晉睡死的時候,坐在床旁邊摸摸他的臉,摸摸他的頭髮,摸摸他的手,用很輕、很輕的聲音說一些林杯聽了一身貓皮疙瘩的肉麻話。每次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表情很溫柔很溫柔,好像那個笨阿晉是他最最寶貝的東西那樣,和不講話時那張沒表情的臉比起來實在不像是同一個人,那時候林杯常常覺得,魏魏主人應該有精神分裂症,該去看醫生了。 後來笨阿晉的腳好了,看這兩個人交配的時候那麼黑皮的樣子,我以為從此他們兩個就要在一起了,沒想到隔天笨阿晉就烙跑了……臨走前他還緊緊抱著魏魏主人蓋的棉被把頭埋在裡面很久很久,那個蠢樣簡直像條大型笨狗一樣可笑,不過林杯一點也不想笑,因為他那個難過的表情,看了實在是沒有想笑的心情。 笨阿晉走了,把魏魏的快樂也一起帶走了。一開始的好幾天,他啥事情也不幹連吃飯都不吃了就整天窩在床上躺著不動,雖然他把整袋餅乾撕開放在桌上任我吃所以餓不到我,可是我還是會擔心魏魏餓死啊!之前有聽過主人死在家中然後貓咪沒東西吃,最後只好吃主人的屍體……我可不想吃魏魏的屍體啊!雖然他白白的嫩嫩的乾乾淨淨的,可是他聞起來沒有甜美的魚腥味,怎麼會好吃?好在他後來想通了,終於從那張床爬起來了。只是後來的兩年林杯都沒看過他笑,微笑苦笑冷笑奸笑,都沒有。 真是搞不懂人類,明明喜歡得要死不活,笨阿晉幹麻要離開?魏魏幹麻不主動去找笨阿晉?人類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會自虐的物種。 反正這些都過去了,我又以為他們永遠不會分開了……我說"又",表示林杯又估計錯誤了。 事件開始於某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那是個難忘的一天,因為那天是林杯打預防針的受難日。不要以為那個針戳到林杯的屁上林杯沒有表情是不會痛,貓沒有表情是天生的,怪得了誰啊!總之林杯也不是會乖乖束腳就擒的軟弱分子,雖然終究還是挨了一針,可是我也抓了那個白衣服的惡人臉上三條槓,讓追著林杯跑的笨阿晉滿頭大汗,還順便在魏魏身上那件菱形格子針織衫上抓出幾條線頭,雖敗猶榮。 受完難後,我們順便去了一個人很多,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會燒出刺眼的煙,還有很多人跪在地上拿著兩片紅色月亮摔的地方。每次來這笨阿晉就會很黑皮,就像有時候他們一起去另外一個有個瘦乾巴的男人頭上戴草黏在十字架上的地方,魏魏就會顯得很黑皮。這兩個傢伙黑皮的地方常常不太一樣,唯一一樣黑皮的地方可能就是他們房間的大床。 離開了那個很多煙的地方後,兩口子提著林杯也不趕緊回家,悠哉悠哉地到處亂逛,最後逛到了一條有很多算命攤子的詭異地下道。 「我想算命。」笨阿晉突然發難。 「不要迷信,那個不會準。」魏魏直接否決掉他。 「誰說不準?不準我這塊招牌拆下來送你!準得包你心服口服!」一旁聽到魏魏批評的算命先生也不服氣地發難了。 「我要你的招牌幹麻……」魏魏望了望吊在那一塊寫著「鐵口直斷」的破爛紙板,然後搖搖頭。 林杯抬頭看了看那個半老不老算命先生,不看還好,看了嚇一跳。那張臉皮就像剛被我挖過的貓砂一樣坑巴,眼睛快要比一粒貓餅乾還小,眉毛兩撇往下垂,一副倒楣的樣子,而那張嘴巴好大,還露出黑黑黃黃的牙齒,頭上頂著油油的中分頭髮,不知道黏了多少膠水在上面,硬梆梆的看起來像是頂著一本翻開的書…… 別小看林杯雖然是一隻貓,但是這幾年來對於人類的美醜還是有做過一點點研究的。像算命先生這副德性,以人類的話來說就叫做”醜”,像我家魏魏主人那樣的就叫做”俊”,至於笨阿晉那樣的就叫”美”吧,雖然他很笨。以前常常來家裡的魏魏那個蠢學弟,就叫”普通”,樓下那個從來就不笑的大樓管理員叫”酷”,管理員那個小小胖胖的孫女叫做”可愛”。林杯說的都沒錯吧? 「這位小哥,來算一卦吧啊?我這鐵口直斷四個字可不是浪得虛名!」可能是判斷魏魏根本八風吹不動,這個醜醜的算命先生開始把目標轉移到笨阿晉身上。 「……」笨阿晉再笨,也不會想要那塊爛招牌的吧。 「我說小哥啊,你有老婆吧。」 「呃……」笨阿晉美美的臉紅紅的,沒說話。 「你老婆是個皮膚白白的好看的人。」算命先生指著笨阿晉,用他的一口爛牙直斷道。 「呃……」笨阿晉還是沒說話。 隔著籠子我抬起頭看了看一旁的魏魏,他的確是白白的沒有錯,不過這算啥勞子的鐵口直斷啊!?人類不就黑黑要不就白白的?二選一有什麼好斷的! 「我說,你老婆很能幹,家務一把罩。」 「是沒錯……」 「你老婆有一雙修長的美腿!」 「嗯……」 「你老婆腰身很漂亮!」 「嗯……」 「你老婆身體的味道很好!」 「嗯……」 「你老婆的嘴唇很柔軟!」 「嗯……」 廢話連篇,而且還越來越低級,我在籠子裡聽了快昏倒,魏魏在一旁很無聊的逗著鐵口直斷桌子上的神鳥,阿晉還是臉紅紅的在那猶豫不決。 「我說,你老婆……」算命先生的醜臉神秘兮兮,大大的吸了口氣又吐了口氣,好像要發什麼神功那樣。 「你老婆有時候很嘮叨!」 「沒錯!林杯算下去了!」笨阿晉聽了爽快地一屁股坐到攤子前,冷不防被魏魏啪的一聲用手上剛剛拜拜用的麵線往他後腦打下去。 「唉呦!」 「什麼叫沒錯?」隔著眼鏡,魏魏瞇著那雙橢圓形的眼睛緩緩地說道。他的眼珠子像魚缸裡頭淺咖啡色的彈珠一樣漂亮,我還挺喜歡的。 「他說的都很準啊!」笨阿晉轉過頭,一臉無辜。 「我哪裡有嘮……」話說了一半,魏魏突然不講了,一臉尷尬地看了算命先生一眼,還好他正在安撫他的神鳥,沒有空聽這兩個人的對話。 「喂,幫我算算我跟我老婆的未來發展吧。」 「行,生辰八字拿來!」 「生辰八字啊……」他又轉過頭來對著魏魏說:「林杯的生辰八字你知道吧?」 「……」魏魏無言,從桌上抓起一張紙,寫了兩個人的生辰八字。 「哪個是老公?」 「這個。」笨阿晉指著其中一個。 「不,是這個。」魏魏立刻指著另外一個。 「是這個!」 「這個。」 「幹!」阿晉抬起頭瞪著魏魏,大聲說道:「林杯是公的!」 「我也不是母的。」魏魏聲音雖然很低,但是也很堅持。 「做飯的當然是老婆。」 「那以後我也可以不做。」 「你敢!」 還好這個時候算命先生又去安撫他的神鳥了,沒空聽兩個人的對話。 「好了,通通不要吵!夫妻同心的話,哪個都一樣。」算命先生拿過那張紙端詳了半天,然後翻著他桌子前一本破破的書也翻半天,還跟神鳥自言自語講了半天……終於,他神色凝重地看著笨阿晉,搖頭嘆氣。 「怎樣啊?」 「不妙,真不妙!你的命格跟你老婆的命格相剋,如果繼續在一起,恐怕你老婆會被你剋得不死也傷,衰運連連!」 「啥?」 「要嘛你就立刻離開你老婆,要不然就得進行神鳥改運大法……」 「廢話連篇,走了。」還沒等算命先生講完,魏魏丟了張鈔票在桌上,拉起阿晉就要走。 「我還沒說完……」 「走了。」一手拉著不知怎地愣愣的阿晉一手提著籠子,魏魏轉身就走。 「他說你會被我剋死……」出了地下道,笨阿晉才回過神來,蹙著眉頭喃喃說道。 「一聽就知道騙錢的。什麼神鳥大法,那我也可以去擺個攤子,來個神貓大法什麼的。」魏魏指著貓籠子裡的我說道。 喂,這麼蠢的事情,別拖林杯下海……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真的給那個算命先生說準了,從那次算命之後,魏魏一直都很衰。先是重感冒,然後胃潰瘍又發作,然後開車的時候不小心跟別人擦撞,還有煮宵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手指頭……雖然都是些沒什麼大不了的小意外,但是笨阿晉可是那種初一十五不拜拜不行、剪頭髮都要翻黃曆的超級迷信份子,這些小意外就足以把他嚇得心驚膽顫的…… 說來笨阿晉決對不是什麼膽小的人這點林杯可以保證,據林杯所知他好像沒有會怕的東西吧……魏魏好像也沒有,不過魏魏怕血,阿晉可不怕。 他會膽小,是因為怕魏魏死掉吧……有一次晚上睡覺睡到一半他突然鬼叫著不知道在說什麼夢話,還沒睡著的魏魏把他拍醒的時候,他一臉快哭的表情看著魏魏,完全沒了他平常的惡霸樣。 「你死了……」笨阿晉用有點悶悶的聲音說。林杯的視力很好,黑暗中可以看到他那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上頭有一點點溼溼的。 「那是惡夢。」魏魏把笨阿晉抱在胸前,手伸到笨阿晉的背後,一下一下輕輕的從上往下撫摸,過了很久很久,林杯看了眼睛都痠了也不知道魏魏手怎麼不會痠,終於笨阿晉才又乖乖的睡著。 喜歡就會害怕失去,林杯也有同樣的經驗過啊!之前超級超級喜歡魏魏買給我的魚造型貓草包,喜歡到好怕有一天它被林杯玩到不見,所以林杯就把它藏起來,結果隔天竟然忘了藏在哪……貓的記憶力不好,這也是天生的啊怪不了我,喵嗚嗚嗚我的貓草包~~ 回到正題,魏魏小衰不斷的那段期間,笨阿晉幾乎天天晚上都會做惡夢,弄到後來他睡得很累,根本沒辦法好好入睡的魏魏也很累,常常睡到一半被吵醒的林杯我也很累…… 「你太迷信了。」 「可你最近真的很衰。」 「打從我認識你以後幾時不衰了?」 「……」 「開玩笑的,你快睡,別再胡思亂想。」 「我如果真的把你剋死了怎麼辦?」 「你是說喪事要怎麼辦嗎?」 「……你真的很欠揍。」 「快睡,明天你跟我都要工作。」 「……」 笨阿晉沒有再說什麼,不過黑暗中我看到他的眼睛一直睜著看天花板,整個晚上都沒睡。 隔天下班時間,笨阿晉沒有準時回來,過了吃飯的時間,他還是沒有回來。 後來的三個月,他都沒有回來也沒有任何消息。魏魏急壞了,林杯這輩子很少看過他慌張的樣子,可這一次他真的慌了,打了數不清的電話,問了好多好多人,去了好多好多地方,睡覺時間少少,吃的飯也少少,然後一直找、一直找…… 直到那個笨阿晉終於想到要寄了一張明信片回來。 魏魏本來就白白的臉看起來更白了,本來就瘦的身體看起來更瘦了,他坐在餐桌前看著那張明信片好久好久,動也不動竟然變成了石頭人…… 那張明信片上什麼都沒寫,可是就是沒寫才叫人難過啊。寫明信片的人還好好的活著,收明信片的人卻擔心得快要死掉。寫明信片的人用一張空白的明信片表明了他沒有意思要回來,收明信片的人卻一直在等一直在等。 「媽的。」魏魏難得像笨阿晉那樣沒氣質地把東西亂丟,那張明信片飄啊飄啊飄到了地板上,魏魏沒有再去撿它。 後來大概每隔十天家裡就會有一張明信片,魏魏連看都沒看,就直接把它們丟到垃圾桶去。 冬天過去了,然後開始下著溼答答討人厭的梅雨,然後天氣變得很悶熱。 有天晚上魏魏吃了胃藥,吃了頭痛藥,就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最近他藥藥吃得有點多,多到好像比他吃的飯還要多,林杯看了擔心,在心中咒罵笨阿晉的次數,也比貓砂盆子裡頭的貓砂粒還要多……就在林杯正在繼續咒罵的時候,客廳門開了。 那個笨阿晉看起來沒什麼變化,可是也瘦了。 林杯不爽所以不跟他打招呼,躺在沙發上的魏魏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沒發現有人進來,也是動也不動沒起來打招呼。 笨阿晉放下手中那個髒兮兮的背包,走到沙發旁邊蹲下。 「魏魏。」他用手輕輕撥開魏魏額頭前面的瀏海然後在上面親一下。 魏魏沒有動也沒有回應。 「魏魏……」 還是沒有動也沒回應。笨阿晉看了看魏魏蒼白的臉,又看了看桌上瓶瓶罐罐的藥,突然臉色也變得跟魏魏一樣白。 「魏魏!」 笨阿晉急了,那著急的程度不會遜於魏魏找不到他的時候那種著急,他用力搖著魏魏的身體,可是魏魏卻一動也不動。然後他呆了呆,動作放慢一百倍,把手指一吋一吋往魏魏的鼻子前面伸過去…… 本來動也不動的魏魏突然伸手抓住笨阿晉的手,然後睜開眼睛用冷到可以冰凍人的眼神看著阿晉。 「……幹!你……你實在是……」笨阿晉氣得本來白白的臉變得青青的,被魏魏握著的手指頭在抖……正確地說應該是,他渾身上下都在發抖。不知道是氣得發抖,還是被魏魏剛才那個惡劣的玩笑嚇到了,林杯推測,應該兩個都有吧。 「你想嚇死林杯啊你!」笨阿晉氣呼呼地吼叫著,也沒想想到底錯在誰…… 「……」魏魏瞪了他一眼,把他的手甩開,不說話,又閉上眼睛不理人。 魏魏鐵了心腸不講話的時候,就算拿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不講話就是不講話,這點笨阿晉跟我都見識過了,所以笨阿晉有點慌了,氣勢變弱,聲音也變小…… 「魏魏……」低聲下氣。 「……」不理他。 「魏魏……」親親他的臉,親親他的頸子。 「……」不理他。 「魏魏……」舔舔他的嘴唇,然後把嘴唇貼上去用力的吸,舌頭也伸進去攪。 「……」不理他,可是呼吸變得有點急,好像電梯壞掉從樓下走到樓上那樣。 笨阿晉的舌頭在魏魏的嘴巴裡吸吸攪攪弄了很久,等他嘴唇離開時,四片嘴唇都紅紅溼溼的,好像電視上女明星的嘴巴那樣亮亮的。 林杯認為魏魏應該是原諒笨阿晉了吧,要不然他大可以把笨阿晉的舌頭咬掉啊。哪一次魏魏沒有原諒笨阿晉過了?我想就算哪天笨阿晉不小心把刀子插到魏魏胸口,魏魏也會原諒這個笨阿晉吧。只是魏魏的臉皮很薄,大概比偉星爪(衛生紙)還要薄,他可能覺得這樣就輕易妥協很沒面子吧……所以如果不給他台階下來,他就會一直站得高高的不理人(其實是下不來)。 他這種彆扭個性跟笨阿晉那種愛面子的個性還挺衝突的,可是笨阿晉出去這一趟可能累積了不少EQ吧,手腕也越來越滑溜了,他不跟魏魏硬碰硬,一反常態像個磨子一樣慢慢磨,慢慢磨……等他把魏魏上上下下能親的地方都親遍時,魏魏早就酥得沒有力氣去反抗阿晉脫他褲子了…… 魏魏的屌已經屌起來了,林杯看笨阿晉的八成也是,褲子都搭帳篷了啦!從前只要發展到這種地步,下一個場景一定是笨阿晉趕著要把他的屌放到魏魏的穴抽插抽插,可是現下的笨阿晉忍功一流,足以媲美忍者。他像舔冰淇淋那樣一圈一圈慢慢舔著魏魏的屌,邊舔邊吸,從上頭舔到底,順便將魏魏下面那兩顆比林杯的兩顆還要大上N倍的蛋蛋輕輕放到嘴裏面含一含,再從底舔上去,還會用舌尖把那個正在流口水的縫縫舔開,然後吸啊吸…… 「嗯……」 喝哈!一語不發一聲不吭的魏魏,終於吭一聲了!我在一旁喵了口氣搖搖頭,人類果真是沒有節操的物種啊!隨時隨地在發情,扣一分。 「嗯……啊!」 笨阿晉把整跟香蕉吞進去的時候,魏魏忍不住又吭了一聲,扣一分。 仔細看還可以看到笨阿晉的喉結咕嚕動了幾下,美美的臉蛋鼓鼓的,閉著眼睛吃香蕉的樣子專心又認真,加一分。 結果魏魏還是沒能把持住,在笨阿晉的嘴巴裡頭就洩了,扣一分。 笨阿晉把魏魏的屌慢慢舔乾淨,舔到敏感的地方那根屌就會抽動一下,很好玩,如果不是礙於林杯現在要做全程實況記錄,也想用俺的肉墊去按按看。 抬起頭舔了舔嘴唇旁邊白白的芭樂汁,笨阿晉這個表情有像AV女優那樣性感,加一分。 舔完了他又爬到魏魏身上開始親魏魏的嘴巴,魏魏輕輕蹙著眉頭,我猜他可能覺得笨阿晉的嘴裡還有自己的屌味所以不習慣吧?這有什麼呢,林杯也常常自己舔自己的屌,舔自己的屁屁,舔自己的毛,舔自己的肉墊跟爪子……俗話說得好:自己舔自己,衛生又便利。 「你還是不打算跟林杯攻危(講話)啊?」 「……」 「那好吧,既然嘴巴不用來講話,那用來做別的好了。」 說著他脫下他礙事的帳棚……不對,是礙事的褲子,露出了屌屌的屌。 「……」魏魏瞪著他,那個眼神的意思是「你敢我就咬斷你」。 「你不敢。」阿晉輕輕一笑,他這個笑容很漂亮,連林杯看了都感到閃亮得有點暈。只是每次他露出這種邪氣的笑容,總是沒打什麼好主意。 果真下一秒,他把魏魏的頭往上按固定在沙發的把手上,弓著膝蓋屈腿跪在魏魏肩膀的兩側,然後將他的屌屌塞到魏魏的嘴巴裡去。 一開始笨阿晉還有點忍者風範知道要慢慢來,可是畢竟是公的咩,越來越爽就越不知道控制,他雙手將魏魏的頭按向自己的屌,好讓它可以插到更深的地方,然後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摳連A(可憐的)魏魏主人,本來身體就不怎麼舒服了吧,看他的眼睛閉得這麼緊,一定是呼吸不順暢了啦……笨阿晉!等他發洩完了,魏魏主人早就沒氣了! 還好在魏魏主人本來扯著阿晉大腿的雙手軟綿綿垂下來的時候阿晉就停下來了,他趕緊把屌拿出來,然後輕輕地把暈過去的魏魏主人摟在懷裡。赫!看他那屌變成那種豬肝的顏色就知道那已經在邊緣了!竟然還能在懸崖邊停下來,不簡單,加兩分! 笨阿晉把軟綿綿的魏魏抱回他們兩人房間的大床上,看著下半身光溜溜的魏魏躺在床中間,那個腰啊果真就像算命先生說的漂亮,那雙腿啊果真就像算命先生說的修長。笨阿晉一不作二不休,乾脆把魏魏上半身也脫得光溜溜,順便把自己也脫得光溜溜…… 我在一旁幫魏魏默喵了幾聲,然後找了個溫暖的地方窩著,伸伸懶腰準備睡個大覺。 夜晚還很長哩,魏魏再不快快醒來,他明天大概也不用起來上班了。 後來才知道,原來笨阿晉離開後,跑遍大江南北找了很多很多有名的算命師,硬是把那兩對生辰八字算了一百多種好的結果……然後他還跑去找那個醜醜的算命先生,拆了他的招牌,還放了他的神鳥…… 林杯的結論是,太過迷信是不好的! ◎ 賤貓筆記之三 玩具 ◎ 賤貓筆記之四 難看死了的鋼管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