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18

後殿的神聖墓室裡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群高級吸血鬼守在外頭你看我我看你,卻沒個有勇氣進去看看。 一名侍衛長身分的吸血鬼勉強算是勇敢,畏畏縮縮地站到了後殿的門邊把頭往門內探,但還來不及探到什麼就很不幸地被正巧飛出來的一具巨大棺材打中,當場沒了腦袋。 棺材不受阻礙持續往前飛,直直撞向外殿的樑柱上,石棺撞石柱,誰也佔不了便宜,在巨響跟一陣天搖地動之後,石棺摔到地上碎成無數塊, 石柱也被撞出了一個大洞,七八條蚯蚓般粗細的裂痕從洞口邊緣延伸出去,估計這跟柱子也沒救了。 至於本來安穩躺在棺內的死鬼骨頭, 也無可倖免地掉落在煙塵碎石中。 但這算幸運的了。 和那些緊接著被從內殿拋出來的頭骨,腿骨,腕骨......比起來,至少他還是個全屍。 看了看滿地先賢的屍骨,再看看搖搖欲墜的樑柱, 吸血鬼們你看我,我看你,眼神交會間得到了共識: 維護我族尊嚴重要,但比不上維護個人性命重要。 正當大夥打算光榮撤離之際,殿內又直直飛出一物,在即將撞上柱子前足一伸在柱子上輕輕一點,身子在空中旋了半圈落回地面,「喀啦」一聲,一腳踏在先賢的頭骨上,另一腳半跪在地上,手中長劍支著地板,萎靡的姿態彷彿隨時要脫力了那般。 白慘慘青筍筍的臉色比鬼還難看,一身血跡斑斑傷痕累累, 連那清澈明亮的眼睛都不再那樣靈活有神。 和他進入墓室前那氣勢凌人的模樣完全兩回事。 然而模樣慘兮兮的夏雨農,那一身血卻散發著比先前更香甜更誘人的味道,以致現場數十雙眼睛巴巴地望著他,飢渴到連逃命的念頭都丟到腦後。 血從夏雨農身上的傷口滴流到他腳下那被踏碎了的頭骨上, 原本灰白的骨骸突然瑩亮了起來,骨骸的碎緣邊長出了一道道鮮紅色蛛絲般的細線,線與線彼此纏繞在一起,越纏越密越拉越緊,然後碎骨與碎骨竟就如此黏合了起來。 夏雨農那解了咒的鮮血,連死鬼骨頭都能再生! 他支著劍緩緩地站起身,抹了抹嘴邊的血, 然後像是踢足球那般將他腳下那顆組合到一半的頭骨踢往牆壁, 可憐頭骨還沒機會組回來,被這狠狠地一踢又碎了滿地, 而其他吸血鬼肖想他血液的念頭也一併被踢飛。 我的血,只有蕭雪森可以用。 只是那位他所認定的心甘情願為他失血的放在心中第一位的最喜歡的蕭雪森,真的是裡面那位和他大打出手,還把他從裡頭踢到外頭來的狠心傢伙嗎? 儘管被迫交手攻防了數回合,夏雨農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 甚至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失血過多慒了暈乎乎的那顆腦袋, 發生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錯覺這樣? 捂著腹部裂開的傷口,T恤和紗布都被鮮血浸透了,頓時沾了滿手掌的溫熱黏膩。 不是錯覺...... 真的有夠狠心......竟然重重的一腳就往他傷口踹...... 他沒忘記當時雪森在給他這傷口換藥包紮時, 表情之凶狠彷彿夏雨農強姦了他奶奶一百遍又一百遍那樣...... 所以,那絕對不可能是他的雪森。 一定是這些傢伙搞出來的花招計謀,那個很像雪森的狠心傢伙 搞不好是機器人還是人造人,擺明就是設計出來要騙他感情的! 夏雨農出道至今十五年,向來就輪不到挨打的角色, 也從來沒這樣吃癟狼狽過,他是天生的吸血鬼終結者, 他在別的孩子還在自然教室學怎麼切青蛙跟雞翅膀時, 就已經開始學習怎樣一招之內就把吸血鬼的頭卸掉, 學習怎麼樣用最少的力氣最快的速度將敵人分屍...... 夏雨農收起心中一堆雜念,握了握手中的長刀, 情緒一冷靜下來,嘴角微微上揚,黝黑的眸子裡裝滿了殺戮之氣。 「PK這種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雪森說過。 而他夏雨農,無論如何絕對不當死的那個。 跟隨著他的視線,眾人的眼光一齊望向了從後殿走出來的人。 雖然衣服破一些,被血跡沾染得髒了些, 但完全無損於他本來漂亮的外表和冷漠的氣質。 瞇起那雙如夕陽般絢爛的金色眼眸,冷淡的目光掃過殿內的每個人, 這些吸血鬼,沒有一張是他熟悉的面孔。 那是當然的,那些他所熟悉的吸血鬼,不是一個個都在他面前被殺了嗎? 吸血一族全滅,連他自己本身,也被那個人用沾了致命鮮血的長刀一刀穿心。 可為什麼自己又能活生生地站在這? 而殺了他的那個人......不帶感情的目光最後停在夏雨農身上。 他不是那個人。 一開始,他也以為他就是那個人,所以想都沒想就做出攻擊。 儘管他們有著幾近相同的外貌,有著味道相同的血液和氣息, 就連那氣質都是如此地相近...... 但他不可能是那個人。 他連那人一半的強都沒有,連那人一半的狠勁都沒有, 他沒忘記那個人在屠殺吸血鬼時,溫和的微笑之下那殺氣有多戾。 地上一塊方才被拋出來的墓碑上刻著的年份,距離那一天有八百年之久。 沒有人類能夠活到八百歲的。 所以?是他的後代還是轉世? 他是吸血鬼,從來就不去討論靈魂存在與否的問題, 如果真的有,他也相信那個人沾滿鮮血的靈魂會留在地獄。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在被那個人背叛的那一刻起,除了強烈的恨意以外, 對他而言這世界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收回目光,低頭看著手腕上戴著的那對玉製的無語鎖, 薄唇邊漾著一絲淡淡冷冷地笑,伸出手指捏住環緣一扭, 堅硬的玉石猶如軟橡皮般變形,然後生生地被扭斷。 一旁的吸血鬼眾個個都傻了,誰不知那無語鎖除非是扣上的人親手解下, 否則就算試圖把手剁掉想拿下它,也只會落得把手剁到爛掉卻剁不斷的下場。 但他們卻不知道,這無語鎖的製造者,就站在他們眼前。 當初為了怕自己太過強的氣傷害到靠近他的那個人, 於是費盡心思做了這玩意來壓住自己的力量, 這樣的東西會回到他身上實在諷刺,但已經不需要了。 鬆開手掌,兩只變形的玉鎖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突然間,被束縛在他身體深處的力一下子全被釋放出來, 強大的程度讓在場所有的人一瞬間彷彿被釘在地板上, 胸口感到沉重壓迫卻無法移動半分,只能目不轉睛地呆望著 眼前令人難以置信的景象...... 奇特的黑色骨架從他的背上緩緩透出,緩緩延伸, 招搖且囂張地緩緩展開,那是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 等到能夠動彈時,除了夏雨農之外在場所有的人跪得跪趴得趴, 還有人磕頭磕個沒完沒了。 他們既害怕又期望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傳說中有著黑翼和金眼的吸血鬼王,就站在他們的面前。 而夏雨農站在那只覺得渾身發涼。 方才勉強和他打成平手的敵人突然升級了, 碰到這種情況不發涼的不是正常人。 「不公平......」 嘴上只來得及說了三個字,身體已經翻上三樓高度的空中轉了三迴旋 又落在三根大樑柱距離外的地上滾了三圈,夏雨農才勉強躲開如鬼魅般 不用零點三秒就飄到他眼前對他展開攻擊的吸血鬼王。 就算在帶傷的情況下他自忖發揮八成實力不是問題, 要知道先前殲滅掉吸血鬼族長那一攤尚用不到他夏雨農一半的實力, 然而不管他怎麼閃就是閃不掉眼前這怪物的攻擊, 手中長刀再怎麼快狠準就是砍不到對方的身上。 所幸這怪物看起來要的不是他的命而是想吸他的血, 畢竟要把牙齒招呼到他頸子上還得對準動脈,難度遠遠比把利爪招呼到他胸口高多了。 但這實在讓夏雨農慶幸不起來...... 碼的,直接被斃了跟被吸乾全身的血然後斃掉,還不是一樣的下場...... 退無可退,終於夏雨農被逼退到那扇會放電的大門邊, 再退就要當焦炭了,同樣是死路一條的下場...... 夏雨農開始後悔自己沒有穿什麼絕緣的橡皮衣來。 等死不符合他的風格,夏雨農突然轉身,笑嘻嘻地道:「你想喝咖啡口味的血嗎?」 話才說完腳尖立刻往地板一蹬,整個人倒著往那扇電門彈去。 吸血鬼王沒有一絲猶豫,立刻跟上伸手扯住夏雨農的手,夏雨農藉力一拉將吸血鬼王拉往電門的方向而自己的身體往反方向回帶, 一扭一縮間,只聽「喀啦啦」一串類似骨折的聲音,夏雨農整隻手連同手掌的關節竟全鬆脫錯位,一條手臂猶如沒骨頭的泥鰍,從吸血鬼王手中滑出,順利摔回原地。 只是吸血鬼王卻也沒因此成了烤蝙蝠,就要撞上電門的一剎那那雙黑翼一展動,本來往前撲的整個身子立刻轉向垂直地往上飛升,停在半空中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坐在地面上的夏雨農。 「忘了你有翅膀......」早知道就不要用這麼痛的一招...... 握住垂在身旁的手,咬著牙忍著痛用力往上滑推, 又是喀啦啦幾聲飛快地將脫開的骨骼又組回去,其便捷的程度比組樂高還快。 春秋師父教他這招,本是讓他用來關鍵時刻保命脫身的, 天知道超級怕痛的他當年為了學會錯開自己肢體的骨骼, 流了多少眼淚甚至是痛到昏過去N次才練成的? 只是春秋師父怎麼精算也沒算到世界上竟然有長翅膀的吸血鬼...... 抬頭望著那分明就是自己愛人模樣的敵人, 夏雨農嘆了口氣...... 氣還沒嘆完,冷冰冰的手掌已經將他按倒在地, 靠往他頸子那美美的唇要不是因為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齒, 夏雨農還真以為對方會和平常在床上親熱那般吻他勒...... 牙尖已經戳入了肌膚,而頭頂上的天花板突然在一聲轟隆巨響中被炸開了。 大束大束的陽光從頂上的大洞射入,只聽見淒厲的哀嚎慘叫聲不絕, 幾隻來不及躲開的吸血鬼當場化為灰燼。 反應跑在意識之前,夏雨農想都沒想立刻扯住壓在他身上的人迅速地翻滾到牆邊陰影處,直到確定了陽光照不到後才鬆了口氣。 等他意識開始運作時,才發現自己做了多蠢的舉動。 他都要被宰了還顧慮著要宰他的人的安危!? 鬆開緊抓著對方的手,夏雨農黑白分明的眼睛愣愣地望著眼前的人, 而後者也用一付目睹了不可思議蠢事的眼神望著他。 「雪森......」 望著那雙金色的眸子,夏雨農突然覺得一肚子委屈,全身的傷口同時劇烈疼痛了起來,哽在胸口那不可名狀的酸楚一點一點成型...... 你明明就是雪森啊......為什麼...... 「小農農!手來!」 頭頂上的大洞傳來呼喊聲,夏雨農抬起頭便望見一台黑不溜秋的直昇機盤旋在大洞外,接著一條黑不溜秋的長繩從直昇機垂直拋下,上頭還倒掛著一個穿得黑不溜秋的人。 反應極快的他立刻躍到大洞下伸手伸手握住黑衣人的手掌, 像是在玩高空彈跳藉著繩子的彈力兩個人隨即又往空中彈回去。 繩子那頭的直昇機也很配合地迅速駛離現場, 整個過程從炸屋頂到劫人不超過一分鐘, 直昇機已經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連螺旋槳的巨大噪音都聽不見了。 「鴛鴦......」 站在陰影處的吸血鬼王冷靜地目睹著一切卻沒任何表情。 鴛鴦這傢伙,八百年前就是個麻煩製造者,八百年後想必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要無畏陽光要喚出另一對黑翼,就必須吸乾那小子所有的血。 但中間若卡了個鴛鴦,事情就變得很麻煩。 另一件麻煩的事情是,『雪森』是誰? *********************下面是廢話*********************** 我最受不了最熱愛的狗血模式之一,就是某甲忘了某乙這一條.......XD 我知道這超級老套,可是就是愛啊沒辦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