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19

救命恩人脫下了從頭包到腳全套的抗紫外線緊身衣,夏雨農這才看清楚了他的樣貌。 眼前這傢伙明明已經很高了還穿了雙至少有六吋的黑色真皮高跟鞋, 頂著一張艷麗到不像話的女人臉蛋,穿著短到不行快要看到大腿根部的黑色皮短褲,一雙長腿上包著黑色的網狀絲襪,頭上華麗惹眼的酒紅色長髮盤了個錯綜複雜的髻,上頭還插著一支鑲滿珠寶的鳳凰。 師父的口味,很明顯地異於常人。 「可以問問題嗎?」夏雨農舉起手。 「請說。」 「你那髮型怎麼不會亂......?」剛剛明明看到他戴著緊身頭套的...... 「我用了髮膠......」 「你常常穿成那樣矬嗎?活像全黑的蜘蛛人。」 「......才沒有,那樣包很傷皮膚。」 原本以為他會問「你是誰」或者是「你怎麼會來救我」之類有關緊要的事,沒想到這小子開口就是一堆莫名其妙無關緊要的問題。 小雪的口味,很明顯地異於常人。 「姊子,有沒有毛巾還抹布啥的借一條,人家那個紅的流出來了......」 轉移話題也很無厘頭,夏雨農按著腹部,露出羞澀靦腆的表情說道。 「小乖,姊子現在都改用棉條比較環保,實在幫不上忙。」 鴛鴦一臉愛莫能助的惋惜表情回道。 「棉條也成,拿來吧。」伸出血淋淋的手。 「只有一條,使用中。」 「我不介意,你挖吧。」 「死相,要就自己挖。」 「......」 夏雨農抬起頭用他那雙圓圓的杏眼認真地望著鴛鴦......這傢伙果真是狠角色!他活了二十幾年還沒碰過這麼三八的男人。 鴛鴦同樣瞇著細長的鳳眼審視著夏雨農......這小子果真是狠角色! 那張臉都蒼白得猶如死人了還能搞三八......三八惜三八, 頓時鴛鴦心中生出了同類的好感,吩咐一旁的隨從拿了幾條高級的止血布來,蹲下身親自幫夏雨農的傷口稍做包紮。 「嘖嘖嘖,小雪也太粗魯了吧,竟然捨得把你搞成這樣......」 手中那些止血布很快就不夠用了,又從隨從那接過了幾條, 最嚴重的腹部傷口止住血後,放眼望去其他部位的傷口也沒好到哪去, 除了頸子上那兩個深深的牙痕還淌著鮮血,從那鬆鬆的T恤領口望進去 也很清楚地看到夏雨農肩上那五個窟窿正在冒血。 如果鴛鴦不是道行不低的老吸血鬼,大概早就被這異常香甜的血腥味給迷到暈掉,哪可能像這樣若無其事地幫人包紮還一面說風涼話...... 儘管如此他還是用十分惋惜的心情望著那些沾了一堆血的止血布。 「那不是雪森。」 「我沒說他是雪森,我是說『小雪』。」 「誰?」 「我們的吸血鬼王,名字就叫做『雪』。」 「你是說那位長了兩支翅膀的大蝙蝠嗎?」 「對啊,很帥吧!吸乾你的血以後,還會變成四支翅膀不怕陽光的大蝙蝠喔!」 「姊子......」夏雨農突然伸出手揪住鴛鴦身上那件黑色網狀背心, 欺身上前陰惻惻地說道:「這一切不會都是你計畫的吧?嗯哼?」 包括雪森被擒,被關鐵處女,然後變成那大蝙蝠...... 「小乖妹子,姊子特意來救你你還要懷疑我......唉,做人真難。」 「你又不是人。」 「嘿嘿......」本來還哭喪著的臉馬上又換回嘻笑的表情。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計畫是照著本人的安排來走,小雪不應該會攻擊你的啊......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有什麼是我沒考慮進去的......」 「幹,你果然是幕後黑手。」 「是又怎樣,來打我啊!」 一臉邪邪笑容的鴛鴦伸出他的纖纖玉指重重地戳了戳夏雨農身上的傷口, 痛得他立刻放開手整個人往後縮,緊緊咬著唇,白細的前額沁出了冷汗。 「春秋師父......春秋師父他有寫日記的習慣。」 「然後?」 「上頭寫了很多關於你的事情。」 「喔?你這小鬼怎麼偷看你師父的日記!」 「日記咩,不就是寫來讓人偷看的?」 「說得也是。那他寫了啥?」 「很多很多,我不好意思講。」 「耶?講嘛講嘛!」 「有點想不起來了耶......我可能要先聽吸血鬼王小雪的故事以後,才能喚回記憶。」 「小乖,欺騙大人是不好的行為喔。」 「我沒說謊啊,日記上寫著姊子您尊臀上有一顆痣。」 「......」 不會吧,還真的給我亂掰掰中了?看著鴛鴦突然凝重猶豫的表情, 夏雨農突然覺得自己以後就算不當廚師去當鐵口直斷的天師應該也不錯...... 鴛鴦猶豫了很久,沉思了半天...... 看來,這傢伙跟師父果真有一腿! 終於,他有些不甘不願地開口了:「本來這故事應該由小雪自己說給你聽才精采,不過既然他現在只想喝你的血,嘴巴又只有一張,我看他八成也沒空講故事了。好人做到底,說給你聽也無妨。」 然後他不知道從哪突然掏出一把折扇啪得一聲甩開,優雅地扇了兩三下, 才正式開始他的說書...... 「從前從前,大概八百年前,吸血鬼一族的王叫雪,偶然認識了一個人類叫雨,兩個人感情很好,雪很重視很重視雨,幾乎把他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甚至幫他施了血咒,一心一意只想保護他。可是這個雨,其實是人類一支以消滅吸血鬼為終旨的軍隊的頭子,雨利用這段感情,利用他自己施了咒的毒血,成功地滅掉了吸血鬼族,最後兩個人對決......」 「那和雪森有啥關係?」夏雨農打插道。習慣蕭雪森那種極簡式的講故事方式後,他對超過三行的故事很沒耐心。 「你不要插嘴。」鴛鴦不爽地用扇子拍擊手掌。 「我只想知道雪森的事情,他被那個死鬼附身了嗎?」 「虧你想得出這麼扯的情節......」 「不然?」 「你說的那死鬼才是雪森本來的樣子。」 「那雪森呢?」 「雪森本來就不存在。」 「......你接下來不會是要說,我就是那個雨的轉世這種爛戲吧?」 「你不是。」 「後代?」 「也不是。」 「那到底關我鳥事!?幹麻那隻大蝙蝠一看到我就要扁我!? 難道真他媽的只因為我們名字都有『雨』字!碼的我又沒有把那字刻在額頭上!」 越講越是不爽,這故事根本就是亂編的吧!雪森怎麼可能不存在? 那個從小呵護他保護他,那個天天和他一起吃飯睡在同張床上, 那個一點也不浪漫嘴巴總是講冷話但體貼都寫在行為上了的人, 那個他生命中最最最重要的蕭雪森,怎麼可能是不存在的? 「你到底要不要聽啊?」 「不聽了。等雪森回來,我再叫他說給我聽。」 「你確定他會回來?」闔上扇子,鴛鴦偏著頭靠過臉,微笑說道。 「他不回來,我會去帶他回來,我們說好的。」邊說著話, 邊舉起手中不知何時已從鴛鴦頭上摸下來的那把鳳釵,夏雨農笑得比鴛鴦還甜: 「姊子,還有一件事情,你知不知道,身上被戳滿洞洞是什麼樣的感覺......」 一個字一個洞,夏雨農在說完這句話時手中的釵已用迅雷之速在鴛鴦的胸口戳上27個深深的洞。 「靠!那又不是我的主意!」 鴛鴦一腳踢向夏雨農握著鳳釵的手腕,但在踢中之前夏雨農的身子一縮, 完全看不清楚他是怎麼移動的,他已經整個人移位到鴛鴦胸前, 像隻貓咪般在他懷裡故做撒嬌樣。 「可是,你是主謀啊......」一瞬間又多戳了七個洞。 「你到底想戳幾下?」鴛鴦舉高雙手做出投降的姿態。 他不得不承認,就算夏雨農身受重傷了,自己也不是他的對手。 只是他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愛計較......果真是春秋那種人教出來的好徒弟,小雪那種人養出來的好姘頭! 「本來想戳一千下,但姊子特地來救我,給你打五折,五百下就好。」再戳25洞。 「法克!你以為吸血鬼不會痛啊!信不信我讓駕駛把直昇機開去撞山!」 「撞啊,吸血鬼燒爛了也活不回來,姊子你說我有沒有上道?」 誰欺負蕭雪森,不管是有心無心,不管是一拳還是一刀, 他夏雨農都會連本帶利討回來。 ***********下面是廢話******************* 「小農農的出血大冒險」就此展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