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20

莫小弟嘴裡咬著可樂杯上的吸管,用手指戳了戳夏雨農那沒精神的大眼睛眼下淡淡陰影。 「你以為我想要!」拍掉莫小弟的手指,夏雨農口氣不善道。 在醫院休養個沒幾天,那間醫院很不幸地就被吸血鬼們包圍, 最後淪為戰場然後變成廢墟...... 以為回到家就可以躲掉那些討人厭的蒼蠅,沒想到來的卻是大蒼蠅......喔不,是大蝙蝠。 好像在重溫小時候的惡夢那樣,夏雨農猶如一塊吸力超強的大吸鐵, 所在之處方圓20公里內的大小吸血鬼都會被他的血味給吸來。 和從前不同的是,現在的他已經強到足以應付除了大蝙蝠之外任何款式的吸血鬼。 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夏雨農情願回到那當塊弱肉的歲月...... 至少那時有雪森保護他,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加入攻擊他的行列。 根據鴛鴦的說法一是,吸過他血之後的吸血鬼王雪, 體內就有了『夏雨農雷達』,不管他躲到天涯海角, 雪都可以輕易地找到他。 根據鴛鴦的說法二是,因為吸了他的血卻沒吸夠,所以現在的吸血鬼王只能算是半成品,不但得躲在黑暗中討生活,還得忍受著力不均衡所造成的一些肉體上的不適,所以對於吸他的血來達到吸血鬼王完成化這件事情會非常的積極。 「一定得吸我的嗎......」 「有始有終咩!換個人吸難保血型不合導致凝血。」 「碼的,又不是在輸血!而且我是O型!我聽你在唬爛!」 「嘖嘖,你不相信姊子就算了,這年頭的小朋友總是疑神疑鬼。」 「......那要多少才夠?可不可以分期付款像捐血那樣,一次抽個500cc, 三個月捐一次,這樣我又不會被吸死他也可以搞他的完全化?」 說來說去,夏雨農就是不願意他家雪森的嘴去貼別人的頸子...... 「這主意不錯!」鴛鴦歪著那顆花俏的腦袋想像小雪那隻沒表情的冰山美人嘴巴叼著血袋的模樣,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好半天才捧著肚子喘著氣說道: 「小農農,你難道不知道,對吸血鬼來說,人類最精華的血,就是在瀕死到死亡中間這段時間的血啊!吸血鬼王要完全化, 少了這個可不行。」 「意思就是,為了成全你的阿哪打,你注定要給吸乾就是了。」 在聽完夏雨農轉述之後,莫小弟一臉憐憫地望著眼前這隻苦情的公螳螂。 「法克,我為什麼要被吸乾?」夏雨農將手中那根薯條往莫小弟的臉丟去。 「那你打算怎麼辦?」 「......」 該怎麼辦?用指頭玩著餐盤中的薯條,夏雨農心下一片茫然。 追到天涯海角啊......說來真令人感傷,當雪還是雪森的時候, 從來就沒有追他追得這麼主動,這麼積極的勒...... 狠心的大蝙蝠,過去幾年吸了老子那麼多的精還不夠,現在又要吸老子的血! 可是自己偏偏又是那樣的清楚,那隻大蝙蝠就是他所愛的雪森啊。 他真的要我夏雨農的命嗎?真的對我一點點感情都沒有了嗎? 我不相信......雪森和我可是姦情比海深的! 「你幹麻猛吃薯條?」 「洩憤。」增加血液中的膽固醇,油死那隻大蝙蝠。 將盤子內的薯條一掃而空,夏雨農抄起餐盤連頭也沒回就往後扔。 那朝著他來的惡意和殺氣,他不必回頭都能感覺得到。 飛在半空中的盤子轉速之快快到誰也沒看清楚它是怎麼移動的就直直地卡入一名剛上樓女子的頸子裡,連盤帶人將她釘上了後方的牆壁,女人的頭咕咚剛好掉到餐盤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張得大大的,還不停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頭斷了還會叫,肯定不是人類。 在這個以人類為主宰的世界中,以人類所制定的法律來說, 道長當街屠殺吸血鬼是合法的,是權利也是義務。 吸血鬼不是人,所以不必有人權。 於是在座的其他人類回神過來後,紛紛對夏雨農投以崇拜的眼光, 卻沒個人計較方才有個非我族類的生命在一瞬間被消滅了的事實。 「太陽下山了......」望著窗外漸暗的天色,夏雨農心情又悶了起來。 「老大,你背後有長眼睛嗎?」剛剛那一手也太猛了吧...... 「有啊,老實說,現在面對你的是我的後腦,你要不要看我本來的臉?」 夏雨農用陰森森的口氣緩緩說道,然後還緩緩轉頭作勢要撥開後腦上的頭髮。 「免了......我怕了你。」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演鬼片......而且還真的有點給他毛到。 「不看是你的損失。好了我差不多要閃了,東西拿來吧。」 「喏,全在這了。」 從包包掏出一袋上面還印著某某內衣專櫃商標的花紙袋, 然後從紙袋中拿出了一管長約10公分粗約一根香蕉粗細的玻璃管, 玻璃管的其中一端銜接著金屬製的矛狀刺針,管內裝滿金黃色的液體。 「這還是最最新款的喔,好握又好戳又摔不破......不過老大,這玩意對付普通吸血鬼雖然很夠力,但是對你老婆應該是沒有效果吧......」 「我想也是。」 「那你要它幹麻......喂,你不會是想......」 「給就是了,錢等下就轉你戶頭,我就算拿它來戳地板也輪不到你心疼!」 「你確定要?」 「我比你清楚這玩意。」 「給,百分之六十存活率。」說著將那管金色液體推到夏雨農面前。 「再一支。」 「百分之二十存活率,不死也重傷。」又拿出了一支遞上。 「那再一支吧。」 「......不要吧,從來沒有三支還活著的。」莫小弟捏緊花紙袋,神色惶恐地望著夏雨農。 「備用而已啦。」說著奪過紙袋自行又掏了一管塞入背包。 「我要閃了,越來越多了呢。」夏雨農指著窗外樓下逐漸聚集前來的吸血鬼們。 「媽壓,你到底有多香啊?借聞一下......靠!你有沒有洗澡啊!?」 「有啊,前天。」 「噁啊,這麼熱的天氣你兩天洗一次,虧你還是道長表率!」 「你以為我愛啊!我連回家拿個換洗的衣服都要用閃的!」 「你老婆回家住了?」 「也沒有。只是我到哪他就追到哪,我回家他也跟著回去。」 那間租來的公寓,雖然小雖然擁擠,雖然偶爾屋頂會漏水雖然馬桶常常不通,但畢竟是他跟雪森住了那麼多年的地方,裡頭裝著很多很多的回憶......說什麼也不能讓它被破壞。 他相信如果能守護著那小小的空間,總有一天蕭雪森會想起他, 然後回到這小公寓,繼續過著他們兩人世界的生活。 「那你都睡哪?」 「公園。」 「住旅館不成嗎?」 「不瞞你說,我已經被旅館公會列入拒絕往來戶的黑名單中。」 在和吸血鬼打鬥中毀掉了兩間旅館後。 「......不然你要不要暫時住我家?」 「施主,您真是善良!如果您不怕家毀人亡的話......」 「那算了,你還是睡公園風景比較好空氣也新鮮。」 「我可以許幾個願望?」 「......通常是一個。」 「只有一個喔......」 想要很多很多的錢,想要有吃不完的食物, 想要從此不會被吸血鬼追殺,想要跟大哥哥在一起...... 願望那麼多,一個哪夠用? 咦,這問題很簡單嘛! 只要許『永遠和大哥哥在一起』這個願望,其他的不管是錢還是食物還是人身安全,都一併解決了不是? 「嘿嘿嘿......」我真是個聰明的小孩。 「只要把硬幣丟下去就可以許願了。」蕭雪森塞了枚硬幣給小鬼。 「啥?把硬幣丟下去!?」攤開小小的手掌望著那枚硬幣,一張小臉因為猶豫而扭曲異常。 這枚硬幣可以買三個包子耶! 三個包子可以撐三頓飯耶! 「你到底要不要丟啊?」 「......」 轉過頭看著大哥哥那張漂亮的雪白臉蛋,小鬼下定了決心,牙一咬,狠狠地把他的三個包子扔入許願池,心中用力地默念『和大哥哥永遠在一起』。 三個包子大概是他有生以來作出最大的投資。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能和大哥哥永遠在一起,那還愁沒包子吃嗎? 「哈啾!哈啾!哈啾!」 連打了三個噴嚏後,鼻子連著整個腦袋開始發痠起來。 用毛巾擦著濕搭搭的頭髮,一陣夜風吹來只覺得一顆頭劈哩趴啦有裂掉的感覺。 「三秒鐘再不去吹頭髮,以後都不必吹了!」 不知道是不是腦袋凍壞了,此時此刻一直回想起的, 是蕭雪森那板著一張後母臉手中持著剃刀威脅他去吹頭髮的場景。 從來就沒有像此刻這樣懷念雪森那凶惡的模樣過...... 方才在公園許願噴水池邊擦澡時,他順手投了幾枚錢幣, 沒有許願,反正他從前已經許過了,只是多投點錢看能不能增強效力。 從小到大,他的願望一直都沒改變過。 「碼的,好冷......」 顧慮到搬著一坨棉被不方便行動,所以沒棉被可以蓋的他只好把身上帶著 所有的衣服外套能穿的能套的都裝備上了。 什麼鬼天氣啊,又不是沙漠......白天熱得他不停出汁,晚上卻冷得他皮皮戳的。 縮著身子躺在公園裡唯一的一張長椅子上,這地盤還是他用武力威脅用便當利誘,連哄帶騙才從流浪漢手中搶到的。 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啊? 很快,很快......他在心中自我安慰著。 很快雪森腦袋就會正常了,電視都這樣演的不是? 也許明天他突然打個噴嚏打太用力然後腦袋就暢通了。 在那之前只要好好的守著自己的命,很快就可以睡回他暖暖的床, 蓋著他暖暖的棉被,摟著他不暖暖的雪森,不用在這餵這些死蚊子...... 「棍!」 用力甩了自己一巴掌,白皙的臉蛋上徒留一張紅紅的掌印, 殺吸血鬼的一流高手卻沒打中正在吸他血的小黑蚊。 累乏了的他卻不想再起身去一條巷子外的便利超商買防蚊液了, 身體沉重的彷彿上面壓磚頭似的,可必須保持警戒的腦子和精神卻沒辦法鬆懈下來,迷迷糊糊間,有點搞不清楚自己是在作夢還是醒著時, 彷彿看見了雪森,從通往公園處的那條小徑朝著他走來。 「你在這裡幹麻?」雪森的臉比公園的長板凳還冷。 「是你叫我滾出來的。」夏雨農窩在椅子上,有氣沒力地回答道。 因為不小心在下載A片時載到病毒把電腦給搞爛了, 結果裡頭所有的檔案連著雪森那幾天『熬日』趕工趕出來的CASE全付諸東流水,結果蕭雪森一氣之下把夏雨農踢出家門。 然而很快的他想起了夏雨農感冒還沒好,提了鑰匙就出門找人。 「我不行了,同志,你別管我了,自己逃命吧......」 夏雨農伸出手掙扎地扯住蕭雪森的外套。 「......」還能演戲那表示沒啥大礙。 本想轉身就走的,卻在碰到夏雨農那涼涼冷冷的手時駐足了。 這白痴這種天氣穿著短褲短T就出門是想要加重病情嗎?(完全忘了是自己把他趕出來的) 想都沒想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給夏雨農圍上,握住他的手將他從椅子上拉坐起來,然後轉過身背著他蹲了下來。 「上來。」 「啊?」 「你不是不行了嗎?我背你回去。」 「啊啊?」夏雨農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雪森不會是忘記他已經長大了吧...... 「你到底要不要上來?」 「我......我......」雖然夏雨農身材還算苗條,但都什麼年紀了還給人家背...... 望著雪森直挺優美的背脊,夏雨農突然覺得耳朵和臉整個熱了起來。 要他趴在那上頭,不硬起來他就不是男人,硬起來的話頂到雪森肯定會被宰,那他也不用當男人了。 「我還可以走......我自己走就好了......」 「那好,馬上給我起來。」 轉過身,原本以為會看到的是一雙寒氣逼人的藍眼睛, 但夏雨農卻意外地在那深藍中看到了疑似溫柔的成分。 冷著臉的男人伸出手,將夏雨農身上披著的外套扣好, 然後握著他的手,竟然就這樣牽(拖)著他走回家。 可能是自己正在發燒所以四肢冰冷吧,夏雨農只覺得蕭雪森的手異常地暖和。 縮回被扣住的手腕架住了迎面而來的攻擊,腰一挺幾乎是完全沒有任何借力就從長椅子上翻身站上了椅背緣,身上唯一的武器一把家中帶出來的菜刀還放在背包裡來不及拿,只能處於被動閃躲的局勢。 本來還迷糊的腦袋很快的清醒了,來接他的是雪森沒錯, 只是這個雪森的手好冰,方才被他扯住的手腕只覺得一陣寒意。 從心裡冷出來的寒意......也順便將他從過往的回憶裡扯回現實。 「喂喂喂你不是吸血鬼王嗎怎麼能用偷襲......」 本來還嘻皮笑臉地抱怨著,卻來不及閃掉往胸口打來的重重一掌, 肋骨幸好沒斷,卻震得他差點閉過氣去,痛字都喊不出來了哪有嘴囉唆下去...... 吸血鬼王雪黑色翅膀收起來了,但那雙裝滿殺意的金色的眼睛卻同樣駭人。 這小子明明就不是雨,為何那聲音如此相像?為何笑容如此相像? 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笑容,雪無法辨識自己心中那混亂的感覺是什麼。 那是恨,是仇吧? 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況且,他不是雨,他只是我的食物罷了。 下定決心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眼前這和雨十分相像的人, 他不想再看到那人的笑也不想聽到他的聲音, 於是出手更加了幾分狠辣,反正只要留對方一口氣在, 就足以當他的食物,至於外觀的完整,那倒不必。 實力差太多了...... 夏雨農是高手,高手往往也是最能看清敵我的差距,最能乾脆服輸的。 只是這場戰鬥關係到他的生命,他無論如何不能輸...... 硬是拼著胸部再挨一掌的疼痛,藉著強勁的掌力彈回長椅子邊, 忍著喉頭那口從胸部被推出來的血,飛快地抓起放在椅子邊的背包, 抽出那管金色的試管。 「不自量力。」 雪在心中冷笑,他知道那東西是啥,兩天前就曾有幾個不知死活的人類 企圖用這玩意對付他。 當然那幾個妄想要制服吸血鬼王好留名青史的天兵道長沒個能死得完整。 夏雨農坐在那卻不主動攻擊,他望著雪,先是嘆了口氣,然後露出雪最憎恨的熟悉笑容說道: 「食物在眼前卻不能吃,看你流不流口水!」 話說完反手將試管的尖銳矛針往自己心口插去。 玻璃管內裝的金黃色液體不是一般的液體,只要牽動了開關, 液體立刻轉化成半液體半氣體的狀態迅速地從針頭滲入身體內, 以達到最快擴散的目的。 不用三秒鐘,夏雨農便鬆開手翻倒在地, 蔓延全身的毒所造成的疼痛使他整個身體抖個沒停, 鮮血一大口一大口地無法控制地嘔著, 好在這毒很厲害,沒疼他多久就讓他整個休克過去了。 「......」 走到夏雨農身旁,雪蹲下身,望著他那緊閉著雙眼幾乎像是死屍般灰白的臉。 伸出手指先是探了探他的鼻息確定他還活著,再沾了點他唇邊的血,湊近鼻子一聞。 很好,果然是能看不能吃。 用這種暴力的方式冒著生命危險讓自己的血變成毒藥,該說他勇敢,還是固執? 雪對這本來只當作是食物的人,開始有了點不一樣的看法。 忍著不能吸他的血,的確需要很大的耐力。 但忍著讓劇毒在自己體內造反卻不解,不也需要強大的耐力嗎? 雪倒想看看,到底是誰的耐力強一點。 伸手抱起昏迷的夏雨農扛上肩頭,離開了公園。 **************下面是廢話******************* 我其實一開始就設定攻守這小說是一部歡樂的小說, 所以大家在看的時候可以放鬆心情地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