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攻守21

通往山頂那口小池塘的山野郊道上,兩個男子一前一後奔跑著。 「媽呀,不要吃我!!菩薩啊~~~耶穌基督~~」 跑在前頭的那位,一路跑來一張嘴嚷個沒停,只可惜這森林內平日就人煙稀少,不要說是神仙了,任他喊破了喉嚨也不會有隻黑熊來救他。 「呼,呼......」 而後頭的那位兩支獠牙露在嘴外,本來一臉的凶相也因跑太久而稍微遜掉,好幾次手指都已經碰觸到前頭那傢伙的衣領了,卻總是差那麼零點零零一公分告吹。 見鬼了!這小子明明就是一副肉腳樣,瞧他那同手同腳的跑步姿勢, 跌跌撞撞,搖搖擺擺,喘得跟頭老牛似的,好幾次還差點自己踩到自己的腳給絆倒,可是這樣的肉腳從山腳下追到山中,都快到達山頂了竟還到不了手入不了口,實在叫人扼腕。 如果不是因為這小子體內那散發著迷人芬芳的上等血液, 他什麼人不好吸還得勞動自己稍微發福的身軀追到這荒郊野外! 那可真的是百年難得碰到一回的好血啊...... 光是用聞的就興奮地叫人發抖了,喝到口中那真不知道何等的幸福。 聽說有這種血的人類,還真的是一百年碰不到一個。 更聽說喝下這種血的吸血鬼,不但體能會強化數倍, 速度敏捷度增進數倍,連已經定型的外貌甚至都還可以回春個幾歲。 面對這樣的極品,外型呈中年發福狀的吸血鬼已經按捺不住了, 大吼一聲,動力全開,將微胖身軀催到最極限,用力往前衝! 只是才衝不到兩步就直直撞上前面那人的背。 「唉喲喂!你幹麻突然停下來......」吸血鬼低著頭摀著撞歪的鼻子怒罵道。 「好正點......」 「什麼鬼東西好正......」吸血鬼邊抱怨邊抬起頭,卻在見著眼前的景象後立刻閉嘴。 小池塘邊有一塊巨大石頭,石頭上方是平的, 一各面貌漂亮得像是神仙下凡的年輕男人盤著腿坐在上頭。 只穿著一條薄長褲的漂亮男人赤裸著上半身,手中提著一串荔枝, 嘴裡含著的那顆荔枝把臉頰的一邊撐得鼓鼓的但無損臉頰的美麗, 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一雙比天上月亮更耀眼的金色眼睛盯著那兩個 打擾他吃荔枝的不速之客。 赤裸的上身濕淋淋的,髮稍還滴著水,背上那兩雙收攏著的黑色翅膀也還滴著水。 「正......正......」好像真的見到鬼那樣,微胖吸血鬼連話都說不出來, 突然很用力地往地上一跪,慌慌張張地磕了幾個頭,然後扔下他百年難得一見的極品,連滾帶爬地逃離現場。 和他相反地,百年極品男卻直直往前走到了巨石旁,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幾乎沒眨幾下,老實不客氣地將石頭上的美男從頭看到腳,從左半看到右半。背面看不清楚,他還特地繞著巨石轉了一圈;抬著頭看頸子痠,他乾脆笨拙地爬上了巨石,好認真好仔細地將他看個過癮。 「你看夠沒?」石上美男突然開口,語氣冷冷的,聲音卻很好聽。 世界上竟然有看到金眼黑翼的吸血鬼王不逃也不害怕, 還在那肆無忌憚看來看去的人類? 這人要不是很強,就是很沒常識。 「你是吸血鬼王嗎?」 「是。」不錯嘛,原來常識還是有的...... 「你是不是很強?剛剛那人看到你好像看到他老媽似的......」 「......」理論上來說,他可以算是每個吸血鬼的母親。 「你的翅膀是真的嗎?可以借我摸一下嗎?」 「......想死你就摸摸看。」 克制著差點沒把嘴裡那顆吃完肉的荔枝籽噴到對方頭上的衝動。 「呿,小氣。那臉總可以摸吧?」 「你......」話還沒說完,臉蛋冷不防就被對方伸手捏了一把。 「好滑好嫩喔......」 「......」 吸血鬼王原本一直沒有表情的臉蛋扭曲了起來,兩片粉紅色的薄唇抽搐著,那雙金色眸子簡直要燒起來般惡狠狠地瞪著百年極品男。 千百年來被吸血鬼們當作至高無上的神敬畏尊崇著, 被人類當作惡夢般恐懼著的吸血鬼王,竟然被個毛頭小子吃豆腐了...... 想要動粗卻動不得,因為剛洗好澡褲帶還沒繫上, 隨便套上的長褲一動粗隨時都有滑下來的可能。 想要破口大罵也罵不得,方才因為震驚不小心把口中的荔枝籽吞進去, 現在還卡在喉頭上去也不是下去也不是...... 「抱起來整體感覺也很涼爽。」百年極品男完全沒察覺到吸血鬼王額頭上的十字筋已經爆開了,展開雙臂,一把就將吸血鬼王摟住,一臉享受地在他懷中亂蹭。 「你娘的!」硬生生地吞下那顆該死的荔枝籽,千百年來首次問候別人媽媽,然後站起身腿一抬用力將黏在他身上的大膽刁民踹下巨石。 果真沒褲帶就......用閃電般的速度飛快扯起滑到半途的長褲扯過褲帶牢牢繫緊,黑翼一振從巨石飛落下來,捏起拳頭正想狂扁對方一頓的吸血鬼王突然停下了動作。 大膽刁民已經昏過去了,估計是剛剛被踹下來時用腦袋著陸。 吸血鬼王突然感到一整個沒勁。 為什麼我要被這個連從半人高不到的石頭摔下來都能摔昏的小白痴非禮!? 為什麼我吸血鬼王高貴冷漠的形象就這樣毀於此小白痴的手上!? 「我叫雨,下雨的雨,雨天的雨,雨滴的雨......」 「......」好想來一場腥風血雨的雨...... 幹,這傢伙光是自我介紹就講了不下百次了,到底還要講幾次!? 「那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躺在床上的吸血鬼王翻過身,完全不打算理他。 後悔啊...... 如果不是因為突然下起大雨,如果不是看這傢伙清瘦的模樣, 如果不是哪根筋不對勁擔心他躺在那淋一夜可能會病死...... 他竟然把這隻麻煩的人類帶回連自己屬下都不知道的度假山居, 然後現在不管是用恐嚇用威脅的手段都趕不走,還得接受他的聒噪攻擊...... 「翅膀藏到哪去了......」 很有研究精神的雨蹲在床邊,用手指東戳戳西摸摸吸血鬼王那尊貴的背。 「藏你的媽......」刷得一聲坐起來轉過身就要揍人,拳頭已經舉到半空中,蹲在床邊的傢伙卻抱著頭縮成一團,用泫然欲泣的語氣結結巴巴說道: 「我......我沒有媽媽......我五歲的時候就沒有媽媽了......」 「......」去!老子也沒媽媽!老子連自己媽媽是人還是蝙蝠都不知道勒! 拳頭握了又鬆,鬆了又握,最後還是緩緩放下。 這麼可憐兮兮的誰好意思打!?要打下去了簡直就像是踢小白兔那樣沒公德心。 「我25歲。」 「......」我管你幾歲! 「我沒有兄弟姊妹。」 「......」這樣的白痴基因,世界上有一個就很夠了! 「我也沒有朋友。」 「......」你這種怪胎要有朋友,我吸血鬼王給你騎! 「你是我第一個朋友喔......」 「......」望著雨那憨憨的誠懇的笑容,拳頭又是鬆握鬆握了幾下。 他不打沒有敵意的人,不打可憐又腦袋壞掉的人...... 不打這世界上第一個對他展露笑容,第一個當他是朋友的人。 「我肚子好餓,你什麼時候要煮飯?」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不打他會死!一定會氣死! 「真難吃......」臉腫得像豬頭的雨,一邊嚼著嚼不爛的山豬肉,一邊抱怨。 「......」 本王我這輩子頭一次這麼作賤自己當起獵人捕山豬,兼做廚子給你燒豬, 你這頭豬竟然還在那嫌東嫌西的!! 伸手正想給那豬頭補一巴的,卻見豬抬起豬頭望著他,靦腆地微笑: 「謝謝......你對我好好......從來就沒人對我這麼好過。」 「......」 憑良心來說,那豬頭沒被打成豬頭時,其實還長得不難看。 特別是那雙明亮清澈的眼睛,黑像墨般黑,白的部分又像雲那樣白, 轉動之間彷彿裝入了池水在夜空下折射星月的光澤, 幽深卻不寒冷,給人溫暖的感覺。 而微翹的嘴角在笑起來的時候,那純真又帶點慵懶的模樣, 會讓很不容易妥協的人一不小心就變得很好商量...... 吸血鬼王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之一。 「小王,你不怕陽光啊?」 雨不怎麼靈活地捲著線,結果上鉤的,不過是一條指頭大小的魚。 「不要叫我小王。」 「不然?大王?中王?阿王?你又不告訴我你的名字......」 「......」吸血鬼王不搭理他,繼續專心地盯著手中的釣竿。 只是頭一次從事釣魚的他,成績卻比一旁的弱智人類還糟, 一個早上的收獲只有木片兩塊,不知道哪裡漂來的鞋子一只, 以及現在正起鉤的水蛇一條...... 「阿王,你釣魚真遜,你到底會不會啊?」 「......」站起身把釣竿扔入水中,轉身就走。 是哪隻豬說天天吃肉吃膩想改吃魚肉的!? 「等我,等我啦......」一看吸血鬼王走掉,雨立刻丟下釣竿也追了上來。 「不要生氣咩,你看你看我給你弄了什麼好東西!」 說著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大串的水果。 「你不是愛吃荔枝?我給你摘了一堆喔!雖然小顆了點,皮褐了點......」 「......」那是龍眼,不是荔枝...... 「那樹超難爬的,還好我身手敏捷,只摔了一次就爬上去了......」 「......」你明明就很笨拙。 吸血鬼王終於知道今早吃飯時聞到那從這小子身上傳來的血香是怎麼來的了。 「你不要嗎......?」 努力推銷那把龍眼半天,卻不見吸血鬼王接過,雨的神情明顯失望沮喪。 「......你哪裡受傷?」伸手接過那把龍眼。 「嗯?」 「哪裡受傷了,我看看。」 「呃......不好啦......」露出了一臉為難的表情。 「你怕我吸你?我要吸早就吸了,不會等到現在。」吸血鬼王冷冷地說道。 除了遠久遠久以前為了延續吸血鬼族不得已,他吸了一個人類的血將他變成吸血鬼,在那之後,既然沒有那個必要,他也沒意願去碰人類。 「又要看,又要吸......你,你真色情......」雨清秀的臉蛋突然變成粉紅色的。 「什麼啊?」 「人家......人家最近吃山豬肉吃太多,便秘啦......你不是問我受傷在哪? 便秘還能受傷在哪......然後你又說要吸它......」 「我吸你媽!」 又是一頓拳打腳踢,豬頭再現。 吸血鬼王不是沒有嚐試反抗這天上掉下來的噩運過。 某天,一向只會跟他喊肚子餓只會張口伸手的雨,不知道是哪裡壞掉了, 竟然興起了主動下廚做飯給他吃的念頭,且付諸行動。 結果,沒柴燒,砍了他院子裡種了四百年的老桂花樹, 火不夠旺,順手將他櫃子裡那幾本珍貴的善本書拿來當扇子扇, 笨手笨腳的傢伙這一亂扇火星子亂飛,不小心把善本連著飯廳也一併燒光了。 這已經不是把人揍成豬頭就可以洩憤的了, 吸血鬼王二話不說就把雨給踢出門去,關上大門, 任憑他在外頭怎麼拍門怎麼叫門都不開。 第二天早上,雨還蹲坐在那緊閉的大門外。 果真是白痴,不去找吃的就光會在那呆坐,餓死在我家門口還要我收屍! 鐵著心不去理他,卻清了一大堆他突然不愛吃的水果扔出門去。 第二天晚上,天公變了臉,山上颳起大風,下起了大雷雨。 白痴還蹲坐在那,不會去附近找地方避雨嗎?凍死在我家門口還要我收屍! 還是鐵著心不去理他,卻不小心放出聲波招來山中狼狗, 嚇得雨躲近屋旁的馬房內。 第三天早上,沒餓死也沒凍死的雨,用讓人聽了頗為難過的沙啞聲音, 隔著門跟他說感謝這些日子來的照顧,再見。 第三天下午,他循著血味,在和下山路線完全反方向的山澗邊, 找到了迷路還摔得一身傷痕累累昏過去的雨。 「我會努力加強廚藝,以後天天作好吃的飯菜給你吃。」 醒來以後,虛弱的笨小子頭一句話這麼說。 「你省省吧你......」 從那次開始,吸血鬼王像是認命了,沒有再試圖反抗過這天上掉下來的噩運。 「阿王,我們都認識了三個月了,你還是不告訴人家你的名字喔?」 蹲在床邊的雨支著臉望著床上正在看書的吸血鬼王,一臉哀愁的表情。 「......」漂亮的金色眼睛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又移回手中的書本上。 「那我只好請教神明了。」說著他搬起一旁角落的小板凳,抓著椅子腳, 準備在門口的沙地上起乩亂畫...... 「......我沒有名字。」不趕緊自首,要給他亂畫出『豬』還是『幹』等等字還得了。 「沒名字?」 「沒。」 他的族人都尊稱他叫王,人類有的叫他大魔頭,有的叫他鬼王。 名字這玩意,從來就沒有過。 「那我幫你取一個!」 「別......」 「我叫雨,那你就叫雪吧,剛好跟我一對!」 「......」很好,那也可以叫冰雹,不也是一對? 「而且你的皮膚那麼白,跟雪一樣。」 「......」 「你給我的感覺就像冬天的雪......乾淨又漂亮,整個心裡都舒服,我最喜歡下雪了。」 「......」既然你喜歡,那就...... 「還是你比較想叫『荔枝』?」 「......」 **************下面是廢話**************** 寫悲情的橋段,會生出一股歡樂的心情。 因為總有種快了快要雨過天晴的感覺。 可是寫歡樂的橋段,總是讓我寫得很悶。 可能我入戲了吧......那種明知道下場不很美好卻倒著寫歡樂過往的心情, 真的是整個難過啊...... 這個故事發展到現在總共有四層的背景, 雨農小時後和雪森,雨農和雪森同居的日子, 雨農和吸血鬼王雪,雨和雪 我寫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造成閱讀的困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