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1

能量之泉的水是銀白色的,質感如絲綢那般滑膩,與其說他是一池泉,或許用”湖泊”來形容它更佳,因為那銀白色緩慢留動的水像四方鋪沿開來,一眼望去竟似無邊無際。 關於這個泉的由來有很多種說法,一說是”他”為了體恤天使們的辛勞,伸手一指一道光射入地底,這裡就湧出這般可以癒傷治勞的泉水來。 另一種說法是,有一個不知名的神器沉在泉水的深處鎮著,此神器釋放出強大的靈氣讓泉水具有能量,這個說法普遍受到大家的支持,只是從沒那個天使看過也沒人知道到底那鎮泉之器的模樣和由來。 加百列半靠半坐在池畔邊緣,身子浸在那銀白色的泉水中,左腳疊著右腳膝蓋跨翹著,使的那修長結實的小腿赤裸裸地露在泉水之外,姿態慵懶卻風華絕代。 凡是見過大天使長加百列的天使或人類,都不免在心中出現這樣的想法:「加百列定是特別得”他”所厚愛的。」 姑且不論那些遠遠超越其它天使足以讓他勝任諸天使之首的智、神靈、神法力等統稱為精神力的特質以及戰鬥力,因為這些能力對天使而言,就如同成就之於人類那般,除了與生俱來的天賦,還需要更多後天的累積。 但和人類一樣,每個天使也都擁有各自不同的相貌,而關於這一點,卻是從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就決定了的。 而加百列,無論是臉蛋還是身形,恐怕除了那傳說中比晨星還耀眼的路西華能比外,整個天界還找不到能出其左右者,而路西華畢竟是遠古傳說,也是天界中一個極少被提及的共同禁忌,究竟他長得甚麼樣子,大概只有”他”和墮入地獄的追隨者知道了。 因此加百列這位天界第一天使,無論是裡或表,都坐得名至實歸。 「一陣子沒見到你了。」 坐在池子另一邊的拉菲爾,卻沒加百列這麼大方,頸子下的部位全浸在泉水中,只露出了一顆頭在水面上,長得一張清秀娃娃臉的這位大天使大概是所有高級天使中最不具威嚴的,總是掛著微笑的面孔也實在難以樹立甚麼權威感,只有在那雙澄澈如水晶般的紫色眼眸中偶爾瞥見了那一閃而過的光澤,才稍稍讓人感受到這位拉菲爾大天使的位階所在。 「下人界去。」 「這次又是甚麼任務?」 「肅清、宣導、引領、再教化......不就那些?」 加百列的臉上顯現了稍微的不耐,修長的手指在水面攪著泉水,指尖一撥一轉,無形體的水竟化作一朵朵圓圓的花朵在水面上浮動著,然後又逐漸消失融回水中。 加百列從不對自己的工作性質有所質疑和抱怨,也不是他的包容和耐性不夠,只是在這千百年間同樣的錯誤和偏差一再的重複又重複,卻總是永遠無法從中得到教訓...... 在他看來,人類雖和天使同為”他”所創作,但和天使的自律相較之下,前者怎麼看都覺得是一件充滿了缺陷的創作品。 且人界的氣骯髒又混濁,每一次下人界回來,加百列都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蒙塵。 想到這,加百列轉過身,一雙翅膀『刷』的一聲突然從背脊上延伸出,拍得水花四處濺灑,來不及閃避的拉菲爾就這樣被噴得一臉泉水。 「加百列大天使閣下,請問您在搞甚麼啦?」拉菲爾邊嚎叫著一邊連忙將自己的雙翼也伸出來擋在面前。 「洗翅膀。」加百列沒好氣地說著。沾了人界之塵的翅膀,似乎也會變得特別的沉重。 那對在水中沒節奏亂打一通、很沒品的製造出一堆水花的黑色羽翼,卻是所有天使的理想。 同樣是黑色其中的學問卻有極大的差異,拉菲爾的黑翼是純黑色的,帶點烏亮的柔和光澤,但加百列的黑翼卻是帶有金屬質感的黑色。 每一個天使剛被創造出來,都是帶著潔白純色的翅膀來到這世界,只是那雙羽翼並非永遠一成不變的白,隨著年齡、經歷、能力等各方面的提升,純白的翅膀會逐漸轉為淺灰色,然後是藍灰色、鐵灰色、黑色、金屬黑色......像一個金字塔,越下層的數量越眾多,所以滿天界到處可見白翼天使,使得在下界人類的記載傳述中,多數和天使形象相關的描述都是帶著一雙白色翅膀。 傳說最高等級的天使,羽翼是暗紅和金黃相間的。 只是直至目前為止,整個天界還沒有一個天使擁有那樣顏色的羽翼,也許那根本只是個傳說吧。 至於像加百列這種顏色翅膀的天使,確切數字不知,因為除了非常重要的場合或在激烈的戰役中,在平日天使是不會沒事把翅膀晾出來曬的,但可以確定的是恐怕數量也不會超過一隻手的指頭數量。 「親愛的至高的加百列大天使長閣下,請您別玩了好不好......」 拉菲爾將水中的屁股往後挪著挪著儘量把自己的身體越挪越遠,被那雙翅膀潑到水也就算了,要不小心被那雙翅膀給掃到簡直等於被一串用無數把利刃排排掛的刀子掃到,那還得了!? 天使不老,但不是不死!只是和人類比起來比較難死而已,但不好好保養一樣是會死的!! 「你幹嘛坐那麼遠?我們感情有這麼不好嗎?」 等加百列終於滿意地收起他的兇器時,一轉頭赫然發現拉菲爾已經飄到看起來只剩下一個小點的遠方。 「......」在加百列大天使長威嚴的注目下,拉菲爾這才緩緩地飄回原處。 「”他”說過大天使長要相敬相親如一體,所以我們三個照理說應該要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加百列手一伸將拉菲爾繫住那一頭銀色長髮的綠色繩子抽掉,那條繩子翠綠得像是活物,類似樹葉那種讓人感受清新的存在,這樣的玩意,恐怕只有尤利爾那個整天玩泥巴的傢伙弄得出來。 加百列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會搞懂尤利爾的腦袋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尊敬的加百列大人好壞啊,請您別再捉弄人家......」 拉菲爾那雙紫色眼睛閃啊閃的盈盈帶水好像快哭出來的模樣,配上嗲嗲黏黏的嗓音,每每讓加百列雞皮疙瘩,腸胃翻攪,連忙將手中的繩子還給他,以免眼睛和耳朵繼續受到荼毒。 「還有,閣下,以後不再是我們”三個”了,請改口我們”四個”。」 「什麼四個?」 「您都沒聽說嗎?果然尊貴,果然忙碌......」 「屁啦,什麼四個快給我說。」 「就,那個懸缺很久的第四位大天使長,已經有指定人選,這幾天就要宣位了。」 「啥?誰?為甚麼要四個?打麻將方便!?」 加百列將腦袋中所有火屬性的高級天使瀏覽了一遍,就是想不出來有那一位夠這個資格來坐這個位子的。 如果有,早就被指派了,怎麼會等到今天而讓那個位子懸缺了那麼久? 「給你猜。」 「總不可能是”他”自己下來坐吧......」 「......加百列閣下,您好歹也被稱作”真理”化身,請不要做這麼智障的推測好嗎?」 「拉菲爾,你一定沒聽說,我除了是”真理”的化身,還是”修理”的化身。」說著巨大的翅膀又『刷』的一聲展開來。 「阿兄饒命......是那個天使軍團總司令啦!」 「天使軍總司令......米凱爾!?」 「是。」 「那個武夫!!?」加百列只有在一次出任務時在人界見過那個米凱爾,老實說他對此天使的長相完全沒印象,但對那傢伙不怎麼友好的冷淡態度倒是印象深刻。 一整個感覺就是脾氣差難相處的類型! 「據說他的天使資歷比您加百列閣下還深。」 「屁啦!」哪有可能!?他加百列可是全天界最資深的天使了!現在於天界的天使從下到上,哪一個在當實習天使時的小屁孩樣沒被他瞧見過!? 咦......可是,仔細想想,他似乎沒將天界之外其他界的天使給考慮進去...... 「據說他的精神力在天使界中是無敵的。」 「屁啦!」靠打架吃飯的傢伙,哪裡會有多高的精神力!? 「據說他的戰鬥力也是天使界中的佼佼。」 「屁......」 說到戰鬥力,加百列的罵聲不得不收斂一點......雖然他加百列從實習天使年代就技壓群雄,展現了無人能敵的跋扈暴力......不,是無人能敵的戰鬥力,但那個米凱爾可是戰爭英雄,騎著龍率領光之軍團和闇之軍團對抗的將領,經過大大小小戰役還能屹立至今的傳奇天使,加百列當然知道那個米凱爾怎麼可能只是一介武夫可以形容的角色...... 「男主外,女主內,本來職務的內容就不同,有甚麼好比的。」 「......」加百列閣下實在太不要臉了,雖說是中性的天使但從沒見過他化作女身,現在竟為了爭個虛名就自稱『女』主內...... 「加百列閣下,您幹嘛這麼危機啊,再怎麼樣您也會贏個幾項的......」 「哪幾項?」 「長相會贏......」 「放屁!」 「嘴賤會贏......」 「放你的春秋大屁!」 「......喂,您好歹是個神諭傳誦者,講話這麼不中聽!」 「是喔,好吧,那就......」加百列突然嗓音一變,用那神諭傳誦者專屬、無論在天界人界和地獄中都再不可尋、聖潔純淨澄澈清靈、最中聽最美妙的天籟之音,說了句: 「放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