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7

「你可能沒聽說過,我加百列打架從沒輸過。」 邊說話的同時,加百列右手成爪狀,平整的五隻指甲緣上延伸出了半透明的光刀,彷彿一瞬間能劃開空氣般的銳利就往米凱爾的頸子掃去,另一手握成拳頭骨節分明,挾著排山倒海的力道往米凱爾的腹部招呼。 「那閣下可能也沒聽說過,米凱爾打架向來都贏。」 米凱爾也無任何藉力就直接往後彈開,閃過了加百列手上的光,當身體落回地面的一瞬間,單膝支地,一腿橫掃向加百列的膝蓋。 「啊......」那一腿來得太突然,加百列沒料到米凱爾會突然用雙手之外的部位攻擊,來不及擋下的他只好頗為狼狽的抽開腳,在身子栽往地板前兩隻手以詭異的角度翻轉向後在地上一拍,整個身子像雁般往上衝,在半空中向上迴旋兩圈半圈後驟然就在挑高的天花板上停下來。 「搞屁,用腳犯規!」 ”站”在天花板上的加百列,一手插腰一手指著米凱爾叫囂著,雖然居高臨下但因頭下腳上所以一點說服力和氣勢全無。 「規定寫在哪?」 米凱爾抬頭望著老高的天花板上的加百列......這招可新鮮,米凱爾看過能夠在水面上站著的天使,也看過能夠在樹葉上站著的天使,卻沒看過能夠在天花板上站著的天使......倒是看過不少能夠在天花板上爬行的妖魔就是了...... 但怎麼說,直挺挺的站在那,的確是比像壁虎那樣爬在上面來得新鮮多。 「規定......老子說啥就是規定啦!」加百列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放話的猙獰模樣,搞不好妖魔鬼怪都沒得比。 在米凱爾還在困惑加百列到底是老娘還是老子的瞬間,加百列身子一蹲用力在天花板上蹬了一腳,雙臂叉成了個十字做前鋒,把自己當成一個肉身砲彈往米凱爾俯衝而來。 『轟隆』一聲巨響,大殿堅固的花崗岩地板上被撞出了一個破洞和無數條裂痕,在外頭的天使軍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一開始還以為是地震還隕石,站穩了回過神後,趕緊奔入室內查看他們主將的安危。 只見他們主將米凱爾安然無事地站在破洞旁邊,臉上剛毅嚴肅的線條變得比平日柔和了些,嘴角微微上揚,看是似笑非笑。(但絕不可能是笑因為他們主將從來就沒笑過!) 而加百列大天使長不怎麼優雅地坐在地板那個破洞上,扁著他那原本堪稱一笑傾城的優美雙唇, 唇角一塊瘀青,碧綠的雙眸浮著一層水霧,看起來要哭不哭。(但絕不可能哭因為大天使長怎麼可能哭!) 「加百列閣下......您還好吧?」米凱爾蹲下身,用他自己都覺得訝異的溫和口氣問道。 「好個屁......」臉好痛......屁股也痛得快裂開了,哪裡好!?好在哪裡!? 「……」 身為神界第一戰將的米凱爾,對自己的實力自然是信心十足。只是一開始就不認為自己會輸給加百列,卻也沒料到會贏得如此莫名其妙。 方才加百列那招「神風式俯衝」看起來古怪可笑,但米凱爾經驗老到,一眼就看出這個小屁孩大天使長的招式雖然蠢但威力十足,就拿這一衝來說,無論是方位還是角度都甚為講究,勢在一擊內達到最大的破壞性,加百列能夠在天界的天使圈內耍老大,的確有他的能耐。 米凱爾自信卻不自大,不管做甚麼事情都很認真謹慎是他的性格中很重要的特點之一,在任何一場戰鬥中,無論對手是強是弱,米凱爾一概全力以赴。 僅僅一次,三千年的生命中僅僅一次分心甚至無心投入的戰鬥,代價就是一雙羽翼被焚燒到幾乎只剩下骨架的慘痛,那焦臭刺鼻的味道、腳邊血肉模糊的一地殘骸,以及那彷彿心臟被戳碎的劇烈疼痛……僅僅一次,米凱爾從那時便下定決心,這種事情,絕不會再有第二次。 於是面對加百列的攻擊,他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兩腿穩站…將八成的能量集中於雙掌,打算用以掌截掌的方式擋開加百列,再用兩成的能量去應付接下來也許這傢伙又冒出的甚麼鬼怪花招…… 只沒想到在即將交手的那一剎那,加百列不知怎地突然撤了原本要劈出萬鈞之力的招式,那雙手沒骨頭般地滑溜溜往米凱爾的臉頰摸去……這臨時起意的莫名其妙行為所造成的後果就是米凱爾來不及收回他那八成的強大力量,情急之下只來得及將左手轉了個大彎推向自己的右手,右手一偏沒直接打在加百列的身上卻在地板上轟了個洞,擦身帶過的強大氣流一瞬間將周邊的空間撕扯扭曲,加百列臉頰被狠狠掃了一道,緊接著整個身子都被帶到地板上,摔得七葷八素。 「你實在不應該在戰鬥中開玩笑的。」米凱爾一想到了方才的驚險,原本心中生出那一點點對這小屁孩的小屁股的憐憫,又化為帶點不悅的指責。 那一擊要真的來不及轉開就打在加百列身上,就算是加百列大天使長精神力超強又身強體健但終究還是肉身一副,光是想著結局很有可能是這個活蹦亂跳的小屁孩重傷倒地不起那景象就讓米凱爾感到說不出的鬱悶。 戰鬥,是攸關生死的一件事。 稍有疏忽,稍為分心,代價就是命,自己的命,同伴下屬的命,一整個族群的命。這是米凱爾從他還是個跟著當時的天使軍主將路西華四處征討的小隊長時,就一而再再而三被提醒的事。就是連那凡事都不羈小節的路西華,也從不在任何一場戰鬥中有絲毫的鬆懈或猶豫,全力以赴,哪怕對手是自己平日愛護有加且還是自己一手教出來的得意門生兼得力副座…… 「誰規定的?寫在哪?而且我有說我在跟你戰鬥嗎?」 「……不然您是在?」大天使長您那招招狠辣,式式凌厲,不是在戰鬥難不成是在跳土風舞還是在打蚊子? 「你的臉讓本座捏一下不就得了。」 「我為甚麼要給你捏……」簡直無理取鬧!他米凱爾這張用了三千年的老臉皮,至今還沒讓誰沾過一點邊!況且一想到加百列可是個會使鏡心術的詭異傢伙,米凱爾更是儘量避免周身上下哪一丁點讓他碰著,何況是捏勒! 「你防我有啥用?我沒跟你說過嗎,我的鏡心術早就update到可以用空氣當媒介,比病毒還厲害,防不勝防啦。」 「……」聽到這米凱爾臉色一黑,站起身往後退三步。 「不用退了,退也來不及了。而且我是騙你的,笨。」 「……」這無賴!那方才還皺成一團包子可憐兮兮泫然欲泣的臉,馬上又換上一副得意又白目的表情…… 米凱爾覺得自己肯定是眼睛糊到屎,才會將這個死屁孩和高雅尊敬明媚若天星的路西華想在一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