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9

「既然有翅膀,為甚麼還要學馭龍術?」 「也許有一天你會有機會用上。而且,你不覺得龍很可愛、騎龍超帥的嗎哈哈……」 「……您說的是。」 「為甚麼要學癒傷術?在天界不是有專門癒傷機構?」 「小米啊,也許哪天你在天界之外,不小心受了傷,就可以自救啦!」 「回天界再治療不可以嗎?」而且跟在你身邊,哪輪得到我有受傷的機會? 「如果有一天,你回不去了呢?」 「咦?」 「或者是,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呢?」 「……」 米凱爾從來沒懷疑過路西華所說的一切,因為他總是照顧著他保護著他提攜他拉拔他,為他著想為他安排,為當時無論能力和權位都還沒大到足以保護自己的米凱爾設想著一切。 亦師亦父亦兄亦長官,米凱爾哪有理由去質疑這幾乎算是他生命之燈塔的天使?米凱爾知道,從來路西華做任何的決定都一定是有理由有道理的,只是那些隱藏在決定背後的理由和道理,在當下的他往往都看不見,也無法理解。 路西華利用禁術窺視了一切,包括米凱爾的未來,以及他自己的未來。但米凱爾始終無法弄懂的是,明知道結局並不那麼美好,那又為何要義無反顧,像飛蛾撲像火那樣奮不顧身地往那早預知的結局奔去? 或許,路西華所預見的,是未來的影像。而他所無法預見的,是出現在那些影像中的角色們到底用甚麼樣的心情和感受去建構那些影像。 所以,他還是想要賭一把看看吧? 賭那未知,無法預見的部分。賭是否能從他所愛者的無情無心之中,探得一絲不捨或情意,哪怕是縹緲到幾至虛無,哪怕是轉眼即逝的一瞬,他也甘願為了目睹那一瞬而墮落。 只是最終,他還是賭輸了這個局。 米凱爾永遠都忘不了,路西華站在池水邊,孤傲決絕的身影,雙手捧著自己的心臟,像是奉獻,像是祈求,鮮血沾染了他的身軀,蔓延在他腳邊,擴散流入池水中,一池濃豔的鮮紅刺目而令人心驚。 路西華絕美的臉龐上那沉靜又溫柔的神情,哀傷得令人心驚。 “他”那平靜無波,不帶一絲情緒的漠然,也冷得令人心驚。 路西華預見了米凱爾將有無法使用翅膀的一天,也預見了遍體麟傷的他還被下放到邊界去的境遇,於是在那一天尚未到來時,在一切都尚未發生時,他設法提前補償那因他即將的作為所導致的傷害。 但他是否預見到那傷害不僅僅形之於表,不僅僅是燒毀了羽翼傷了身子,而是在米凱爾的內心也焚燒出了一個洞口,那深深的洞口,是無論在事前做了任何措施都無法修復和彌補的。 那樣的洞口,是就算花了千年的光陰,也沒有辦法癒合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