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11

「米凱爾大天使長閣下,加百列大天使長出差去了。」 「甚麼時候回來?」 「這……米凱爾閣下,您這問題很難回答。有時候隔天,有時候好幾天,也可能是等一下,也可能是半夜……這該怎麼說呢,加百列閣下他管理的事務太多了,東奔西跑的,連他現在在哪我都不清楚,恐怕沒辦法確切地跟您說他甚麼時候回來……」 「沒關係,我找時間再來。」 「您有什麼東西要轉交,下屬可以幫您代勞……」 「嗯……」米凱爾低頭看了看手中提的那個黑色大塑膠袋,一隻靴子提來提去實在太詭異了,所以細心的米凱爾不忘在透明袋子外面再包了一層遮醜…… 「不必了。」 說不上甚麼理由,米凱爾就是想親手將東西交還給加百列,順便看看那小屁孩臉上那上回被他不慎弄傷的瘀青好全了沒。 距離上一次見面,之後又過了一兩個月了吧……人家說擇日不如撞日,但不知道是自己時間總是選得不對,還是加百列實在是太忙碌了,不管是擇日還是撞日,始終都遇不到他。不是出差到下界去辦事情,就是去哪個部門指教聽取報告,或者是去處理其它大大小小的瑣事…… 受眾所尊崇、掌握大權,要付出的代價想必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米凱爾記得,在那段跟隨著路西華的年代,不知道有多少個晚上都目睹了,這位在眾人前閃耀無比的天使之首,一回到住所累得半死就坐在椅子上直接睡著那疲憊的模樣…… 就是晨星,也不可能有取之不盡的能量和用之不盡的光芒,那樣疲憊的睡顏,曾經讓米凱爾看得鬱悶……雖然事過境遷,那樣的感覺已經不再那樣清晰,但不知怎地,加百列又勾起了他這一段的回億。 而且聽那些小天使的說法,這一段時間,”他”指派給加百列的任務較先前還更多了些,至於是甚麼原因和理由,在米凱爾心中稍稍有個模糊的形狀,但總是拼湊不出個所以然來。 「米凱爾閣下,如果您真要找加百列大天使長,可以直接感應他的位置吧?聽說高級天使們都有能夠感應其它天使所在位置的能力……」 「是可以……」但我不想為了一隻靴子還特別去感應他啊…… 於是在米凱爾也沒很積極地去找然後加百列又忙得神龍不見首也不見尾的情況下,等他們兩位再一次見面時,已經是四個月以後的事情。 加百列的氣場非常強大,又不懂得內斂的美德……當小天使還在跟米凱爾解釋加百列又出差到哪不在時,米凱爾就已經感應到加百列的氣場了。 就如同那個小天使所說的,稍微有些道行高級天使,是可以感應到其它天使的氣場的,特別是位階越高的天使,氣的純度和強度都不比一般,且每一個天使自身養出來的氣也不同,獨一無二。像加百列的氣場就是強大而直接的,卻意外帶著水一般清澈的冷度,和他本身那風風火火的毛頭表像全然不同。 「我等。」 米凱爾走到一旁拉了張椅子坐下來。果沒多久,就聽見一聲像是撕開布帛的聲音,大殿的穹頂白光一閃,空間被硬生生撕開了一個裂口,一身黑色勁裝配上一雙黑色羽翼的加百列便從那個裂口穿出,空降至大殿中央。 「加百列閣下。」 兩個見習小天使立刻走上前,一個接過加百列剛脫下的黑色手套,一個按照慣例伸手要幫加百列脫下披掛在身上的黑色長斗篷,然而加百列揮了揮手,示意實習小天使退開,然後對他們說:「可以退下了。」 「加百列閣下,那個……」其中一個實習天使想要和加百列報告另一位大天使長的來訪,只是話還沒講完,就被加百列有點不耐煩地打斷: 「好了好了,先離開吧。」 加百列雖心高氣傲,權位極尊,但同樣也當過實習小天使的他並不因為自己今天的地位而忘了當年的辛苦和卑微,因此他對在他身邊工作的實習天使少有刁難,也很少像某些高級天使會用輕賤或嚴厲的口氣去使喚他們。若偶爾出現這樣不耐煩的語氣,多半是因為他實在累了亟需休息或他心情真的很差想要獨處,小天使們也多半體諒,雙雙低頭行了禮就快步離開。 那雙黑色的翅膀非常巨大,當它揮甩的時候帶出一陣強風,從前加百列是非常驕傲於這對天界無雙的羽翼,幾乎把它當作自己的招牌了,沒事就展出來秀個幾下……但自從發現米凱爾也有那麼一對,從那時開始他就覺得這雙翅膀有點沒趣,伸展了一下就闔上,縮回背脊中。 「如果我也有一雙金紅色的翅膀就好了……」他一邊脫著身上的斗篷一邊自言自語道。 「不好,金紅色的翅膀,是入魔的象徵。」 「你見過?」加百列順手將斗篷扔給正在和他對話的對象,然後也拉了張椅子坐下,皺著眉頭,慢吞吞地解著手臂上的黑色金屬扣帶。 「見過。」米凱爾接過那件斗篷,很賢慧地將它折成一個漂亮整齊的型狀,遞還給加百列。 「你在哪見過……啊!啊啊!你怎麼在這裡啊!?」加百列接過斗篷後,這才突然驚覺大殿內還存在著其它天使,而且是米凱爾……他驚愕地從椅子上跳起來,指著米凱爾大叫著。 「我在這裡很久了……」 看來,加百列真的是忙過頭,累到神經遲鈍了吧……就算米凱爾再怎麼收斂自己的氣場,但處於同一室這麼久竟沒發現他的存在(甚至還對話了),實在也太誇張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