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13

花了好大的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將那纏得密密麻麻嚴嚴實實的皮帶全部解開。包在裡頭的傷口比米凱爾所預期得還要嚴重,範圍大,深度深,推測八成是傷了一段時間了,看起來不但鮮血淋漓,還稍為有些化膿腫脹。 在米凱爾所過的生活中,每天都在上演著各式各樣的死、傷、病、殘……一幕幕沉重的畫面,被地獄犬的利牙撕成數段支離破碎的天使、提著自己的斷手斷腳因疼痛而哭喊著的天使、血染全身卻不知退縮為何物依然堅守著使命的天使…… 當每一個天使的生命消逝時,殘破的軀殼再也無法收納保管那輕煙般的魂魄,紅色、綠色、藍色、紫色……斑斕的七彩輕煙裊裊升空,被風一吹,僅僅在天空中留下一瞬間類似彩虹的炫目光影,便永遠地散去。 最美麗,卻是最悲哀的落幕。 想起那些螻蟻般的天使兵們,想起那掏心掏肺末了卻含恨而墮的晨星,再看看眼前因傷口的劇痛而哆嗦著雙唇,卻始終扯著一抹輕笑的加百列…… 天使,究竟為何而生?生而為何? 那些事兒,一件,比一件還叫人困惑。 這些角色,一個,比一個還令人心痛。 「米凱魯……別愁眉苦臉了,傷口又不長在你身上……」加百列從沒像此刻這樣嫌棄自己這張嘴,嘴很碎話很多卻在真正需要的場合說不出一句中用的來…… 米凱爾的神情中,那濃得化不開的感傷,糾結得似乎永遠都無解的愁緒,看得向來無憂無愁開心時段永遠大於不開心時段的加百列有種不切確的慌亂感,他真想和他分享自己的開朗,真想要幫他解開那些不愉快,就如同他方才幫自己解開纏在傷口上的帶子那樣,圈圈層層,細細慢慢,謹慎而小心…… 彷彿在這世界上,就這一刻最重要。 彷彿在這世界上,就這件事最值得關心。 「要是傷在我身上或許還好一些。」 「什麼意思?」米凱爾那像是在自言自語的一句,聽得加百列一頭霧水,不得其意。 「沒意思。我去幫你把拉菲爾大天使長請來。」 「不可以!」加百列用沒受傷的那隻手,非常堅定且堅決地拉住了米凱爾。 「不然找誰?」拉菲爾身為天界最高之治癒天使,雖說不管多高級的治癒術都有極限,無論如何是作不到救亡存活起死回生,但再怎麼說也比其他只會粗淺治癒術的醫護官們等級高太多了。 「拉菲爾那個傢伙,平常跟我結怨太深,我怕他會故意把辣椒水還什麼灌到我傷口裡頭,本來只是一個洞搞不好被他一鬧就變成一隻手臂沒了勒,你找他來是要整死我啊?」 「拉菲爾大天使長只是愛開玩笑,他決不可能那樣對你。」米凱爾非常篤定地說著。雖然他和拉菲爾不熟,但是從他和加百列平日的互動中,看得出來兩個傢伙的互損,卻也是建立在互信互重的前提下所產生的親暱。 「我說我不要。」加百列的聲音提高了幾分,聽起來像是小孩子準備要發牛脾氣的前兆。 「閣下您,不會以為那樣的傷放著就會自然好吧?」米凱爾回過頭,用極度不樂的表情看著加百列。 那樣死守著面子和尊嚴,到底有什麼意義?這小屁孩真是蠢又倔得讓他很想往那顆腦袋上狠狠一巴看能不能將之巴得清明一點。 「你要是看過拉菲爾那傢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噁心模樣,你絕對不會想要看到第二次啦!」加百列皺著眉,用力甩甩頭似乎腦袋中那個景象真的很噁心。 「……」米凱爾愣住了,望著加百列,卻再也說不出反駁的言語。 不想讓同伴擔心,不想讓同伴為自己難過。 那包藏在惡言中的溫柔,看似粗枝大葉卻縝密的心思…… 豈是面子和尊嚴,可以涵括的意義? 面對大天使長加百列,不清明的,恐怕是自己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