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32,33

那是一個用新鮮草莓裝飾著的鮮奶油蛋糕,草莓還是米凱爾特別抽空偷溜到人間去採買的,天界沒有這樣鮮豔多汁的美味水果,而路西華大人的生日在七月,也不是產草莓的季節,這幾顆草莓真的是得來不易。偏偏路西華大人就特愛吃這樣的水果,三不五時地掛在嘴邊提,每次下人界出差去,總是要提上幾箱回來,連著好幾天吃個沒完沒了讚不絕口。 用綿密細滑的鮮奶油在蛋糕上擠著一朵朵的奶油花,他的手很巧,穩穩地握著擠花袋的手腕一點晃動也沒有,那雙灰藍色的眼睛專注而沉靜,眨也不眨地望著蛋糕,彷彿那張桌子上、彷彿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眼前那蛋糕般的專注。從那擠花口擠出的奶油花朵朵俏麗,且沒一朵樣形重複,在哪不大的蛋糕面上,鮮活地綻放錦簇著。 出自於他手中那些色香味俱全的餐點,每一次都讓路西華大人吃得眉開眼笑,每次一他總是邊吃邊讚嘆: 「小米,你真的是天生的神廚!要是你是女的我早把你娶回家了!」 而當事人米凱爾,他又何嘗不知道那只不過是句玩笑話罷了? 這句話錯誤百出,他並非天生的好手藝,且無論他是男是女,是天使還是人類,路西華都不會傾心於他,關於這點他一直了然於心。 但總忍不住,拼了命想要為他作什麼,哪怕只為了看到他那一笑只為了博得他得開心,明明就不是天生的才能,也努力地把它苦練成宛若天生。 至於自己開不開心,倒是從來就沒思考過的問題。 完成了蛋糕的製作,翻找出一隻隻紅色的小蠟燭來,思索著到底要插幾根上去。 如果是一根蠟燭代表一千歲……說實在的,才短短幾百年歲數的他,根本不知道路西華到底從何時就存在於這天界中。打從他還是個懵懂無知的幼小天使時,路西華就再沒改變過那副絕美青年的外貌,他的年輕的體格和那雙金紅色的羽翼也從沒改變過,只那雙黑幽深邃的眸子,流轉著縱橫時空的神采,似是從開天闢地以來就存在的亙古,更似從未能觸及的未來。 最後,米凱爾那蛋糕上插了一支蠟燭,手指輕輕觸著蠟燭的燭蕊,一團小小的火苗憑空燃起。 那樣光彩炫目的存在,世界豈非繞著他為中心而轉動?萬物都甘願為他燃燒生命,而這短短的幾根蠟燭,又怎能燃燒他的歲數? 一支蠟燭,不過代表著這位高高在上的晨星,那獨一無二的存在。 而渺小的自己,能夠和他分享著小小的蛋糕,就已是天大的滿足。 路西華對自己的生辰倒是低調,他地位高貴超凡,底下的天使們也沒誰敢冒然地詢問,以至這天界中知道他的生辰日的天使,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位。 其中包括了米凱爾,還有別西卜。 每年的同一天,米凱爾會用心地幫他做一個小蛋糕,然後邀請別西卜前來,用他聖歌團長悠揚醉人的歌聲,一同為路西華祝賀。 每年的這一天,路西華的生辰,就這樣簡單地過。 在唱完了歌,吹熄蠟燭之前,米凱爾也不知道自己是著了什麼魔,順口就說了: 「路西華閣下,您不許願嗎?」 才一說完,一旁的別西卜,便用十分不解的眼神望著他。 高掛在天上的晨星,哪有什麼無法達成而需要祈許的願? 且身為神界一員,願望,究竟是要許給誰來祈求實現? 但路西華卻微微一笑,似乎對這不切實際的提議還頗為欣賞,點點頭說道: 「還好小米你有提醒我,不然這一年一次的許願差點就錯過了呢……」 說完他闔上了雙眼,煞有其事地雙手合掌,安靜沉默地對著那支蠟燭許著願。 米凱爾那雙極少眨眼的眸子,凝望著幾乎比眼前的鮮奶油蛋糕還要白細滑潤的那張臉……也只有在路西華闔上眼睛時,他才敢這樣明目張膽地、仔細凝望著他的臉。 淺粉色的雙唇微微地張合著,喃喃不清地說著無聲的願望,一雙密密長長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投射出兩片扇狀的陰影。 望著那淺色的陰影,米凱爾突然覺得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像是一隻手掌捏擠壓迫著他的心臟,疼得讓他幾乎無法呼吸,而緊接著連背部那收藏著羽翼之處也開始泛起火辣辣灼燒般的劇痛來。 米凱爾咬著唇不作聲,儘管那莫名奇妙的疼痛嚴重到讓他眼前一陣陣黑,但從年少時就展現其堅毅冷靜性格的他,怎也不願破壞這一年僅僅一次的特別日子,不動聲色地撐著直到這小小的生日宴結束為止。 送走別西卜之後,還來不及收拾那蛋糕的殘骸,年少的米凱爾雙眼一閉就直接昏倒在地上,接著發了一場嚴重的高燒,渾身發燙但他卻只覺得冷,從骨子冷到了外層的肌膚,冷得他只能將整個身子蜷縮成一團,不停地打顫著。 倒是那磨人的疼痛逐漸消失,除了寒冷之外,一股難以言喻的強烈悲傷,油然而生。 病得頭昏腦脹當下,只感覺一隻溫溫涼涼的手掌,輕輕地撫摸著他發著燙的額頭。 只聽見那輕如嘆息的聲音,在他耳邊幽幽地說著:「小米,對不起。」 直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後,長大後的米凱爾才明白自己那一場莫名其妙的風寒是為了什麼。 擅用禁術窺視未來的路西華,操弄天眼的能量太過強大,導致在他將自己的視線和精神穿越在不同時空的同時,將那些時空的氣圍,過去的氣圍、未來的氣圍、過去的感受、未來的感受……將那些不屬於當下的分子給錯置在當下他的周身,雖然只是非常些微的量,但對當時才幾百歲才剛學會將羽翼隱藏起來,連外型都還只是個少年模樣的米凱爾,仍足以造成負面的影響。 米凱爾所感受到的,是他在數千年後所將經歷,於心於身的疼痛感,哪怕只是其中的片段而已,也不是當時那一個小小的無憂的天使所能夠承受的重量,於是他病倒了。 也是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後,米凱爾才明白當時在他耳邊輕訴著的那句對不起,究竟是為了什麼。 帶著一身異界氣場的路西華沒敢用自己的精神力來幫米凱爾治病,就怕是變本加厲,將這身上沒幾斤兩肉也沒經歷過什麼磨難,一身纖細骨子的小徒弟給治得一命嗚呼去。他抱起了半昏半睡的米凱爾,來到了後者從小就最鍾愛的那個綠色小泉畔。 抱著米凱爾,路西華就往泉水中涉去。 意識模糊間,米凱爾只覺得那泉水一點一點地帶走了他周身凜冽刺骨的寒冷,泉水在四肢百骸間輕柔地流動,原本蜷縮著的身子不再感到那樣的痛苦,在水中慢慢地放鬆了,那無形的溫暖似乎化作有形,輕撫著他的身子,輕撫著他的靈魂,沖淡了身體的不舒服,也化開了胸口間那濃濃的哀傷感。 溫柔得讓他幾乎想要掉眼淚…… 「沒事了,沒事了……」路西華在他耳邊不停安慰著的輕柔聲音,也溫柔得讓他依戀。 米凱爾緩緩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不在泉水中,不在過去那段回憶中,而是置身於髒臭的戰場中,置身於一個緊實而溫暖的懷抱中。 和他差不多等高卻單薄清瘦得多的身板,不怎麼厚實的胸膛卻很暖,從胸腔內傳來規律又平穩的心跳聲,卻給人一種強烈的安全感,一種被保護被慰撫的平靜感…… 「沒事了,米凱魯,沒事了……」用幾乎重疊於記憶中路西華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聲重複地道著。 米凱爾疲憊地再度閉上眼睛。 偶爾卸下戰甲,偶爾縱容一下自己的軟弱,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原來那為他驅趕寒意的溫暖,並非來自泉水,並非來自路西華的聲音,而是來自於天使……那個滿口渾話又白目到極點的天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