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光機器 3

「卡特,你留下來我好高興喔......」 「你把我衣服還給我我也會很高興。」 「你不穿衣服比穿衣服好看多了。」 「你怎麼不去死。」 卡特說什麼也算是個健康年輕的青年,新陳代謝好,體力恢復佳,平常掛點彩幾乎很快就能痊癒。但現今,他已經在這間骯髒的房間躺了一個半月了才勉強能下床走個幾步……他合理懷疑自己的傷勢好得如此緩慢,除了因為環境太骯髒空氣太汙濁心情太惡劣之外,更大的因素是被眼前這個白痴騷擾得不得安寧所致。 打從那羞答答的跺腳告白以後,克里斯開始展開他的熱情攻勢,三不五時要不是跑來床邊來對他訴說赤裸裸的愛意,不然就是趁著他睡著時對他的軀體毛手毛腳,甚至還把他的衣物全都藏起來讓他只能與那條髒兮兮被單為伍...... 罵他也好,吼他也好,裝死不理他也好,這傢伙死皮賴臉簡直像是嚼過的口香糖黏上了鞋底那樣,摳不掉又弄不走...... 那天告白時不是還會臉紅不是還會嬌羞不是還會跺腳還會旋風般的奔去?難道說此人所有的矜持就全在那一次的告白都用光光了? 「卡特,我削蘋果給你吃吧~」克里斯用迷死人不償命的甜美笑容把臉靠近卡特。 「離我遠一點。」面對那樣美麗的笑臉,卡特不改他冷靜又冷淡的口吻。 「可是我想削愛的小蘋果給你吃。」 「那還不如給我來一份愛的小砒霜。」 「卡特......」笑容僵在臉上三秒鐘,變臉像是翻書一樣,克里斯立刻換上了一付楚楚可憐泫然欲泣的表情。 俗話說得好,一物剋一物。卡特天不怕地不怕,軟不吃硬也不吃,偏偏就對這樣的表情莫可奈何......天曉得和他接觸過的人,不是露出怕得要死的表情,就是一臉恨得要死的表情,哪看過誰曾經對他展現這麼高度懇求又飽含愛意又委屈又無奈又可憐又可愛的神情…… 每次看到克里斯那麼精雕細琢的好臉露出那樣的表情,不知怎地冷硬的心腸竟然會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罪惡感...... 「你削吧……」 「喔耶!」 「可是……」想起了上次這傢伙用那雙髒兮兮的手削出來的蘋果肉上面還有烏黑色的手印,還有那十隻塞滿了不知成分確切為何的黑褐色污垢的長指甲...... 「我馬上洗手!」相處了一段時間,克里斯再怎麼遲鈍白痴,也稍微感受到了愛人似乎有一點點(?)潔癖,立刻奔往浴室洗手。 「洗好了。」攤開雙掌讓卡特仔細檢查。 「指甲……」 「我馬上剪!」說著又衝出房間花了大約半個鐘頭才在他那凌亂的住處找到一把生鏽的指甲刀,奔回床邊剪指甲。 「指甲不要噴到我身上!」卡特怒叫。 「白白的地方也要剪掉!」卡特吼叫。 「……為什麼指甲屑只有九片!?還有一片呢!!?」卡特鐵青著臉尖叫。 然後克里斯只好又花了半個鐘頭終於在偏僻的床縫中找到了那片薄薄的指甲屑,卡特的歇斯底里才稍微控制住。 「那我可以削了嗎……」 「剪完指甲要洗手,不然有指甲渣……」 「好了!指甲剪了!手也洗過了!我還用硫酸洗!這下子通過了吧啊!!」克里斯伸出十隻白白細細的手指頭給卡特檢查。 「.....算你通過。」硫酸……原來白痴還能抗腐蝕? 前後總共折騰了將近兩個小時,終於…… 「太好了!那……那……咦?那我到底是要來幹嘛的?」 「……白痴。」你怎麼不用硫酸順便把腦袋清一清啊! 隔了幾天,克里斯終於想起來他想要削蘋果給卡特吃這件事情。再重複一次繁複的前事準備工作後,終於獲准為愛人削蘋果的權利。 看著克里斯眉開眼笑樂不可支的臉,卡特實在搞不懂削個蘋果有什麼好高興的...... 「你到底在爽什麼?」 一手笨拙地握著刀子,一手笨拙地抓著蘋果,兩眼含情脈脈的目光,一臉幸福無比的花癡笑容......卡特越看越是覺得渾身發毛...... 「當然爽,蘋果代表我的愛,看我把我的愛切成一片片送入你的小口......唉呦!」渾話還沒講完,水果刀鋒利的刀刃在上了蠟的蘋果皮上一滑,直直往卡特的臉射出去...... 卡特連忙把臉一偏,千鈞一髮地避開了那把直往他腦袋插來的飛刀,刀子從他耳邊飛過,插在他腦門後方的床頭上,刀柄還些微地晃動著……那驚險的程度讓處變不驚訓練有素的明星殺手也流下了一滴冷汗。 「法克……」 「法克蜜,普立死。」 「……」卡特當機立斷用沒受傷的那隻長腿把一臉色慾薰心跳上他床的章魚怪踹下床去。 「卡特,你好帥喔……」閃飛刀的樣子好帥,踹人的姿態也非常的勇猛啊…… 「這就是你的愛?」卡特指著那隻飛刀吼叫著。 「欸......」 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隔幾天,克里斯煮了一碗熱騰騰足以燙掉一層皮的稀飯,說是每一顆米粒都代表他的愛,卻在端給他時手滑…… 他一定是故意的! 又隔幾天,克里斯拿了一塊過期一個月上面長滿了黴菌的麵包要給他吃,說菌絲代表他的愛…… 一定是故意的! 再隔幾天,這傢伙拿了一罐礦泉水給他喝,宣稱是愛之水…… 「你確定這是礦泉水?」卡特狐疑地,搖晃著手中的瓶子端詳。瓶子看起來的確是礦泉水,但誰知道內容物是啥…… 「確定啊,我從冰箱拿出來的。」克里斯一臉誠懇。 「……」打開瓶蓋,一股濃濃的嗆鼻味湧出…… 「你確定這是礦泉水……」 「不是嗎?」克里斯接過瓶子喝了一口,先是在口中漱了漱,輕蹙了蹙眉,沉思了片刻,好半天才得出結論:「好像是通樂耶。」 「……」白痴的食道和胃腸也是抗腐蝕的!?那你怎麼不拿通樂把腦袋通一通啊!? 結論就是,這傢伙要不是太過白痴,就是別有企圖。仔細想想,這世界上哪有人真能白痴成這副德性,還能存活到這麼大的年紀?一定是裝的,一定有陰謀!恐怕自己殺手的身分也早就曝光了,這人只是在找機會想要除掉自己…… 除掉?卡特不動聲色在心中冷笑。 在他的面前搞謀殺?他可是殺手界的第一把交椅,被稱做是殺手界當紅的天王明星:卡特,23歲。 什麼殺人的手段他沒看過?笑話!這種小兒科根本不足以為懼。 「我的槍呢?」卡特冷冷地問道,既然身分被識破,想必他貼身攜帶的愛槍,也早就被繳了吧?是啊,再怎麼白痴的人看到那把不普通的槍枝,應該也能猜想得出他身分的不普通。 「你的槍……」克里斯臉一紅,目光閃爍著,偷偷地瞄了瞄卡特的胯下,然後露出了意義不明的嬌羞傻笑。 「……我說的是,我的手槍……」死變態!死給麵! 「手槍?喔!那把喔!我幫你改造了!」 「改造......?」 「是啊,改造武器是我的第二興趣。」 「……還給我。」想必第一興趣是耍白痴吧。 「你等等喔!」說著他衝出房間,只聽外頭翻箱倒櫃的拼乓聲響,沒多久又看他手中提著黑亮亮的手槍進來。 「鏘鏘鏘~」獻寶似地將那把手槍在卡特面前揮來揮去,槍口一下對著卡特的額頭一下對著卡特的心臟,饒是藝高膽大的明星殺手也不得不在槍口面前左閃右閃驚得滿頭大汗。 「經過本人的改造,這把槍現在的是原來的一千倍。」克里斯一臉得意地說著。 「什麼東西一千倍......」射程?自動填裝的速度? 「洞啊。」 「……?」 「示範給你看。」說著他舉起那把槍拉開保險把槍口對準牆壁,那動作之熟練手法之俐落,連從小就與槍為伍的殺手卡特都感到有些吃驚...... 克里斯一點猶豫也沒有就扣下扳機,說時遲那時快,卡特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房間的一面牆壁就這樣被轟出了一個巨大的洞,水泥碎磚撲簌簌地掉了滿地都是,牆壁崩壞後產生的大量灰塵被外頭灌進來的風吹得整間都是,迎面而來灑得卡特滿頭滿臉滿嘴都是…… 而那個肇禍的傢伙卻因槍的強大後作力而整個人翻倒在床下,摸摸屁股爬了起來,一頭絢爛的金髮變成白花花的灰髮,一張水嫩嫩的臉蛋變成迷彩塗裝。 「嘿嘿,你看那個洞,是原來的一千倍吧。」灰頭土臉的禍首,既得意又滿意地看著他的傑作。 「……」不知道是太無言了還是嘴巴進灰,卡特張著嘴半天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如果卡特需要,我還可以把它改得更厲害,你要轟掉一個師都沒問題!」 「……感謝你喔。麻煩幫我改回來就可以了。」我的槍是拿來暗殺的又不是拿來打仗的...... 「你不喜歡嗎,卡特?」克里斯的表情顯得有點失落。 「......」鬼才喜歡…… 他錯了,完全想錯了!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陰謀! 眼前這位,真的是世間罕見無與倫比稀奇難得的大白痴啊! 一陣陣凜冽的夜風從牆壁上的大洞吹進來,卡特從頭冷到腳,從內冷到外,第一次感覺到那件骯髒被子的重要性…… 好不容易,在經過漫長的幾個月後,腳上的石膏拆了,身上的傷也都復原得差不多了,每天在克里斯的精神虐待還有工人修理牆壁的噪音和灰塵虐待之下,還得對抗充滿細菌黴菌的惡劣環境,卡特深深覺得自己既然能夠活過這幾個月,那往後在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他不能應付的case了...... 能夠下床後的第一件事情,當然是找些衣物來蔽體! 裸了這麼多個月,卡特幾乎要忘記身上穿著衣物的感覺是什麼樣了……卡特個子高,身材碩長,雖然因臥病在床幾個月又缺乏鍛鍊所以稍顯得清瘦了些,但那一身結實好看的肌肉和線條讓他絕對有裸體的本錢。不過他生性嚴謹,潔身自好,對於穿著又頗為龜毛,出外必穿長褲襪子,穿襯衫必打領帶,不像某人不是穿著襯衫少穿條褲子露出白嫩嫩屁股和修長的一雙腿,就是只穿條破牛仔褲赤裸著上半身,但大多是的時間是上半身和下半身啥也沒有穿就那樣走來晃去也不害臊,在卡特看來簡直是暴露狂...... 找遍了如垃圾場般的整間房子,終於在某間房間找到了自己發生意外那天所穿的衣物…… 只是當他看到他那還沾有血跡的衣服褲子和內褲被非常慎重地裱在精美玻璃框中時,腦血管幾乎要爆開來…… 「克里斯先生,請給我個解釋。」 「哦,這是意義非凡的紀念品啊~~」 「紀念什麼?」 「紀念我們在人生的道路上,克服千辛萬苦,走過千百里路,終於交合的那命運的一刻……」 「……死變態。」誰跟你交合!!?卡特拿起一旁牆角的棒球棍就要把那玻璃框砸碎。 「NO~~~~我拿出來還你就是了!別破壞它我會心碎啊~~」克里斯抱著他的大腿,聲淚俱下,還用臉用手在腿上磨啊捏啊地吃豆腐…… 「快拿。」卡特一腳踢開克里斯,低頭一看自己滿腿是口水差點沒昏倒。 克里斯噘著嘴從口袋掏出鑰匙一把,不甘不願地將玻璃框打開,含著眼淚將衣物拿出來交到卡特手中。 「長夜漫漫,孤枕難眠啊……」 「啊?」穿好了內褲上衣外褲,正俐落地將領帶打上的卡特聽到這兩句哀怨至極的話,突然僵在當場,莫名地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些日子來,你不知道人家矜持得多辛苦,要不是它們陪我……」 「你對我的衣服做了什麼……」 「一三五我把襯衫放在○○磨,二四六我把長褲夾在●●搓,周日是放鬆的日子,我就把小褲褲含在◎◎嚼,順便把領帶綁在頸子上,享受一下窒息的高潮感……」 「……」卡特臉色慘白二話不說,火速剝下身上才剛穿上去的衣物,將他們全部拿到陽台丟在地上…… 「卡特你做什麼?」 「焚燒掉它們……」拿了從廚房找到的瓦斯槍和打火機,轟轟轟對著那堆衣物噴起火來。 「哇!不要啊!」克里斯再度黏上卡特的大腿,聲淚俱下,唾涕齊流。 「你再靠近我就連你一起焚燒!!」卡特的眼睛也轟轟轟的噴起火來。 「NO~~~~」 衣服的事情,又耽擱了明星殺手整整一個月。 逼著克里斯去給他買一套衣物回來,他卻哀怨地說自己這個月的薪水還沒入帳身上半毛錢也沒有;問他有沒有信用卡可以刷,他搔搔頭反問信用卡一張多少錢文具店買得到嗎;要他直接去外頭搶一套他又嚷叫著宣稱自己是奉公守法的好國民做壞事天在看…… 偏偏卡特自己,也是身無分文……誰出門去殺個人還會帶皮夾啊!!? 幸好卡特也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幹這一行能夠走到今日,他性格中的堅持和堅毅也不容小覷,他就不相信這一整間屋子內沒有半片能夠拿來蔽體的衣物!瞧!不是有個那麼大的衣櫃嗎?衣櫃就是用來裝衣物的吧!? 走到房間的衣櫃前打開衣櫃門,停格了三秒鐘後,又把衣櫃門關上…… 他完全不想知道也不想去回想方才在衣櫃深處看到那一團一團蠕動的不知名生物是啥…… 蹲下身拉開衣櫃下方的抽屜,停格了三秒鐘後,又把抽屜推上…… 他更不想知道也不想去想抽屜邊緣那些疑似蟲卵的無數粒狀物,孵出來之後到底是什麼生物…… 乾衣籃裡翻找出幾件皺巴巴的衣褲,拿在身上比對一下……賽死不合也就算了,那個死變態克里斯就站在旁邊雙眼射出精光地望著他,光這點就讓他怎麼也無法克服心理障礙接受和那變態共享衣物這件事…… 好不容易在浴室裡找到了數條堪用的毛巾,他反覆搓洗了二十次還搓破了幾條,用煮得滾燙的熱水燙了五遍,再拿去陽台讓炎熱的太陽曝曬了整整一個星期,終於獲得了免於暴露的材料…… 用幾條毛巾綁在腰上遮住了重要部位,再用幾條串成一條圍巾繞在脖子上......就當作是給自己平日打領帶的習慣一個交代。最後一條,明星殺手卡特將它沿著對角線摺成三角形,蒙在臉上,露出一雙精悍冷漠的眼……但這個蒙面並不是為了暗殺…… 翻找出了水桶抹布拖把等等清潔用具,卡特花了整整又一個星期,無日無夜,徹頭徹尾,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將這人間地獄來個劃時代的大掃除。 雪特!他又不是傭人不是清潔公司而這房子也不是他家,他沒理由也根本不想這麼做啊……理智上是非常抗拒的,但情感上卡特深深覺得他要是不這麼做,他這輩子恐怕沒有辦法擺脫這幾個月來每天面對骯髒所造成精神上的創傷和陰影。 最重要的是,穿成這副德性,這一身毛巾裝除了能讓克里斯那個變態看得當場噴出幾公升的鼻血倒地不起之外,功能性和美觀性微乎其微……卡特根本踏不出這間房子,根本哪都去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