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光機器 5

沒幾天當月初薪水一入帳時,克里斯立刻被卡特逼著去給他買套衣服回來。 第一次, 克里斯買了件非常可愛有蕾絲花邊的圍裙,被卡特當場焚燒掉。 第二次, 克里斯買了件性感無比的蠶絲睡袍回來,被卡特當場用槍打爛。 第三次, 克里斯在卡特用槍指著腦袋威脅之下,終於乖乖的買了卡特所說的: 上衣、褲子,以及領帶一條。 只是上衣是黑色網狀的,褲子是短到不行的皮褲,領帶上面有粉紫色的小碎花。 卡特沒將之焚燒也沒打爛,因為再怎麼說這都是比毛巾裝來得接近常態的服裝,但到底也只能在房子內穿,若要穿出門外,那恥辱的程度恐怕是不亞於毛巾裝或裸奔。 為了衣服的事情,卡特又被困在克里斯的豬窩足足半個月,他合理地懷疑克里斯是故意拿這檔事來拖延住他的,但那張無辜善良又帶著低智商表情的真誠臉蛋,毫無破綻地讓卡特欲發作而不能,只能努力說服自己所謂品味和理解能力也受限於腦容量,所以克里斯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個愚蠢的孩子,自己一個成熟大人怎麼能跟他斤斤計較? 於是卡特非常有耐心地,將他所需要的衣物款式、顏色、型號還有品牌都詳細地寫在一張紙上,甚至還在一旁畫了圖示……那精細詳盡的程度就算讓隻狗叼著去店頭相信也是能夠完成任務的,卡特雖然不看好克里斯的腦容量,但依他對生物學粗淺的了解,人類的腦容量再怎麼樣都比狗還大吧? 克里斯接過那張紙時,向來都傻氣總是帶著笑意的臉,卻難得的僵了僵,漂亮的臉蛋閃過一絲黯然。 不過卡特只當他是為了價錢的事情苦惱,於是說道: 「錢我會還你,你不用擔心,你寫個戶頭帳號給我,沒有的話就寫地址。」拿過那張紙翻到背面空白處指了指。 「你還會回來找我?」一聽到寫地址,克里斯的臉立刻亮了起來,那雙藍色的眼睛也瑩瑩亮亮閃著期待的光澤。 「不會。」我又不是送貨員,差個快遞送來就行了,這個鳥地方,他卡特人生最大汙點的發生地,他連一刻都不想多待了。這位整天纏著他的變態,他也巴不得離之而後快,怎可能會有想要重遊舊地的想法? 「喔……」克里斯的臉上寫著滿滿的全是憂傷,這一下,連卡特都看出了些端倪來。 他不是笨蛋,並不是全然看不出克里斯的失望情緒。 他也不是大善人,同情和施捨這種東西,如果曾經存在於他的生命中,那今天他就不可能成為一個頂尖的明星殺手。 更不是一個性情中人……友情、親情、愛情……那些統稱感情的東西,很遺憾在卡特的人生歷程中,也是非常少有涉獵的領域。 「順便多買些吃的回來,一併算在我這。」 「喔……」 「順便幫你自己買個兩件上衣。」 「咦?」克里斯不解地抬起頭望著他。 「你的衣服醜得要死。」卡特皺著眉頭,下意識地伸出手,將克里斯身上那件洗得皺巴巴領口鬆垮垮的破T恤往上拉了些,遮住他那沿著形狀優美的頸線延伸而下、幾乎半裸露在外頭的白皙肩膀。 一定是因為那衣服太醜了,才會對比著顯得那肩頸格外的好看。 一定是因為自己即將能夠擺脫這個爛地方而太高興了,所以眼前這個怪胎今天看起來特別的順眼。 凡事皆有因,但絕不會是因為同情,不是因為任何程度的感情。 照著卡特所說的,克里斯買完了衣服,再去賣場買了一堆食物,看看天色尚早,又去某朋友家串了串門子,最後才提著大包小包回到住處。 一打開家門所見到的是這樣一幅景象: 面容嚴肅英俊、身材高碩四肢修長的卡特,手中拿著抹布,跪在那埋頭苦幹用力擦著地板,上半身穿著的網狀衣緊貼著精瘦的胸膛和背脊,蜜色的肌肉隨著他擦地板的動作在網衣的間格中若隱若現地收縮伸展著,超短的皮褲束住了因跪姿而繃得緊緊的結實美臀,露在皮褲外的大腿更是緊緻勻稱,在從窗外射進的夕陽餘暉照射下,光滑細膩又充滿了力的性感…… 地板閃亮亮的,窗戶也閃亮亮的,每樣傢俱都一塵不染地閃亮亮的,卡特赤裸的手臂肌肉因為賣力擦地而微微隆起,上頭覆著一層薄汗,一樣也閃亮亮的…… 「……」克里斯用力吸了吸快滴出來的口水,一雙眼睛更是閃亮亮,正打算以突襲的方式跳到卡特背後不論後果不顧生死先抱個幾下爽爽再說,只是腳都還沒踏入玄關,他那張絕世美臉就被破空射來的抹布迎面打個正著。 「唉呦~你幹麻用抹布丟我!?」 「脫鞋。」 「好麻煩......」 「脫不脫?」卡特抄起一旁的掃把作勢要丟的樣子,他可不想忙了一個下午的成果馬上被這個邋遢傢伙給破壞。 「好啦好啦,脫就脫......要人家脫可以溫柔的講啊,猴急什麼......唉呦!你還真的把掃把丟過來!會死人的你有良心沒有?」抱著被飛來掃把打疼的頭,克里斯咬牙切齒地叫道。 「我說脫鞋,你脫衣服褲子幹什麼?」 「天氣熱啊......不然你想脫也一起脫吧……哇,別丟!我穿起來就是了啦!」看到卡特一臉冷酷地拿起水桶,克里斯趕緊把衣服褲子穿回去。 「咦,房子是不是有一點點不一樣?」將手中那一袋袋的雜物在桌上放妥,克里斯搔著頭四處張望。 「一點點!?」卡特的聲音立刻高了16度。 這傢伙是瞎了啊?眼睛糊到強力膠啊?看看那光可鑑人的地板!潔白無瑕的天花板!還有一塵不染的傢俱!空氣中還飄散著淡淡的消毒水清香......這改變豈止是"一點點",這可是他卡特絕體絕命胼手胝足的「決戰地獄」最終回之戰果!要是有個可以測含菌量的機器,相信此時此刻此屋的含菌量逼近無菌室! 不過,當這個髒鬼踏入屋內的那一刻,卡特敏銳地感覺到空氣中的細菌頓時爆增了無數。 「嗯......地板好滑,摩擦係數變低,很難走路......唉呦!你又丟我嗚~」 懶得再跟這細菌人周旋,忙了一整天的卡特又髒又黏,翻了翻擺在桌上那幾袋克里斯採買回來的物品,翻出了終於合情合理的衣物,立刻到浴室換下身上那勘亂時期不得已才穿上的不入流服裝,仔細地洗了個澡後,將深色長褲素面襯衫穿上,就算沒有領帶的搭配,那筆挺那氣度那身板卻也能將這簡單的幾件衣物穿得極為瀟灑。 「你……」幾個月來看習慣了卡特沒穿衣服和穿毛巾的天然樣,向來信奉「自然(裸露)便是美」之審美觀念的克里斯,卻從沒想過原來有這麼種人,穿得正經八百卻還能穿出如此風流如此性感如此惹火的味道……他深深地吸了口氣,讚嘆地說出了自認為最中肯的評語: 「你簡直是衣冠禽獸。」 「……」 「對不起我說錯了……是衣冠楚楚……」在槍口對著腦袋的情況下,克里斯只好含淚修正他的評語。 收起了槍,忙了一個下午,肚子也有些餓了,卡特走到了桌旁打開克里斯帶回的紙袋,檢視著裝在袋子裡頭的東西…… 裡頭裝滿了一堆不知所云像是衛生棉、硫酸、甘油、綠豆粉、面速力達姆之類的怪東西...... 「這幹嘛用?」拿起了那幾罐看似化學用品的不明物。 「做實驗。」 卡特猜想克里斯可能是什麼理工相關學校的學生吧…… 「這個?」拿起了綠豆粉。 「敷臉。」 看看克里斯那張無暇天造的臉蛋,卡特想不出他有什麼敷臉的理由。 「這個?」拿起了衛生棉。 「墊著才不會流出來……」 墊在哪啊……還有,什麼東西會流出來?? 「這個?」拿起那豪華尊爵版超大罐的面速力達母。 「居家旅行,騎乘出入,必備良藥。」 「……我記得我說買些吃的回來。」 「我冰冰箱了。」 打開冰箱門,空無一物。 打開上層冷凍庫,嘩啦啦被一堆棒狀物迎面打得眼冒金星…… 草莓口味的雪糕,巧克力口味的雪糕,香蕉口味的雪糕,仙人掌口味的雪糕,巴逼Q口味的雪糕……整個冰箱的冷凍庫滿滿地全塞了一支又一支不同口味的雪糕,因為裝得太滿了,導致門一打開立刻像雪崩一般地狂湧而出。 「……」卡特摀著砸出鼻血的鼻子,望著眼前滿到連再放入一根手指都找不到空間的冷凍庫,再低頭看看腳邊地上剛從冷凍庫掉出來的末約十五支的雪糕…… 「你再重新把這它們塞回去一次讓我看,我就饒你不死。」 「卡特你真無聊……」 「立刻去給我重買!」不然讓你見識一個明星殺手要怎麼用幾支雪糕殺掉一個人的密技! 「卡特你不愛吃雪糕嗎?還是沒有你喜歡的口味?吶,別小孩子脾氣了,都幾歲大的人了還為了這種事情發脾氣,你就直接跟我說你喜歡吃什麼口味就好了嘛……」 「血腥口味的……」 頂著被硬梆梆的雪糕打得滿頭包的頭,克里斯再度出門採買。 等他又抱著大包小包回到家時,坐在沙發上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卡特,在檢視過袋內的物品後,臉上冷殺的表情逐漸柔和了下來,看來,白痴還是可以教育的…… 然而他卻突然想到自己都已經穿了正常的衣物了,幹嘛不親自去買還得仰賴著這個不可靠的白痴……不!他根本就可以直接走出這間房子擺脫這一場惡夢,為什麼還傻愣愣地坐在這等著那個白痴!? 難道說,白痴會傳染…… 望著克里斯那因為來回奔波而冒著細汗的白細額頭,臉蛋染上了粉粉的紅暈,一臉邀功乞獎的小狗表情朝著自己笑得傻氣,卡特閉了閉眼睛,在心中嘆了口氣。 算了,再白痴也不過這一回,再白痴也不超過這個晚餐,雖然是一場錯誤又悲慘的相逢,但自己被這個男孩照顧了這麼久的時間是不爭的事實,最後陪他一頓晚餐,爛聚至少好散。 但卡特此時此刻卻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個難得善意的念頭,卻將為他平穩優渥的23歲快意人生造成多巨大的顛覆…… 紅色的番茄雕成兔子的形狀,青翠的菜葉還帶著新鮮水霧,紫色的高麗菜和半透明白的洋蔥一圈扣著一圈排列出優雅的幾何圖形,燉得又軟又滑的馬鈴薯去邊去角一塊塊都是一口份量的球形,一條條薄厚適中長度均一的烤雞肉閃著油亮的光澤.,金黃色的玉米粒均勻地灑在食材上猶如天上的星斗.....透明淺盤中各色食材均勻巧妙地互相襯托,每一樣都切工精美講究,上面淋了層薄薄亮亮的沙拉醬,再灑上幾顆俏皮的葡萄乾,怎麼看都是令人食指大動的美味料理。 這是在描述卡特面前的那盤。 至於克里斯面前那盤,各種顏色的食材攪和成一團,有像蟲子啃的破碎菜葉,有缺了半個身體還在不停流湯的番茄兔子,一圈圈高麗菜絲和洋蔥一部分打結一部份半掛在碗邊,連沙拉醬都被他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吃成狀似鼻涕那樣噁心的模樣……那鼻涕……般地沙拉醬沾了克里斯從下巴到嘴巴到人中到鼻頭,幾乎可以說是整個下半張臉都淪陷……面前的桌子上掉滿了食物的殘渣,誇張的程度簡直像是他的臉頰左右各開了一個洞,導致各種食材進入口中後都能從那個洞掉出來!衣服上也被滴下來的番茄汁和沙拉醬浸得萬紫千紅,再加上那因為狼吞虎嚥而不時發出的難聽咀嚼聲音,讓坐在他一邊的卡特本來還有點餓的肚子變得一點胃口也沒有。 「好好吃!好好吃喔!我不是在做夢吧……」 「……」好噁心,好噁心喔!我也不是在做夢吧…… 「我太幸福了……卡特,快打我,告訴我這不是夢啊!」 『啪!』 飛快地伸出手在在克里斯的臉上巴了一掌後,卡特立刻拿了桌上的餐巾紙猛擦著不小心沾到手上的口水和沙拉醬。 「......果然不是夢……你還真的打!你真的很不友善!不通人情!」那一巴掌不輕又不重,打不傷人但疼痛有之響亮有之,克里斯摀著臉頰泣訴著。 「你叫我打的。」 「那是客套話啊客套話!卡特,讓我教你,當我叫你打我的時候,並不是真的要你打我。」 「不然?」卡特挑起了眉,不冷不熱地望著他。 「你應該這麼做。」放下手中的叉子,伸出雙手越過桌面握住卡特的雙手,含情脈脈地輕聲說道:「寶貝,我怎麼捨得打你?無論在夢裡夢外,我對你的愛都是一樣的濃厚……」 『啪!』 「……」 「醒了嗎?」 「醒了,死相。」 兩片臉頰各吃一巴,也不知道該摀誰公平,乾脆哪都不摀,鼓著腮幫氣嘟嘟地繼續塞著食物。 「你可不可以吃慢點?又沒人跟你搶。」發現克里斯吃東西根本就沒有嚼,一口接著一口一直猛塞,卡特忍不住皺眉頭。 「你想搶嗎?」頓了頓,克里斯嘴巴還叼著一片嚼得半爛的菜片,認真地望著卡特。 「狗都不想......我只是擔心……」說到這,卡特突然住了嘴。 他不會是在擔心這個白痴消化不良吧? 笑話!卡特,二十三歲,過著高雅獨立潔身自好生活的雅痞殺手,向來所關心的,除了任務還是任務,所在意的人也只有他自己。眼前這個除了臉孔好看毫無任何優點可言的白痴男,有什麼值得他擔心的? 這一刻他真的認真的在思考白痴交互傳染的可能性,更深思著自己腦袋的某塊組織是不是出了什麼毛病,怎每一碰到克里斯的事情,每一看著他那拙劣的行為,每一聽著他那白目的蠢話,冷靜的思緒似乎就無法再維持冷靜,淡定的性格也似乎變得煩躁了許多? 看來,離開後一定要找個醫院去檢查一下腦袋,搞不好車禍時撞出了什麼毛病…… 「卡特。」看著卡特愁眉不展的凝重表情,克里斯再度放下手中的叉子,伸手緊緊地握住卡特的手掌,一臉真誠地說道:「你不必為了食物的事情擔心,身為男人,我會想辦法賺錢養你。」 「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卡特用力抽回手掌,用餐巾紙擦著上面油黏黏的食物醬汁,一臉惡狠狠地說道,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回的話有多曖昧。 「我明白,我們是男男……」 「男你媽的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自己會賺錢……」 「不必多說,你的意思我知道,我明白你對我的體貼,捨不得我辛勞……」 「……」我也不想再多說了,怎麼說都會被你這個妄想症做出奇怪的意義衍伸…… 「是說,卡特你到底是從事哪一行的?」 「與你無關。」 「說嘛說嘛~」一面說著一面把身體靠過,那雙黏呼呼的手又不安分了...... 「退!退!離我遠一點!」卡特立刻臀部連著椅子往後急挪,差點沒把自己挪到地板上去。 「快啦。」 「我的職業不方便公開……勉強歸類的話,算是服務業吧。」 「不必多說,我完全明白。」克里斯紅著眼眶望著卡特,那神情滿是憐愛和不捨。 服務業 + 不方便公開 + 卡特那又性感又帥氣的年輕肉體,還能等於什麼!? 「你明白了什麼……?」 「我不會嫌棄你的。」 「……」求你別亂明白了好嗎…… 「卡特,還是我主外吧。我賺的錢其實很夠花,既然我們兩個在一起,我的錢就是你的錢,從此以後你也不用出賣你的芭笛了。」 「什麼芭笛??」 「卡特,不必覺得羞恥,各行各業都有它的價值,英雄不怕出身低。」 「……」 「雖然我是個很有名的科學家,賺的錢也很多,但是我絕對沒有什麼門當戶對的老舊觀念的......」 「好啦好啦快吃啦......」快點吃完我要回地球去了!卡特懶得再繼續理會那個來自骯髒星球的細菌人,將椅子拉回桌旁,拿起叉子低頭開始快速地吃起他自己的餐點。 剛剛克里斯胡扯的那句"有名的科學家",提醒了卡特他尚有未完成任務:暗殺天才科學家Dr‧C‧K‧J...... 接到手上的任務,從沒這樣拖過幾個月還沒解決掉的,雖然殺人這檔交易並不像做個漢堡擠一支冰淇淋那樣迅速,殺人簡單,但要殺得完美,至少也是需要時間來觀察、跟監、安排和計劃直到落實。一般來說客戶所給的限期也都非常寬鬆,但卡特的工作原則向來就是速戰速決,又快又好,才是真正的明星!像這次這樣都幾個月過去了他現在連目標在哪都不知道,這不但有損他殺手明星的威信,還得花一番功夫重新搜索Dr‧C‧K‧J的行蹤,再重新規劃出新的暗殺計畫…… 他明明應該是很忙的,根本不該再多花時間留在這神秘的星球和外星人做無意義的星際交流...... 「卡特?」獨自在那聒噪了半天卻不見回應,克里斯這才發現卡特根本沒在聽他講話,自顧自地有一口沒一口慢吞吞叉著菜吃,也不知在想什麼想得都出神了…… 「卡特,你在想什麼?」 「在想Dr‧C‧K‧J。」卡特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咦......」克里斯先是愣了愣,白皙的臉蛋突然紅了起來,半天才低聲地說:「卡特,你好死相喔。」 「你發什麼神經......」這傢伙又在發什麼花痴?劈頭就想罵人,但一抬起頭看到克里斯漂亮的臉頰又染上了淡淡的粉紅色,溼嫩的雙唇微張,海藍色的眼睛水汪汪的,嘴角微揚露出癡呆的微笑......那又嬌媚又憨傻的模樣讓卡特不自覺地呆了幾秒,本來想要罵人的口語也都吞回肚子去。 那我又是在發什麼神經了!?竟然對著這個外星智障的花癡笑容發呆!?還心跳加速是怎樣!?真想拿槍轟了自己啊…… 不!要轟……就應該轟調克里斯那張莫名其妙沒事生得那麼漂亮是搞什麼鬼的臉皮!?只要是人都會被漂亮美好的事物吸引,這是天性!是人性!一定是這樣的...... 卡特努力地在心中替自己難以解釋的失常找藉口開脫,堅決自己出自無奈,然而視線卻很不爭氣地黏在那漂亮美好的臉蛋上移也移不開。 美,真的是非常的漂亮啊......只是,那形狀彎度都美好得無可挑剔的雙唇邊,卻沾了一大坨白白的沙拉醬看了就是礙眼!卡特的手沒經大腦控制,就拿起桌上的餐巾紙,伸過手去抹了抹克里斯嘴邊的沙拉醬。 「......」這回輪到克里斯啞口無言地發呆了。幾個月來儘管他死纏爛打活黏,表盡愛意,但卡特對他除了威脅恐嚇怒罵還有擺死人臉色,照顧他也是不情不願,難得煮了這一餐給他吃那張臉也是整場掛著兇相,還動不動就拔槍對著他的腦袋…… 連克里斯自己都已經坦然地接受卡特是那種用打罵表達情愛的傲嬌了耶!(?) 這樣的卡特,哪有這樣友善的舉動過!?哪有這麼溫柔的表情過!?甚至方才他拿了紙巾擦著自己嘴角的那一瞬間,那微揚的薄唇上似乎還掛著一抹淡笑…… 「卡特,你對我好好......」 「你少用那種噁心巴拉的眼神看我!我只是討厭骯髒!」 「喔?」克里斯眼睛一亮,立刻埋頭又狠狠地耙了兩三口,這次弄得連鼻尖都沾到了沙拉醬,然後抬起頭一臉期待地望著卡特...... 「幹麻?」 「我又髒了。」 「自己擦。」 「嗚......」期待的表情立刻垮了下來,緊抿著雙唇萬分委屈的模樣,兩漥子的淚水在大大的眼眶中轉啊轉的,配合著那精巧挺俏的鼻子吸啊吸的,那神情彷彿隨時都要哭出來,可憐哀怨卻又扣人心弦的嫵媚…… 「法克!」狠狠地咒罵了一聲,狠狠地又抽了幾張紙巾,狠狠地在那張可憐又可愛……不,是可惡的臉上胡亂抹了幾下。 裝什麼可憐!再裝我就轟了你的臉……腦海中的狠話還沒放完,只見那白痴克里斯又低下頭,然後在卡特錯愕的目光注視下,直接把整張臉埋入沙拉盤中,那個動作匪夷所思的程度簡直就像是吃飯吃到一半睡著然後整張臉趴黏上了盤子...... 卡特被眼前的白痴以及他所做出的白痴舉動震撼到說不出話來,睜大著眼看著克里斯低著頭將他的臉緩慢地在盤子中磨來磨去,然後半天才抬起臉來。 「我又髒了,而且髒很大,卡特……」 「......」 望著那張白糊糊還沾上了各式各樣果菜的臉,卡特這次實在看不出來到底是可愛還是可憐還是可惡了......應該說,那花花的盤兒,看起來也不太像是臉。. 此刻,卡特的心中無愛無恨,全然只剩下了一種感覺…… 「失陪。」面無表情地拉開餐桌椅子站起身,卡特快步地走向浴室鎖上門,確定了門內門外都無人打擾後,才蹲在地上抱著肚子,渾身上下都難以自制的抖著...... 好好笑......好智障…… 從來沒看過這麼可笑的事情...... 玉米......玉米粒塞到鼻孔裡的樣子哇哈哈哈哈......還有葡萄乾哇哈哈哈哈...... 肚子好痛哇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