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光機器 6

「卡特,你要走了嗎?」克利斯抓著卡特襯衫的一角,愁眉苦臉地問道。 卡特將鞋帶綁好,確定自己的手槍沒又被克利斯拿去"玩",確定身上沒沾上了什麼噁心東西後,轉身看看這個住了將近一個月的地方。 窗明几淨、井井有條、一塵不染......暫時而言是這樣子。不過他幾乎可以肯定在自己離開不久,這裡又將被外星細菌給攻佔。 不過那又如何?那已經不關他的事了!他要走了,回到地球,離開這個白痴又纏人的同性戀外星人,回到他原本那優雅、自在、無人打擾的單身貴族生活,真好!! 看看門外,真的是個適合離開的美好夜晚!皎潔的月光、微微的清風,空氣的溼度比也還算不錯。不會弄得一身黏,不會曬得頭頂冒煙,也不會濺得褲管都是雨水,這種天氣,簡直是為了迎接身為一個高雅份子離開這而設計的!! 所以......當然要走啊! 「卡特,你會再回來吧?我給你留了地址,上頭還有我的三圍……」克里斯掏出了一張紙,遞給卡特,後者看也沒看就直接拿了放入褲子口袋。 「你還會回來嗎……」因為卡特一直沒有任何的回應,克里斯不死心的再一次殷殷切切地詢問著,連捏著卡特衣角的手指都因期盼而微微抖著。 「當然不。」這種問題想都不用想。 「……」 拒絕克利斯那泫然欲泣的神情和那雙裝著哀愁的美麗眼睛總是會讓他感到有些不忍心而感到些微的自責感,可是卡特依然無情地輕輕推開克利斯。 他太了解這個小子這招"可憐悲情攻勢"一旦得逞,將會立刻化身為超黏人的宇宙水蛭,得寸進尺,死纏活黏,甩不開踢不掉,打不得罵不成,到時候倒楣的還是自己。 「那......卡特,可以吻別嗎?」 「想都別想。」雖然不是沒有嘴對嘴過,但依卡特的定義,用嘴喂水和拿嘴來親吻,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兩回事! 接吻可是帶有情愛色彩的親密行為,卡特連和那些女性床伴們上床時都極少接吻了,更別說對象是這個充滿細菌的外星生物! 誰要跟他情愛來著!? 「...............」 「喂......」 克里斯不吵也不鬧,一反常態安安靜靜地望著卡特,寶石般的海藍色雙眼中盛滿了淚水,氤氳朦朧,長長密密的睫毛一眨,淚珠順勢沿著他那玉雕般的臉頰滑落...... 望著克里斯,有那麼一刻,卡特渾身僵硬動彈不得,連呼氣吸氣都停了幾秒鐘……他徹徹底底體驗到了何謂"為之屏息",那奪人心神的恐怖感受…… 「喂......別哭了好不好......」 欸......自己一向是那種就算女人在自己面前一哭二鬧三上吊也無法讓他牽動臉上任何一絲神經的人,怎麼一看到那一顆顆晶瑩的淚水,竟是慌得不知所措…… 這個外星生物,到底是在放什麼心靈風爆啊!!?太可怕了,如果他有那個意願,他隨時都可以釣上一堆男男女女來當供品!地球危險了…… 「別哭了……」 聽了卡特這話,克利斯不但沒有停止,眼淚掉得更凶了.....他那種哭法,沒有聲音不會啜泣,就是眼淚撲簌簌地掉個不停,好可憐好可憐的模樣實在叫那個讓他哭泣的人覺得自己真是千不該萬不該...... 「好啦好啦!吻……吻就吻,吻完我就可以走了吧!?」卡特自暴自棄的大吼著。 此話一出,前一秒還哭得那樣傷心、臉上還掛著珍珠眼淚的克利斯立刻破涕為笑。 「只能一下!不准超過兩秒,不准把舌頭伸進來不然我咬斷你舌頭,還有不要有口水,不可以……唔……」 遺言還來不及交代完,克利斯已湊上他的唇封住了他的嘴。 那又柔又軟的唇瓣,還帶著淚水洗滌過的濕潤與淡淡的鹹味,感覺……其實比想像中的好…… 可是,一想到口水,一想到自己正和一個男人進行著過於親密的行為,一想到方才克里斯吃了那一堆東西沒有刷牙…… 噁心極了……這輩子幾乎沒什麼接吻經驗的卡特,被克里斯吻得又噁心又舒服,渾身發軟,連想要咬斷克里斯那條長驅而入在他嘴中喇個徹底的舌頭都沒能徹底執行……別說咬斷舌頭,他那只能張著任人徹底侵略的嘴早酥麻得連吞個口水都感到困難,太超過的深吻讓他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延著嘴角溢出………… 卡特突然用力推開克利斯,驚叫道:「你讓我吞了什麼東西……」 一句話還說不完整,腿一軟就慢慢地滑坐到地板上,只能睜著眼睛望著克里斯,意識明明清楚得很,全身上下卻沒一處能依照他的意識來活動,連嘴巴都已在他掌控之外,微張著方才被激吻得紅腫溼潤的雙唇,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你的衣服上有讓你全身放鬆的軟綿綿藥,晚餐時你喝的水裡面有加強感覺敏銳度的爽呼呼藥,至於剛剛你吞進去的……」克利斯美麗的容顏帶著一絲詭譎的笑,美艷不可方物,他架著卡特的胳膊讓他整個癱軟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一手環著他的腰一手壓著他頸子後方,伸出粉紅色的小舌輕舔著卡特的耳垂,強烈的麻癢從耳朵傳到了腦中,明明是渾身顫慄卻連戰慄的抖動都做不出來,只能癱軟著身子任憑克里斯從耳垂舔到了側頸,溫熱溼滑的路徑延伸到了他的喉結。 「你看……」克里斯軟呼呼的手掌伸向了卡特腹部之下,貼住那早就堅挺的分身,用力一握…… 「嗯……」失去口部功能的卡特,只能從喉間發出最原始的嗚咽聲做為抗議,卻不知道那意義不明又夾著喘氣的嗚咽,徹底瓦解了克里斯原本在心中還因使卑鄙手段那一點點的愧疚。 「卡特,好大好硬喔……真不枉費我特別給你弄來的七倍強度威鋼鋼……」 「嗯……」 「我受不了了,卡特,誰要你發出那麼甜美的聲音……」原本來輕柔的摟著卡特的克里斯,雙眼微瞇,抓扯住卡特的肩膀用力將他按到地板上,被撞得頭昏腦脹的卡特還來不及回神過來,只剩下呼吸和哼哼攻能的口腔又被克里斯給奪去…… 卡特心頭一片冰冷,絕望地從克里斯那原本清澈明亮單純得像小狗的藍眼睛中,看見了那毫不掩飾的赤裸欲望,野性十足,貪婪又妖豔,深邃又老練......那哪是小狗?根本是一條狼! 那絕對絕對不是一個白痴能夠露出的眼神…… 失算啊…… 親愛的地球,恐怕也回不去了…… 卡特真的很想閉上眼睛,但他又怕閉上眼睛的自己顯得太過脆弱無用。 他這輩子從沒感到比此時更悲憤過。 憤得是自己竟然像個被迷姦的少女那樣受制於另一個男人,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任人擺佈,被脫得一絲不掛按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身上壓著同樣一絲不掛的赤裸雄性,將他當做一道大餐那般上下其手大肆挑逗著他被藥物搞得敏感異常的身子,而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叉著無力的四肢袒露著身上最柔軟最隱私的部位像是在歡迎著對方的品嘗,被不停索求到又麻又腫的嘴唇也只能發出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的喘息…… 任何一個男人,淪落到如此地步,怎麼能不感到憤恨? 特別卡特又是那樣高傲的性子,孤芳自賞又潔身自愛到連對性愛的需求都單薄又挑剔龜毛的程度。向來居於操控局面的優越地位的他,竟被一個打從心中就不怎麼瞧得起的笨男人給騙栽了! 卡特心中的憤與恨,恐怕還遠遠超過被迷姦的少女! 可憤的同時,卻又覺得可悲極了…… 在克里斯的挑逗之下,他竟是非常有反應的……儘管那些反應有絕大部分是緣自於藥物的影響,但舒不舒服爽不爽,身為男人的卡特自己心知肚明,騙不了自己。 當克里斯貼用他那高超的口技,一顆顆將他襯衫的扣子咬開,齒舌並用地舔啃著他平坦胸前那兩顆凸起時,過度的刺激甚至讓難耐的呻吟聲不小心從無法閉攏的雙唇間跑出來…… 在過去,他不是沒被女性朋友服務過,但卡特那冷森的表情和強勢的氣質,哪個女人敢造次地將他壓在下面騎在上頭,用征服者的角度把他當女人般吸他的乳頭!?而他自己更是連自慰都講求簡單迅速乾淨清爽的人,從沒想過要自我探索到腰部以上的部位…… 那從未被碰觸過的地方,在溫熱溼黏的唇舌包覆上的一瞬間,如電流般的刺激感就從那小小的圓點傳遍了全身,克里斯先是溫柔地將那小顆粒含在舌上吸吮,再以它為軸心,用舌尖旋著連綿不絕的圈圈。等那小如豆的乳頭被蹂躪得又硬又挺,閃著淫靡的光澤厚,他更進一步地用牙齒輕輕地啃噬拉扯著,微微疼痛卻刺激又舒服的感受讓卡特陶然得幾乎把持不住想要闔上眼睛,在完全沒能分神注意其他事情的情況下,連身上剩餘的衣物被克里斯那雙把握機會一點也沒閒著的雙手給一件件剝除都沒發覺,直到貼在地面的雙臀感到冰涼時,整個人已經被剝得一乾二淨。 至於那顆原本還在他胸前造孽的金色腦袋也不動聲色地逐漸往下移,最後停留在卡特叉得開開的雙腿間,敏感的大腿內側被克里斯那一頭柔軟的髮絲給搔得酥癢難耐,克里斯先是在卡特大腿的根部舔了幾下,然後一手握住他那直挺挺躺在腹部早已腫脹充血的分身,就往嘴裡送去。 「嗯……」 克里斯收縮成O字型的嘴唇完完全全地將卡特那整支棒子封得密不通風,然後縮起腮幫用力一吸,抽掉空氣的口腔狹隘地完全貼合著卡特粗碩的屌,溫暖緊緻猶如女性的洞穴,雙手推按著卡特的大腿當作施力之處,開始緩緩地前後移動著頭。 圈扎著棒棒的嘴忽上忽下,節奏穩定而頻繁,配合著在口腔內不停旋動的舌頭,輕輕舔拭著龜頭,勾繞著繫帶挑逗,將小小卡特從根到頭到縫的每一處都照顧得周周到到。為了怕弄疼心上人,儘管一張嘴已經十分忙碌卻還努力地將牙齒包覆在內唇一點也沒碰到那脆弱的分身,溫柔仔細又賣力的程度是卡特在過去任何一場口交服務中從沒體驗過,史無前例的高規格享受。 於是他也史無前例地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達到高潮,在克里斯的口中潰堤…… 太悲慘了…… 男人的命根子被另一個男人含在嘴中,射精在另一個男人中,還表現出如此不持久……卡特在精神上是悲憤的,但身體卻舒暢到只能恍神地望著天花板,喘息不已…… 恐怕在沒比這更慘烈更難堪的事情了。 「卡特的鮮奶好濃稠又好多,我都快吞不進去了。」 從卡特胯間抬起頭,克里斯的臉蛋紅通通的,微揚著下顎,頸間的喉結上下滑動了幾下,竟是半滴也不剩地將卡特的精液全數吞下……幸好卡特還在恍神中,不然這景象要讓他見著,那難堪和悲憤的程度只怕更甚。 見卡特毫無反應(被你下藥了還能有啥反應-_-),克里斯以跪姿爬到了卡特的身上跨坐在他腰間,伸手捧著卡特的雙頰強迫他的視線望向自己,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甜美笑容,然後將那張鮮紅欲滴的雙唇再度貼上卡特的嘴…… 「嗚……」 這下原本還沉浸在失神狀態的卡特一下子回神過來,克里斯口中那微微的腥鹹就算卡特沒嘗過也猜得出那是他自身精液所殘留的味道…… 老天!這傢伙竟然拿著剛做完那檔事的嘴來接吻!殊不知卡特的潔癖嚴重到會要幫他口交過的人立刻去刷牙漱口否則連對話都甭談的地步,他完全無法接受這麼噁心的事情!儘管這張嘴剛剛所沾染的是屬於他自己的東西,儘管那味道明明就是他自己的,也絲毫不減那噁心的程度…… 他錯了……被迫品嘗自己的屌味,這才是最慘烈最難堪的事情了吧!? 「卡特,我服務得你很舒服吧?雖然你說不出話,但喘成那樣肯定是舒服。」 吻完以後,克里斯眨眨長長的睫毛凝望著卡特的臉,伸出食指用指腹在他的唇上輕輕地來回按壓撫摸著,像是在玩弄著一件愛不釋手的玩具,玩著玩著順勢用虎口掐住卡特的下顎撐開他的嘴將指頭滑進嘴裡,也不理會卡特抗議的眼神,逕自用手指在他的口腔內隨意地攪弄著,一下攪動著內側的頰肌,一下刮搔著口腔上方那敏感的硬顎處那麻癢沿著鼻腔鑽入了腦門,一下子將他的舌頭頂起一下按下,還過份地將手指往口腔更深更柔軟的咽喉處插去,異物侵入的感覺異常難受但卻完全沒出現該有的嘔吐反射。 「果然是有效的,那我就放心了。」將溼淋淋的手指頭從卡特的嘴裡伸出來,克里斯溫柔地抹了抹卡特嘴角被他攪得湧出來的津液,俯下臉在他的眼皮上輕輕地啄了幾下。 ……什麼有效?什麼放心? 克里斯依然笑得燦爛如花,但那居高臨下俯視著的姿態讓他的那雙藍眼睛看起來深幽幽的,低垂著眼的神情有著征服者那侵略的霸道,再加上那兩句意義不明的話…… 卡特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但還沒來得及將那模糊的預感成形為一個概念或理解,克里斯就已經用行動來幫卡特實現預感了。 他從卡特的身上爬起,架起他癱軟的上半身稍微往牆邊拉去,然後撿起散落在一旁地板上他倆的衣物,將卡特的頭稍微往上抬然後把那團衣物塞在他後腦勺,使他的腦袋呈現約30度左右的斜度,然後在卡特驚愕的目光注視下將雙膝跪向他的雙頰左右各一邊,一手抵著牆,一手握著脹大的分身…… 望著那和自己同性別的生殖器官以超近超寫實的視角呈現在眼前,巨細靡遺地連那上頭金色微捲的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卡特被震撼得幾乎傻掉,還來不及噁心來不及驚慌,下一秒那隻器官就消失了…… 整支消失在他的眼前,然後整支沒入他方才被攪得溼答答滿是唾液的口中。 「嗚……」 他又錯了……所謂的悲慘,就是讓你想像也想想不出來的情況啊…… 克里斯恐怕也是憋久了,又是愛撫又是親吻又是口交的,對象又是自己那樣喜歡的卡特手足無措毫無防備地躺在那任憑取用……身心早被慾望燒得冒火,色急之下也忘了要憐香惜玉,扶著牆擺著腰猛挺,無力吸允閉合的雙唇無法提供他更迫切想獲得的快感,於是每一次的抽插都又深又重,試圖往更深更窄的咽喉頂去,擣晃得下方的男人頭昏腦脹呼吸困難,想推開以極端羞辱的姿態用大腿夾著自己頭顱的渾帳也無能,想咬斷鼓脹得滿嘴深深頂至喉嚨的骯髒東西也無能,連想用嘔吐物來淹死悲慘的自己也吐不出來…… 「嗚……嗚……」 唯一能發出的悲鳴聲也因整個口腔都被塞得滿滿的而被悶堵在喉頭中,在那「噗滋噗滋」以唾液為潤滑的頻繁插抽聲掩蓋之下,微弱得幾不可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