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38-41

一個漂亮流暢的閃身往後飄移接著清嘯一聲將身子如鳳凰般優雅地後翻做出完美的迴旋三圈再飄落至安全的地方。 以上是加百列在腦海中規劃的動作。 不過因為受限於力盡氣虛饑腸餓肚,所以形之於外的動作就變成了如下: 一個難看猥瑣的翻身往後著地接著鬼叫一聲將身子如青蛙般不雅地後彈做出忙亂的滾地三圈再匍匐至安全的地方…… 雖然是躲過了那隻巨龍的巨齒和巨爪攻擊,但薄嫩的臉蛋還是被那銳利的風給擦得生疼,更別說差點沒滾到小丘之下那臭黑的水中。 加百列乃心高氣傲的大天使長一隻,哪吃過這種鳥虧?自尊第一,面子第二,衛生第三,性命第四,這可是他心中價值觀的排列順序! 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 自尊?連滾帶爬和地面親熱還有什麼自尊可言!? 面子?早在他從天空摔到地上的那一刻就面子掃地啦! 衛生?低頭看看自己那一身的泥巴污物,破爛不堪的高級衣物…… 性命?越想越是火大,自己如此尊貴高級的神祇,怎麼會就這麼莫名其妙地即將喪命在一隻獸族的手裡……而且這隻大獸還是米凱魯那個渾帳給叫來的! 天使可殺不可辱!加百列怒喝一聲,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塵,高挺的身子站得筆直,用綠色的眼睛堅定地瞪著巨龍那兩顆黃綠色的龍眼,比大不足,至少氣勢不能輸!一臉正氣凜然、慷慨赴義的壯烈表情,但嘴上還是不怎麼正氣地發潑罵著: 「死米凱魯臭米凱魯,老子就算死了化成粉也要飄到你鼻孔裡去嗆死你!塞滿你的肺悶死你!我操你……嗚……」 潑還沒發完,就被一隻寬大的手掌給摀住嘴,連帶著整個身子順勢被那隻手給往後拖帶貼上一個寬闊的胸膛。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米凱魯,放開我!你的手好髒,臭得要命……) 加百列像條被激怒的毛毛蟲那樣在米凱爾胸前扭來扭去,一顆頭也轉來轉去想掙開米凱爾的那隻大手,正想張口就往嘴上那隻手掌咬下去時,米凱爾突然放開手將他拉到自己的身後護著,另一隻手往空中,手臂平舉手掌向外,對著巨龍做出了一個止步的動作…… 一句話也沒說,便讓那隻看起來憤怒異常的龍停在手掌前,停止了對加百列的追擊。 被擋在米凱爾身後的加百列鬼鬼祟祟地探了探頭,先是偷瞄了一眼乖得像隻小狗收起爪子閉上嘴巴溫順地半蹲坐在前方的巨龍,再偷瞄一眼渾身血跡衣甲襤褸卻難掩那屬於將領氣勢的米凱爾,直挺的鼻樑和緊抿的薄唇,深濃色的眉斜斜上揚著,平常冷冷淡淡表情不豐富的臉蛋從側面看來,卻呈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堅忍和專注,一種不卑不亢的從容,以及一種從靈魂深處透出的熱度。 那樣的熱度讓加百列頭一次感覺到,也許這傢伙,這個司火之首的天使長,其實並不如他所表現出的那樣冰冷那麼嚴肅…… 「喂……米凱魯,你是不是叫錯品種了?還是說龍是以美人帥哥當主食的……」 「請閣下別再做出攻擊我的動作,不然龍會把你當作敵人。」 「哪種攻擊?」 「肢體攻擊,言語攻擊,人身攻擊……」 「嘖嘖,這廝是靈犬萊西?」 「不,龍和我們的關係,並不是奴與主。龍是靈獸,在物的等次上,它們並不比我們天使低等,要招喚它們,必須互訂契約。」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還互訂契約……」婚姻關係?肉體關係?到底訂了什麼契約,用什麼方法訂契約……加百列抖著手,扳過米凱爾的雙肩讓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神色凝重低聲問道: 「它不會是母的吧……」 「你想到哪裡去了……」 「身為你的直屬長官,我不允許這種事情。」 「……」這小孩真的是餓壞掉了吧?「以術訂約的神獸與天使,應視彼此為夥伴,當一方碰到危難時,另一方應盡力提供協助,並不是單方面的招喚。」 「夥伴?」 「舉例,就像四大天使長,如果拉菲爾大天使長遭受危難,閣下您不可能坐視不顧吧?」 「我鳥他去死。」 「喔……」可是米凱爾對很多年的一件事非常印象深刻…… 記得那個事件發生在下界的一座原始山林,那一次大天使長拉菲爾入林去採集某種非常稀有珍貴、除了那座山林外三界再也找不到其他地方能生長的藥草,結果被埋伏在山內的魔族給包圍。 接到上頭命令的米凱爾立刻調集兵馬迅速前往援救,當他們趕到山區,卻無半個敵人相迎出戰,入眼所見,全是被殲滅的魔物屍橫遍野,甚至還有一處山谷像是被雷轟過般寸草不生,烤肉的焦臭味四溢…… 後來才知道,在他們趕到之前,大天使長加百列比他們更早了一步…… 帶著他的冰磯,隻身剷平了一整個山頭的魔族,救走了拉菲爾大天使長。而之所以趕盡殺絕,只因為拉菲爾被其中一隻魔物給抓傷了點皮肉,激怒了大天使長加百列……當他們回到天界時,據當時在場的其他天使描述,加百列大天使長本人才真是傷痕累累的,和一旁哭得梨花帶淚身上卻僅僅一兩條貓抓似小傷痕比起來,簡直是不成比例…… 畢竟那群魔物是連首席戰將米凱爾都不敢掉以輕心的龐大數量……所以那樣冒險的舉動,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非議,加百列還因此被”他”給禁足整整五十年不得離開天界。 那算是逞勇?莽撞?囂張?自視過高?抑或是專屬他特有風格的義氣和溫柔? 若不是眼前這傢伙健忘,就是還有其他同樣叫做加百列同樣使用冰磯同樣能招喚天雷的天使存在。 「那如果遭受危難的是在下呢?」米凱爾望著加百列,聲調平淡地問著。 「我也管你去……」一句話沒講完就自動住了嘴……現在一身狼狽地站在這的自己,很明顯的就是答案了,再多說甚麼,感覺就好像自己掌了自己的嘴巴…… 「……」這傢伙還真是口是心非得可愛,看著加百列脹得通紅張著嘴被堵得說不出話的表情,雖然米凱爾臉上還是平淡得很,但那雙冷冷的眸子卻閃過了一絲溫暖的笑意。 他伸手握住了加百列的手腕,帶著他走向巨龍。 「幹嘛!幹嘛?你不會要拿我餵龍吧……別啊!我雖然看起來青春無敵絕色無雙,但好歹也長了幾千歲了我的肉很老我的皮很硬我的骨質酥鬆我一點也不好吃啊……」 「一點也不硬。」米凱爾空閒著的另一隻手突然伸向加百列,如清風吹過那般輕柔的在他臉頰上拂過,蜻蜓點水似地在臉上的肌膚輕輕觸碰隨即離開,一點調戲的意味也沒有,卻像是在對待珍貴的寶物那樣,細膩而小心,甚至令人有種被寵著的錯覺…… 若那真的是一種寵,那身為偉大高貴,站在所有天使上頭的自己,應該要大發雷霆才對!應該大吼著「媽的老子可是加百列!」或「注意你的身分啊!小米子!」或「老子不是小孩你有沒有搞錯啊小心俺剁了你的手!」之類像是他平常會講的那些話…… 可為什麼半句話也不說? 為什麼這傢伙的一舉手一投足都能觸動到自己心中最深最底之處而毫無招架之力? 為什麼甚至希望那錯覺不是錯覺,希望自己真的是與眾不同的被這個男子放在心上? 「米凱魯……」 「噓,我得和它溝通一下,不然陌生人是沒辦法騎上去的。」 米凱爾將加百列拉到自己身旁,伸出手對著巨龍做出招呼的動作,巨龍彎下頸子低下頭來,讓米凱爾將手掌貼上它那粗糙的皮膚。 米凱爾閉上眼睛,沉默卻專注,將思考化作精神力,透過手掌傳達至巨龍身上。 大部分的物種與物種間都沒有共同的語言,就算是如加百列那樣身為”他”的發言傳達者因此通曉千百種語言的天使,也不見得能和所有的生物做溝通。 但以意念做為傳達的材料,以觸碰為媒介,就再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語言,便能掌握和萬物交流的絕竅。這和加百列的鏡心術是十分類似的術,但鏡心術只能說是單方面的讀取,而此術卻是雙向交流溝通術,更為積極,更為互動,卻也受限於雙方自由的意願。 當年路西華創造此術,只因他不相信語言,不相信那些有限的符號和聲調能夠傳達真正的感受而不被曲解,他相信,心意的傳達,更勝於語言。 只是他從沒機會用上這樣的術。 因為無關語言,因為他想要了解的對象,如無接縫的一塊鋼鐵,封閉著固守著卻從沒打算對他敞開心門過,也從沒有接受他心意的意願。 於是路西華所接收到的,除了冰一般的眼神,還有刀一般的言語。 而他那滿腔的情思,最終也只能黯然流逝,化作腐敗黑濁的冥河之水。 「你到底和他說啥?」加百列有些不耐的扯了扯米凱爾的手,米凱爾和龍溝通時那太認真太投入的神情,讓他看了有點被冷落在一旁的不是滋味。 「說你和我的關係。」收回的手掌,米凱爾回過頭看了加百列一眼。 「我們什麼關係……」望著米凱爾灰藍色的眼珠子,再對照著方才他那閉著雙眼的模樣,加百列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了起來…… 明明就是長得好好的俊俊的一張臉盤嘛……要不是這雙眼睛的顏色,藍得太過冷冽,灰得太過陰沉,太澄澈太透明加上那從不眨眼的習慣實在太過無機質,說實在的米凱爾也算是長得斯文清俊…… 怎麼會把自己搞成讓人看一眼不敢看第二眼,靠近一點好像就會被殺氣殺到的冰山? 太可憐了他這兄弟!長得那個顏色的眼珠子也不是他的錯?因此被冠上孤僻難相處、冷漠面癱、兇殘暴力(那是你自己吧……)的惡名,以致交不到朋友,應該也不是他刻意的吧…… 好可憐喔米凱魯…… 看著加百列一雙大又亮的眼睛在自己身上轉來轉去,肯定又再發什麼奇怪的念頭…… 說也奇怪,先前因數千年來對著路西華的執念和思念,一直覺得這張俊美無雙的臉蛋上就應該要嵌上那華麗尊貴的深黑色耀眼雙眸。可是現在,這小屁孩那原本讓他感覺太過輕浮太過古靈精怪的兩團湖綠,放在那張臉上看起來不但不覺得違和,甚至還挺順眼的…… 也許,他真的和這個小屁孩兒,有著他所看不見的緣分吧?要不然怎麼明明這麼討人厭明明這麼不合他胃口的個性,卻能讓他越來越在意,越看越順眼? 「總之,我們可以走了。」 說完一躍跳上巨龍低低平放在側的巨翼上,彎下身對還在地面上的加百列伸出手,料想大天使長閣下恐怕也沒那個力氣跳上巨龍,但也別想要驕傲自大又沒耐性的他慢吞吞地不雅觀地從龍尾匍匐爬上龍背…… 加百列想也沒想就握住那隻手,雙足在地上用力一蹬,藉著米凱爾往上拉的力道縱身一躍,米凱爾放開手後便跟著往龍背上躍去。半空中的加百列用足尖在那佈滿皺摺的粗粗龍皮上一點止住了身形的下墜,同一時刻剛翻身騎上龍背的米凱爾立刻伸手抓住了加百列的手腕,用力一帶將他也提上了龍背。 一連串的動作彷彿排練了無數次那樣流暢俐落,環扣無間,連兩個當事者都在心中暗暗為彼此這莫名其妙的絕佳默契而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默契在坐上龍背沒幾秒,就出現了裂痕…… 「你為什麼坐在我前面?」 「不然?」 「我說,米凱魯,好歹我也是你的長官吧!你用你的屁股對著長官這什麼意思?想要放屁給我聞嗎?你這樣像話嗎?很不禮貌吧!?身為天使的老大,到哪都應該坐大位,這是基本常識!快,把駕駛座讓給我。」 「沒有分大小位吧……」 「那放屁呢?」 「我沒放屁。」 「放屁!誰放屁還能控制啊?」 「閣下,就算我要放屁,也不是對著你的臉放。」 「順風會聞到!」 「……」講得好像我非放屁不可…… 「反正我要坐前面啦!」 說完開始往前爬,手腳並用連擠帶爬,硬是要在非常險要崎嶇的龍背上擠到米凱爾的前方去,可光禿禿的龍背上連個可以扶可以握的可以撐的地方也沒有,所以乾脆就拿米凱爾當作那個扶的握的撐的物件…… 難為了米凱爾一方面還得小心的護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以免被加百列跨到他身上的長腿給卡到,一方面又必須極力克制住想要把那亂七八糟勾勾纏在他身上東摸西扯的加百列大天使長推下龍背的衝動…… 至於兩位天使長糾纏在一塊的動作有多曖昧多詭異,反而兩個都沒空分神去介意了…… 終於好不容易讓加百列給擠到前頭去,屁股還沒坐穩卻一腳在龍皮上踩空,所幸身後的米凱爾眼明手快連忙撈他一把,不然從那麼高的龍背上摔下去就算不受傷也肯定是不怎麼好看…… 如願地坐到了前頭,視野寬廣無限,居高臨下目空一切,這下子加百列大天使長可得意了,哼哼噴了兩口氣,嘿嘿笑了兩聲,美美的臉蛋上露出了志得意滿的笑容…… 不過這得意維持不了多久,當龍動也不動也不前進也不往上飛導致兩位大天使長枯坐在龍背上半天……這下子加百列氣勢也鳥了,笑臉也僵了,搔搔兩下頭髮,才訕訕地低聲問道: 「要怎麼飛?」 「……」米凱爾努力控制著抽搐的臉部肌肉,用最誠意最正經的表情平靜地說道: 「大人有大人之事,當司機這種粗活,就讓屬下效勞。」 話一說完也不等加百列回應,突然就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腰,稍微低俯下身軀,另一手從加百列的側身往前伸,手掌平貼在龍背上一塊色澤稍微暗沉的龍皮上,催動精神力…… 「坐穩了,加百列閣下。」 巨龍那雙鋪天蓋地的翅膀瞬間橫掃展開至最大,僅一個揮擺就製造出強大的氣流,一飛衝天,一瞬間連地面都看不見了…… 「哇呀呀呀~~~~~」饒是像加百列這樣藝高膽大天地不怕的熱血大天使長,也被這突如其來挾帶著強大衝擊的彈射給嚇了好大一跳,忘情慘叫的同時,雙手還不自覺地緊緊握住了圈在他腰上的那隻手臂。 巨龍那大於天使二十倍的體型,飛起來的高度和速度也是以二十倍來起跳,平常他們以那雙要比普通天使還快還猛的黑色羽翼移動的速度就已經不同凡響了,可和這隻龍相較之下根本只能算是小兒科…… 沒多久巨龍就衝出了冥界,衝出了那汙濁的氣圍,往更高更澄澈的天際翱翔。 加百列畢竟還是大天使長首席,在短暫的錯愕之後,很快就習慣了那速度,開始享受起高空高速飛翔的刺激,享受著高空中稀薄卻潔淨的空氣,享受著那讓他幾乎張不開眼睛的狂風。 不過他也很快地發現,那條一直被他摟得緊緊貼在胸前的安全帶,似乎是某某的手臂;而被他當拿來當作安全舒適又平坦溫暖的靠背,似乎是某某的前胸…… 「靠!」加百列大叫一聲,轉過臉側著身惡狠狠地瞪向身後,對方雖然一如往昔的一臉嚴肅冷靜,但不知為何總覺得那雙灰藍色的眼眸不似平日那般古井無波,反而有種飄移的感覺…… 那眼神就好像不小心目睹了什麼蠢事,又不敢明目張膽地笑出來所表現出的隱忍…… 「米凱魯你這顆陰險的臭雞蛋!竟然設計本座!想要把我嚇得屁滾尿流再嘲笑我,哼!你這算盤打得爛!老子早就肚子餓到沒屁可放沒尿可流了,怎樣!你的陰謀被我識破了!你還有什麼話說?」一邊咬牙切齒地念著一邊捏著米凱爾手臂上皮肉洩憤。 「我沒嚇你。」雖然閣下您的慘叫聲聽起來非常有趣…… 「那你就是想要害我掉下去!」 「我有請你坐穩,而且……」他稍微收緊了些環在加百列身上的手臂,以免他在那胡鬧撒野之際不小心摔下去。 從這個高度摔下去,就算是天使,也變成天使粉末了。 「而且,我不可能讓你掉下去。」 「喂......老子又不是母的,愛卿你這個呵護有加的動作是要讓本座堂堂正正威威武武的男性尊嚴往哪裡擺?」 「大天使長,您沒有性別。」 「嗷嗚!」 真是哪壺不開提那壺!雖然加百列無論是在生理心理性格各方面都是個不折不扣的男性,但他是這世界上唯一擁有雙性靈質的天使。也就是說,撇開具體的身體構造或抽像的心理狀態不討論,他的本質是綜合雌雄於一體的生命體。 說可男可女,但加百列從來也沒「女」過,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下才可以「女」,也不知道到底”他”把他創造成這樣的目的為何。 說不男不女,但明明他就是一個清清白白的男兒身啊!!憑什麼他還得被拉菲爾那隻渾蛋調笑自己為什麼沒長胸部?憑什麼他就得被尤利爾那隻蠢蛋每次如廁遇到他時總是一臉僵硬地避開!?憑什麼他現在還得被米凱魯這個壞蛋拿來說嘴!? 想到這,加百列就一整個倒彈,手指更起勁更用力地在米凱爾的手臂上狂捏狂揪,同時還搭配牙齒攻擊。 「閣下,我說過請你別再做出攻擊我的動作。」 「唔……?」感覺後腦一陣涼風,加百列叼著米凱爾的手臂轉過頭去,和他面對面的,是巨龍將長頸子扭轉了一百八十度朝向著他的那顆巨頭,上頭兩顆大龍眼充滿敵意地瞪著他,裝滿利齒的血盆大口張得大大的,對著他狂吼一聲震得他耳朵內轟轟作響,巨龍那不怎麼清新的口氣也吹得加百列那頭亂髮更加的飄逸…… 「阿龍兄弟,我沒有攻擊他!我是在按摩……按摩啦!米凱魯乖,長官給你吹吹,給你吹吹……」 連忙張嘴放開被他啃出一圈齒痕的肌膚,鬆開了還捏在他魔爪中又紅又腫的手臂,裝模作樣故作賢慧乖巧地對著那條手臂一邊哈氣一邊輕巧地按揉著,那溫溫的氣息吹得米凱爾一陣雞皮疙瘩。 死龍笨龍,脖子長就了不起啊!?嘴巴大就了不起啊!?等我把冰磯討回來,不把你脖子打歪嘴巴打腫,老子就不是男人!(你本來就不是男的,也不是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