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 42

「加百列大天使長。」 「唔……?」 加百列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大大地打了哈欠後,先是低頭看了看腳下黑漆漆的一片……雲太厚,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只知道現在是夜晚。再回頭看了看身後方才推醒他的那位…… 「你哪位?」 「……我是米凱爾。」 能在這麼高空這麼高速的飛行下睡著,還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而且不但睡,還睡得不省人事不知死活,騎在龍背上的身子一下歪東邊一下倒西邊,要不是坐在後方的米凱爾始終保持警戒緊緊護著,這位號稱最高等最偉大最神聖的大天使長加百列,早不知道掉到哪去死了。 「幹嘛?」差點又陷入冬眠的加百列終於回過神來,睡眠不足的眼球周邊佈滿了紅紅的血絲,襯得中間那兩丸綠油油的虹膜幽幽深深,再搭配上那一臉討債的表情,那張漂亮的臉蛋看起來殺氣十足很是嚇人。 「我們要下去了。」 「然後?」 「我住的地方沒足夠的空間可以讓龍落腳,我的翅膀不能用了,閣下的勉強還能做點緩衝,所以等下還得麻煩你,把翅膀張開。」 「啊?」還沒理解米凱爾的話,後者一把將他的身子轉過來緊緊摟住他的腰,面對面的姿勢幾乎讓兩個人的臉快貼在一起了…… 加百列還沒來得及抗議,就聽見米凱爾在他耳邊說了句「抱緊」,原本飛得平順的龍突然向下俯衝,從雲端上衝回雲下,降至某個高度後猛地在半空中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當背上的乘客從龍背上脫離開始往下墜時,巨龍又翻轉回正,急速將高度拉回雲端上,消失在夜空中。 大天使長加百列這一次可沒再慘叫了。 因為太過突然太過意外的情況讓他才剛清醒過來的腦袋又陷入一片空白連叫都忘記了,張開那雙黑色羽翼也純粹是出自本能,只是平日承載著他在高空中翱翔的翅膀根本連振動的力氣都沒有,像這樣頭下腳上地從天上墜落下來的經驗對他來說還真是史無前例…… 於是自命不凡高雅優美的大天使長加百列,手腳並用像無尾熊抱著尤加利樹那樣,緊緊地死命地抱著反正也想不起來到底是尤加利樹還是什麼東西的物件,呈現出這麼史無前例不高雅也不優美的舉動也是無可奈何。 在快靠近地面時,米凱爾確定胸前那隻無尾熊大天使長黏得非常牢固後,隨即放開原本摟著加百列的那雙手,這個動作讓加百列整個回神過來,他仰頭瞪大眼睛望著即將把他腦袋撞個花開有聲的灰黑地面…… 可緊接著到來的卻不是想像中的衝撞,一股溫熱的氣流從米凱爾的手中揮向地面,形成一團看不見的柔軟氣團阻擋了下墜之勢,兩個人的身子就像是落在一張彈簧墊上沉了一下又稍微往上帶,幾乎所有的衝擊力都被那團氣給抵消掉,米凱爾在半空中一個簡單的旋身將殘存的餘勁給消弭掉,連樹帶熊平平穩穩地在地面上落腳。 那團氣隨即消失,地面上一點痕跡也沒有,抬頭看天上也什麼東西也沒有……要不是夜風襲來讓全是冷汗的身子哆嗦了一下,要不是耳邊那一聲長長的呼氣提醒了自己還攀在一個活物的胸膛前,加百列甚至懷疑方才發生的一切都是他正在冬眠中所做的惡夢…… 「……」一把推開那顆活樹,加百列脾氣一上來就想發飆,但也許是從身體到心裡都疲備極了,也許是在月光下眼前那男子的臉色看起來竟是異常的慘白,加百列翻著搜著滿腹怨氣,最後卻只悶悶地說了句:「看我驚慌失措看我丟臉很好玩嗎?」 「不好玩。」米凱爾皺著眉,又是深深地吐了口氣。 將陽炎喚出來當墊背,確實是唯一能夠讓兩個人平安落地的方法。但為了不讓強大的陽炎破壞他們腳下這片地板……不,應該說為了保住整棟建築物甚至是建築物所在方圓幾公里範圍內的一切,於是在喚出陽炎之後他又得在一瞬間將多餘的力給吃回他自身去。 用自己的身子吃下自己的能量原本是輕而易舉的事,但他卻少估算了自己的身軀在連著兩場戰鬥中那裡外皆是的傷,更沒將多帶著一個人的重量就等於得用上更多的力和吃下更多反彈之力這點考慮進去…… 不正常回收的力在帶著傷的身體內四處亂竄,像是拿刀子在每一個傷處上鑽著戳著,特別是那雙收藏入體內的翅膀,更是疼得米凱爾面無血色,儘管已經極力地忍耐著了,但從背脊向上延伸到肩頭之處卻依然難以克制地輕顫著。 「下一次,不好玩的事情,會讓你受傷的事情,這些事情,都不准再做了,聽懂了沒啊蠢貨,都這麼老的老頭了,還不懂得趨吉避凶嗎……」 加百列的話聽起來像是在罵人,可卻一點教訓的味道也沒有。 倒是有那麼點抱怨,再加上那麼點鬱悶,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情緒。 似乎打從初相識起,自己主動的招惹和接近,所帶給米凱爾的,盡是一堆”凶”事,也許他們兩個的磁場根本就不和,水跟火本來就不容吧,特別水還剋火勒…… 看著米凱爾白慘慘的臉色,渾身的傷痕累累,加百列明白了那說不出來的情緒是什麼了。 那恐怕是驕傲又自我又高高在上的自己,在這數千年的生命中從沒嘗過的,一種稱之為後悔的情緒。 「我先走一步,再見。」 「等一等。」米凱爾叫住了轉身就要離開的加百列,頓了頓,像是思考了半天才慢吞吞地開口說道:「你不是要我請你吃東西?」 「我不餓了。」 「……」那先前那頭餓犬打哪來的? 「我回去再吃。」 「閣下知道這是哪嗎?」 「欸?」左顧右盼了一下,自己似乎是身在一棟建築物中,而從建築物的邊牆看出去,四周包圍著更多更高密密麻麻的建築物…… 據他所知,在所有的物種中,只有人類才會把建築物蓋得這麼擁擠,這麼沒規律,這麼五花八門奇形怪狀…… 「人界?」 「的一棟公寓頂樓。」 「……」怪不得沒給巨龍落腳的地方…… 「你打算怎麼回去?」 「……」飛不動,又沒精神力可以用,瞬間移位行不通,呼喚個誰來接他也喚不到,他就是本事再大的天使之首,靠著那兩雙腿,恐怕是走到天荒地老也走不回天界去。 「走吧。」米凱爾往頂樓通往樓梯間的鐵門走去。 「去哪?」加百列連忙跟上他。 「我住處。」伸手用力拉開了生鏽的鐵門,鐵門發出嘎嘎的怪聲,還掉了一地的鐵鏽屑,看來這頂樓已經很久沒人上來過了。 「在哪?」跟著米凱爾走在狹窄的樓梯間,那昏暗的燈光和壅塞的空間感讓長年都住在明亮寬廣的殿堂的大天使長加百列有些不習慣。 「就這棟公寓。」 「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